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嗯呐

…露露用极其冰冷的眼神注视着罗念,朝向他扬起粉白拳头,像在警告般的,有够吓人。

却又绽出温柔姐姐的笑容,关切的询问夏沫:“怎么样?我们一中的食堂还不错吧?”

“嗯嗯!真的很好吃!”夏沫深感赞叹的用力点头。

相比之下三中的食堂果然就是垃圾了啊,又难吃又贵,要说抑郁有什么好处的话……可以毫无感觉的吃下相当难吃的食物……大概算是吧。

“不过,老实讲,你都可以被评选为校花,我觉得这学校算是没救了。”

在罗念带着开玩笑的口吻说出这话的下一秒,桌面底下,他的脚,被露露极度用力的踩了一下!

顿间,脸上笑容凝固,勉强没有扭曲表情。

“你跟我一起去买果汁,快点,三杯我一个人拿不下。”露露起身对罗念没好态度的喊道。

“装塑料袋不就可以了吗?夏沫一个人……”

“嗯~我没事,我不要太甜的喔!”夏沫仰头朝罗念笑了下。

…罗念跟在露露的身后。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我才是想问你啊,踩我干什么?”

“你总是和我说话干嘛啊?我把话题往夏沫身上引,你又拉回来。拜托,她才是你女朋友,我们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你不照顾她的情绪,一直和我说话算怎么回事啊?夏沫又怎么看呢?斗嘴?打情骂俏?你难道不懂避嫌吗?”

“……没想过。”

“那就想一下啊——!”

完全没觉得夏沫会感到生气还是怎样。

况且,也不是交了女朋友的话,就会切除掉与所有女性朋友的正常社交。

虽说和露露的关系的确是有些超出正常友情的范围。

要是十年后,罗念谈恋爱绝对会注意避免这种状况的发生。

可是现在,大家都很单纯。

谁也不会往那方面去想的。

“是不是你太敏感了呢?我今天过来,不是和以前一样吃个饭和你增进一下友情,而是带夏沫过来的啊,意义就在于陪她一起做点什么,就和正常的约会看电影一样,是你想太多了吧?”

“你可真会为自己辩解,我觉得我们应该适当的保持距离,至少明面上应该!”

“什么叫「明面上」?意思是「暗地里」……?”

“你抓紧时间找一找有没有纸巾或者毛巾吧。”

“为什么?”

“因为我手里的果汁可能会到你的脸上。”

露露哼了声,不太温柔的将一杯果汁近乎是塞进了罗念的手里。

“你这个人真的很难懂啊。”罗念深感伤脑筋。

坐回了原位。

“喏,果汁,这个是兑了水稍微添加了糖分的,不然纯果汁有点难喝,不过也不太甜。”

罗念将果汁放到了夏沫的手边。

露露一副「对啊对啊,这才是男朋友应该做的事啊,漂亮!就是这样!保持下去!」的表情。

可紧接而来的——

“夏沫,是这样子的,刚才露露叫我和她一起去买果汁,和我说……”

不敢相信的瞠大了眼瞳!

可以想象到自己的表情绝对超级呆!

他…竟然就这样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全部没有任何添油加醋,却也一滴不漏的告诉给了夏沫!

“诶……我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啊。”

夏沫超级讶异的投过来目光,那个表情像在说「露露姐你怎么会这么想」。

…这女生是怎么这么乖巧懂事,她是在故作坚强吗?即便男友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生斗嘴,她也没所谓的吗?不,不可能的吧,她只是为了维护这份感情,而降低了姿态啊。

“看你们「吵架」很有趣啊,我没有感觉到自己有被冷落,而且罗念大部分时间都有陪着我呀,我想一下哦——”

“最近接吻了几次呢……”

“那个不可以说啊——!”罗念急忙打断了夏沫。

她简直就差将银行卡密码给说出去了。

露露——

发呆。

伤脑筋。

心情复杂。

……好像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嗝~」并且,狠狠的被塞了一嘴狗粮。

“还有啊……”

夏沫又稍微歪了歪头,唇瓣离开了吸管,略有困扰。

“你们的相处氛围很好啊……”

“我们在一起后,从来没有斗嘴吵架,也不太会聊一些别的,啊……怎么说呢,好像只会单纯的聊关于「爱情」的了,真的很腻诶!”

“很奇怪喔。”

“两个人在一起前,有很多话可说,会聊很多方面,一起吐槽别人呀,一起讨论音乐呀,最近看的剧啊,还会讲超好笑的笑话,可是在一起后……”

“就只有「我爱你」「我喜欢你」「亲亲」「么么」「好想你」了,这种感觉怎么说呢……”

“谈恋爱前,就和平时会吃素吃肉,吃小面吃米饭一样,谈恋爱后,天天吃蜂蜜,用糖蘸蜂蜜吃,太腻啦!”

……露露已经快要被狗粮撑到吐了。

她真的真的不是在炫耀吗?

如果不是实在清楚了解夏沫这个女孩子的性格,绝对会以为她是在进行以退为进的战术,展现出她懂事乖巧的柔弱一面,博取罗念的愧疚和怜爱,从而对她深爱。

“不是,我们才在一起多久,你就腻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我只是说,我们应该找到适合我们的相处模式。”

“不不不,等一下,首先,你们是男女朋友,那你们甜甜腻腻恩恩爱爱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露露插嘴发言道。

“不是哦,你不懂的,毕竟,你应该没有在谈恋爱吧?露露姐。”

「噗呲」——心碎裂开来的声音,不是「没有在」而是根本就没有谈过!这话太伤人了,完全像是在说「没有恋爱经验的人对此没有发言权哦」。

露露自觉退出了讨论,明显感觉到了她的「避嫌论」对罗念和夏沫的相处模式而言相当多余。

“对了,露露姐,罗念会告诉我这些,是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约定过,有任何有可能产生误会的事,都要告诉对方,不可以隐瞒,这样子对感情不好。”

露露沉沉的低着头,只有一只手抬起——够了够了,已经吃不下了,不用再喂了。

“所以你不要怪他喔。”

“嗯。”——对不起,是我的错,我刚才态度差了一点。

“那你怎么想?”听了夏沫坦白她的看法,罗念也有这种感觉了,想着要对夏沫好一些,回应她的爱,谢谢她的爱,谢谢她的温柔,因此只是一味的宠爱,却没有考虑到夏沫说的「糖蘸蜜」——甜过头了。

露露虽然低着头,却竖起耳朵,有在听「正恋爱人士」的高见。

“我想,等周末了的话,我们去约会吧,可以找找感觉。”

噗——再听一会儿吧!

“好好好。”

呵——很热烈的回应嘛。

“罗念……「好」字很讲究的,如果一下子用「好好好」,就会给人一种不耐烦和敷衍的感觉。”

啧——似乎是有几分道理。

“有吗?我没有那种意思啊。”

笑——这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为自己辩解。

“不仅是看说的人怎样想的,还要考虑到听的人的感受呀。”

对——就是这样,说教他!

“「嗯呢」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好腻歪,快吐了!

“不好,「呢」听起来有点嘲讽,有距离感。”

——没错!主要是腻歪!

“「嗯呐」这样呢?”

“可以!听起来像在索取亲亲,感觉很亲密!”

“行,这算是我们的一个专属词了。”

……露露稍微眯起眼睛,上身后仰,唇角的弧度收敛,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注视着面前的米粉。

这……素米粉,真的是食之无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