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谈女朋友了!

…眼瞳中映出了颜诗莹的样子,眼睛莫名的刺痛,雾气弥漫开来,没有落下眼泪,但却模糊了视线,望着她,有种若即若离并不真实的感觉。

对于这个女人,有太多话想要说,却又讲不出口,全部封结在喉咙。

仅仅只是一时的情绪冲动,在最美好的20岁的年华,决心抚养自己,带着自己这个拖油瓶,就那样一直走了下去,直至病死前,也没有去找寻属于她的幸福。

从来没有对自己要求过什么。

不用学习成绩很好,去争抢奖学金,她的工资也不差。

她总是说,只要平安健康的活着就好了。

唯一为她而做的一件事,也只是在小时候一次亲戚聚会上,别人家的孩子都会点才艺,也学习很好,可是到了自己,完全不懂什么琴棋书画,让人家笑话了。

虽然她没有责怪,也不说什么认为他不争气的话。

可罗念还是学会了吉他,即使弹破了手指,也渐渐的可以弹一首简单的曲子了。

而妈妈却再也没有带着他去什么亲戚聚会。

只是将双手放在他的肩上,年幼的他疑惑的仰望着妈妈,她温柔的说:

“妈妈不需要你为妈妈做什么,不用在乎别人怎样看待,你只在乎你在乎的人的看法就好了,明白了吗?”

发呆,理解,点头。

“那你在意那些人吗?”

摇了摇头。

“那你在意妈妈吗?”

用力的点头。

“可是妈妈并不想看见你这样。”

…那以后,就学会了「只在乎自己所在意的人的看法」,吉他因为自己喜欢也在继续弹就是了,不过已经不再是为了不在意的人而弹。

回忆像是反刍般的涌上来。

万般言语只是化作从微张的口角呼出的一口气,露出轻松而带有「重新来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意味的笑容,轻轻一声:“妈……!”

原本对罗念叼着烟的样子冒火到不行的颜诗莹,因略带哭腔的一声呼唤,顿间火气烟消云散了,反倒是急切而关心的走到罗念身前。

“乖乖……”是双庆话中父母对儿女宠爱的称呼。

“你怎么了?”

“嗯…?没怎么啊。”糟了,自己好像不自觉间表现得太过了,给她误会以为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看见她才一副想哭又忍住的样子。

“真的没怎么?”

“真的——!”

“完了,我豆腐……!”

想要转身去看还没出锅的麻辣豆腐。

衣服完全被拉扯到了。

“没怎么你就先和我说说你怎么抽烟?抽多久了?跟谁学的?怎么回事?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还是跟着别个耍朋友学坏了?”

…脸上表情顿间凝固,从小面老板那里接过来的烟,当时放进了衣服兜,做饭的时候习惯性的就拿了出来,但又想着这一次再也不碰了,于是仅仅抿在嘴边,却忘记了在她回家之前取下来扔掉…!

糟糕程度可比麻辣豆腐黏锅要严重多了,要处理的优先级立刻提升上来。

“我真没抽,一口都没有…!”

“不抽你放嘴里做什么?”

质问着,伸手将罗念嘴里的烟取了出来。

“贡品娇子?”

“我也试一下。”

“打火机给我。”

罗念看着她完全一副认真的表情,愈发紧张,即便已经重来一生,年龄是超越了外表的,可在这个女人面前,真的不得不心怯,因为对她实在亏欠了太多。

“我真的没有…!”

“我自己找。”

她开始在罗念身上翻找,在手指拍到外衣兜兜的时候,感觉到了一样东西的存在。

与此同时的,罗念也感受到了。

已经来不及,被她从衣服中取出。

“喏,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一只打火机被她捏在手里,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

…小面老板递过来烟后,虽然自己没有抽,可却习惯性的顺走了他的火机……

“你慢慢想。”

她将烟抿在唇瓣间,用赌气般的口吻说道:“你吸,妈妈也吸。”

“啪嗒…!”火机窜燃了火苗!

“我真的没有啊,那是别人给我的,我没,只是没丢掉放在身上,不信你闻闻,我身上一点烟味没有的…!”

于是,火苗熄灭,拉近了距离。

嗅嗅。

没有。

“张嘴。”

“啊————”

用手往自己鼻口处轻轻的扇了扇。

确实没有。

“好嘛,相信我乖乖一次。”

“你是不是吃糖了?”烟嘴甜甜的。

“刚才做麻辣豆腐嘛,就放了点白糖,顺便吃了一口。”

“少吃糖!”

“嗯。嗯?!我豆腐…!!”

看着妈妈把烟揉做一团扔进了垃圾桶,罗念放下心来,将麻辣豆腐出锅。

“啊…还是糊了一点。”

“来,妈,坐下吃饭…!”

罗念盛好了米饭,将宫保鸡丁和包菜炒粉丝以及麻辣豆腐端上了桌,自己也坐在餐桌前。

颜诗莹唇角微微翘起弧度,看着眼前的晚饭,是儿子亲手做的,而且还不差。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我怎么不知道?”

是在她检查出晚期病症后,她教着学会的,她一边勉强的吃着,一边后悔着说,应该让罗念早点学的,她还是太宠他了,离开了她,不知道万事会怎样处理,分明他都已经年龄不小了,可还是觉得陪伴他的时间太少了,如果可以再多一些就好了,哪怕只有几年呢。

被妈妈问话,罗念的回忆就又打开,视线再次被模糊。

“经常去同学家悄悄学的,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

“不用这样,妈又不是不能做饭了,哪里轮到你自己做了?”

再来一次,妈妈还是会这么纵容的啊。

“尝尝味道怎么样。”

“嗯…!既然是儿子的心意……”

用汤匙往碗里盛了一点宫保鸡丁。

“嗯…看着还行,但是料汁没有调好,没有我做的好吃。”

然后是麻辣豆腐。

“有点咸了,辣度不够,下次妈妈给你做这道,让你好好尝一下。”

接着是包菜炒粉丝。

“这个还可以,蛮好吃的。”

……罗念完全处于眯起眼睛无言以对的状态,这个当然可以了…因为太过于简单了没有过分的难度,可另外两道也不差吧…!明明都没有看见她有什么难吃到不行的表情,反倒是唇角都快露出明显的笑了,真是……

口是心非的女人呦——!

“以后不准再做饭了!”汤匙还是频繁的往碗里运送,混合着米饭,一点也不矫情的大口吃着,唇边沾染了米粒,唇上覆着了汤料,可还是批评的口气道:“浪费食材…!”

啊……还可以说什么呢?

“哦,对了,我想和您说一件事。”

“嗯?”妈妈端起手边的凉白开,仰头喝了口,视线仍旧投向罗念,发丝抚过雪白玉颈,“什么事说吧。”

“我谈女朋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