第1章 神秘
  • 神明若世
  • 青藤橘
  • 2241字
  • 2022-06-05 03:01:05

深夜九点,巫城迎来入秋后第一场雨。

大雾弥漫,整座城被雾气包围。满地潮湿,枯叶在雨水里泡的发软。

渺无人踪的长街,只有野猫来回穿行,凄惨的怪叫声淹没在嘀嗒的雨里。

男人拖着麻袋在晦暗的路灯下漫无目的的行走。

这时被夜云遮住的月亮重见天日,撒在浑浊的水里染上了朱色。

“……”

“昨日晚间十点,长极小区居民发现一具男尸,据公安部门报告这次案件极有可能与上月的夜色酒吧案件同为一人”

“请广大市民减少夜间出行,必要时请结伴而行”

“啪嗒”

南枳关了电视,起身去倒了杯水喝下。

“呼~”冰凉入喉,南枳舒口气,感觉精神好了不少,又回到沙发上瘫着。

这时嘈杂的吹风机停住,女孩揉着蓬松的头发丝,踏着凉拖走出卫生间:“我说南枳,大晚上的你看这些不怕做噩梦啊”

“我这叫跟紧时事,李初你不懂~”南枳无力用手指在空中乱比划,闷闷反驳。

李初是南枳在医院里的同事,性子活泼搞怪,因家里突发事件没钱交房租,就跟同为贫困代表的南枳合租了市区边缘的二室一厅。

城市边缘龙鱼混杂,说来也怪让人害怕,那长极小区就离这里没多远,还是上下班的必经之路。

南枳抱住靠近的李初,抓起一缕发丝在手腕绕圈,整个人就跟霜打的茄子焉巴:“出了这档子事,医院还让我们上夜班,简直没良心”

“谁让我们是医者了,再说了你不是还有我嘛,那人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我打一双”李初手舞足蹈,还恶狠狠的目视前方。

消停的雨滴,又开始降落,嘀嗒打在窗户上,小水珠折射着暖光,然后逐渐迷糊。

南枳努嘴“得了吧,就怕下次上新闻的就是我们了”

手机叮咚一声,南枳翻个身拿起。

「晚上不要一个人回家。」

于此同时,巫城公安派出所,气氛严肃,人们忙里忙外,脚不沾地。

鸦雀无声的场景很快被打破,男人火急火燎的推开办公室,喘着粗气:“报告北队,检测报告出来了”

此语一出,办公室里的成员不约而同的放下手里正忙的文件,将目光纷纷投向这位“空降兵”

男人从一堆文件里抬起头,这是张很是稚嫩的脸,眼眸狭长微弯,似若桃花,眼角下还有颗极浅的痣在灯光下冰冷艳丽。

清隽的身形若不是套着特制的警装,定会让人觉得这不过是个十八的少年郎。

“呵,装模作样”年纪稍大的老警冷哼一声,不屑的偏开视线。

这小子一看就是个绣花枕头,若不是上头特意调下来的,他才不来开这个会。

这声说大也不大,但放在这安静的空间,到让每个人都变了脸色。

陈嘉刚喘过气,一听气血又给让来了,攥着手里的报告就想扔这老警脸上。

“小陈,你说吧”北淮眼神呵住陈嘉,身子一仰,惬意靠在转椅上,眸里很快换上笑意。

尽管心里有万个不乐意,陈嘉也只能乖乖听自家老大的话,瞪了眼吹胡子的老警,小心将U盘插入电脑,投影在墙上。

这是具男尸,胸腔中间略偏左一点破了个大洞,腥红的血液在哪里堆起然后溢出,右侧是显目的Jk字母。

“经法医鉴定,此人是在昨日九点半左右死去,死因是失血过多”

“失血过多……”北淮手指敲击着文件,好笑的环顾众人神色,个个如惊弓之鸟,又转而看向陈嘉,微微颔首:“看来是场虐杀,让死者亲眼目睹自己的心被挖出来,而且心脏离体那会,死者还并没有死去”

心领神会的陈嘉,上前一步双手呈上报告,北淮站起身接过,神色未动转手递向老警,挑眉:“李警官有什么想法吗?”

闻言,李警毫不客气抽出,随着翻阅的页面增加,眉头紧锁,层层细汗顺着麦黄的脸颊滑进衣领。

北淮不急着等李警的说辞,转头瞧着雾气掩盖的玻璃窗,雨水还在啪嗒敲打着窗面,模糊的清秀少年影子倒在水滴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李警不可置信的呢喃,瞪大眼睛不愿错过任何细节“没有指纹,没有任何线索,就像……”

“就像凭空出现与消失”男人手指交叉,脸微微触碰手心不以为然盯着已经皱巴巴的报告,微微歪过头补充:“跟上次的那起是一模一样了”

“唯一的区别就是上次并没有下雨”

在场的众人脸色沉重,若在不抓到那个杀人魔的话,必定会引起社会恐慌,这也是上级为什么要调人下来的原因,这场案子过于棘手了。

“一个犯罪天才……不,这可并不是个好事”陈嘉甩开自己对那个JK升起的唏嘘,扯了把椅子随意靠在墙角,闲着无聊就环胸凶恶的瞪着李警。

这场会议并没有持续多久,证据缺乏,毫无头绪,大家虽是热锅上的蚂蚁但有心而力不足。

草草散了会,北淮是最后出会议室的,关好灯出来时,雨已经停了。

皎洁的残月从黑云中逐渐露出身形,树影婆娑,城市已经沉睡。

水坑打湿了北淮的白鞋,他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勾起唇角,话带着丝许笑意:“你有什么想问的,直接说吧”

见自己被发现,来人毛躁扯掉自己卫衣帽,上前与北淮并行,脚边用力踢走一颗石子,别扭开口:“淮哥,其实你是有发现的吧”

“嗯”北淮低垂着眼睑,盯着脚下的影子,忽而抬头,神色不明:“小陈你知道三年前清溪峡连环杀人案吗?”

一直都有观察身侧人的陈嘉被陡然来的冷意吓到,搓搓胳膊回答:“知道,当时闹的人心惶惶,死了四个。”

“不过凶手早抓到了,你突然问这个干嘛?”陈嘉不解的问。

“呵,这可没这么简单”北淮轻笑一声,顿住脚步,凑近陈嘉耳畔悄声,神神秘秘的开口:“这不过是部门为稳住民心的假消息罢了”

“什么!”陈嘉惊呼一声,后察捂住嘴,还小心看看四周,确认过没人后,才舒口气。

北淮不以为然的拍拍陈嘉肩膀,语调却颇有点语重心长“这才是我们三人调下来的原因”

“这个案子大概率还是会被盖过去的,只是这个JK都消失了三年,到底是什么让他再次出现了……”

“那你的意思是……”陈嘉仰着头试探开口。

北淮拉起外套拉链,自顾自的往前走,走到路灯下,后转身望向还在原地的陈嘉,黑色短发被暖灯照的偏棕调,他笑着说。

“与其让他们畏手畏脚的,不如就成了他们的心中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