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可以抱抱你吗?

“…真的啊?”

在相当意外的反应后,夏沫将原本已经握入手中的薄荷色LG手机送回到罗念的手边。

“一定超贵的,我才不要。”

虽说喜欢了罗念好久,对于感情的强烈和真实程度没有任何可怀疑的,可再怎样,也只是今天才确立了关系,这样贵重的礼物,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接受下来,也无法作出对应的回赠。

因此,带着绝对的抵触情绪,拒绝了罗念。

“…没关系的啊,收下吧,这样子也方便联系不是吗?我要是想你了该怎么样才好?”

在这种时候还真希望夏沫可以物质一点就好了。

“……可以默默的想我。”抑制着因「我要是想你了」而疯狂跃动的心脏,夏沫别过脸,难为情又小开心的表情,却是用棒读般的口吻回应了罗念。

“好吧,看样子,我只能写信然后邮寄给你了。”一面用拿夏沫没办法的语气说着,一面暂且接过了手机。

「哈~啊——」的叹息着,“就用这种方式吧?”

夏沫没有拒绝。

“就这样,说好了喔?”

夏沫没有反驳。

“啊……啊——”沉重的叹息。

“我亲爱的笔友?”

终于,在罗念赌气似的挑弄下,夏沫唇角娇俏上扬,绽放了被逗到的笑容。

“你说话好气人哦,我都没有发现你会有这样的一面!”

“嗯哼,你应该还不知道吧?我的字迹也很好看的。”

“啊呦…!你又说!不要揪着这点不放了啊…!”

罗念和夏沫完全被教室外的同学们注视着——

“那是在谈情说爱吧?”

“好像是打情骂俏!”

“没怎么发现他们有恋情啊……我懂了!是「快餐恋爱」吧!随便在一起又随便分手!”

“让一下,让我看一下…!”

乔乔将一本书从中间打开,朝向两边卷起,形成了望远镜式,放在眼前,“啊呀……发现情敌。”

身后的空气像是被消音了,全部安静下来。

乔乔拿开书,扭头看了看同学,“怎么了呀?我说的是…发现敌情!不要乱想好不好!早恋是极度恶劣的行为!不提倡的好嘛!”

……

“我想和你说的事是,中午我去做心理咨询了,医生说我是重度抑郁症。”

“嗯。”听着从夏沫唇间呼出的话语,罗念却是一点也不意外,只是轻轻点头,好像在仅仅反馈着「我听见了」一样。

“诶…?”

罗念的反应完全不在夏沫想象的任何一种情况中。

等、等等…抑郁症…重度!

这样淡定的表现是怎么样?

“我以为你会说「心理咨询都是假的啦怎么可能」,如果你这样说,我还会和你讲后来去了正规医院也是差不多的结果,我也有想你会不会直接对我说「那我们分手吧」,我做好了心理准备的。”

“……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啊?这样想我的吗?”

罗念收敛了刚才的玩笑样,一手拉起夏沫有些微微冰凉的手,心疼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分手?!

“我好想哭啊——”故作坚强着用最为平静的样子告诉了罗念这件事,纠结不安着,预想了各种情形,安慰自己怎样都没关系,是什么反应也可以接受。

可是,在从罗念的眼睛中读取到一种名为「怜爱」和「心疼」的情绪后,夏沫的情绪被冲击到崩溃。

“我可以抱抱你吗?”

在见到罗念点头后,所有的委屈和压抑的情绪倾泻向了罗念。

…身体,被她的身体紧紧贴合上来,像是找到了唯一的依靠,被绕到身后的双手紧拥,仿若抓住了最后的希望和阳光,柔软发丝触及脸颊,看不到她的脸,可是在哭,大概在啮紧了唇瓣,从嗓间勉强的发出轻微哭喊——

“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医生…说、我要有新的…活下去的意义和、希望…”

即使心灵想要大声呼喊,绝望却也扼住了喉咙。

哽咽着,抽泣,将发生的一切,全都告诉了罗念——

和妈妈走进了心理诊所,在所有病人的脸上,看见了一如自己被黑暗阴霾侵染到灵魂深处才有的冷木眼神,再也伪装不出平日里的轻松和笑容,最大限度可以表现出的也只有安静。

比妈妈年龄略小一些的女咨询师,递过来了症状量表。

像是拿到了一份试卷,进入到了考试状态,开始答题,选择正确的答案就好了。

填完,递交给了咨询师。

她好像很生气,听见了「你是来我这里做题的还是看病的」这样的话。

“怎么了吗?”是妈妈问的。

“你看一下吧。”

“嗯,很正常啊。”

“正常吗?这正常吗?”

妈妈有些不知所措。

“孩子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吃完饭就休息一下,然后做题,所有一切都完成后,她会自己用一会儿电脑,每天家和学校两点一线,很健康。”

“这健康吗?如果你觉得这很健康,我建议你也看看医生。”

“孩子长得蛮好看的,她会打扮自己吗?”

“……没有,学生应该学习为重吧?”

“饭量呢?”

“很小,我们担心她营养不好,可是她也不吃,说是不想吃,我以为是女孩子想瘦一点,没有多想。”

“你对孩子有要求?”

妈妈犹豫了下,看着自己,好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告诉了咨询师很多。

“很严重。”

“怎么会?沫沫平时都很好的啊,医生?”

“有很多是在生命结束前,都和正常人一样的情况,然后悄无声息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该怎么办?对高考有很大影响吗?”

咨询师看着妈妈好久时间,不知道她是什么表情,发出了叹息。

“先考虑让孩子活下去,好吗?”

“你长期对孩子设下的要求,一旦她做到了,就有可能一切都结束了,因为活着失去了追求,只定好了一个目标,在这个目标完成后,没有后续目标赋予她活下去的意义了。”

可是…这样不是刚好吗?妈妈想要的达到了,自己怎样都没所谓的吧,反正…她在乎的也只是成绩而已……是想要报复的心理吗?是打算以此开心的解脱,享受那一抹报复妈妈得到的快乐吗?

…为了不继续胡思乱想下去,放空了思绪。

妈妈不知道在说什么,是在哭吗?

“你先出去吧,让我和你孩子单独聊一下。”

在妈妈离开后,咨询师脸上露出柔和的表情,很温柔。

安抚了自己的情绪。

“你最近有遇到什么真正让你开心的事情吗?”

有…可是,要告诉她吗?

“你想好起来吗?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

“我被…一直以来喜欢的男生表白了,我答应他了。”

“好,那你重新填一下这份表,这次要认真,知道了吗?”

“嗯。”

……

只是静静站着给予依靠的罗念,双手也同样紧紧拥抱了夏沫。

这个女孩儿,懂事得令人心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