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尴尬了

「这周,摔掉了两个笔筒,摔碎了三个碗,遥控器也被我扔出去了,镜子被我打碎了,没买新的,我不想再看到镜子了,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仅仅只是皱了一下眉,我就好讨厌她,我厌恶自己的存在。可是,一想到如果自己不存在了,就从这个世界上失去了任何存在过的痕迹,这么想着就好伤心,就会流泪,不知道罗念会不会记得我?(为什么我没有第一个想到妈妈会不会伤心呢)」

「好喜欢扔东西,感觉很舒服,就像把所有不好的情绪都扔出去了一样。」

「今天在食堂被一个女生不小心碰了一下,我对她突然有不太好的想法了。」

「我以后就在妈妈的老师宿舍吃饭了。」

「不想和别人接触了,感觉会伤害到别人。」

「没来由的,手用力把罗念帽舌打了一下(他因为去南开理发店理了个超差的发型,所以戴帽子了,本来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至少别人都笑了,但我好讨厌,不知道是讨厌罗念,还是讨厌她们的笑)帽舌被压下来,遮住了罗念的脸,我没看到他的表情,但他又把帽子戴好了,应该没生气吧。」

「我果然还是把自己束缚起来就好了。」

「我好像真的喜欢上罗念了,看到他就很开心!」

…罗念翻看了几页,不想看了,可以理解夏沫为什么一开始并不打算给看,这是她不太美好的一面,她还是想从现在开始,与过去切割,成为一个完美的恋爱对象。

“放好吧,你也别看了。”

“嗯,我不看不写了。”

在夏沫接过日记转身锁进抽屉里的时候,罗念从身后轻轻的拥抱了她。

“抱够了吗?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啊啊……心里还心疼着她呢,她却在意这个,不过…这样就好了。

“6426,是我名字里的「念」字的拼音nian,对吧?”

这个时代的按键手机,按键上数字和字母是在一起的,用九键拼音打字,想要打出来「念」,就需要按6426这四个数字键。

十分简单,只是一般不会想到。

而且,日记本一开始也不是专门为了记罗念的,和罗念无关,这大概是后来改过了密码的。

“你真的知道?!你不会真的会读心术吧?”

夏沫超级意外,不可思议的望着罗念。

知道钥匙所在地方,知道密码,还知道含义?!

“嗯,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罗念一本正经压低了声音嘱咐道。

“……真的假的?你可以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可以。”为什么这么明显的假话她都会信啊?!

罗念一只手触及夏沫。

“这不是心脏的位置……”夏沫顿间羞红了脸小声嘟囔道。

“别说话。”

“天知道,地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罗念闭上了眼睛。

“罗念……”

“别说话,好像不太对……”

罗念在用心感受。

就在这个时候——

“咚!咚!”

曲雅站在门口,敲了敲门。

罗念睁开了眼睛,僵硬的扭头,对上了曲雅并不好看的脸色。

夏沫……没关门,留了缝,曲雅以为可以进来,于是……

太尴尬了。

“吃饭了。”曲雅道。

……尴尬到了极点。

“你会喝酒……吗?”

手中握着酒杯在倒酒,一边走过来的夏卓才,也看到了这定格的一幕。

——是的,有。

“……别看了。”夏爸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关上了门,然后敲了敲门,“两个娃儿,吃饭了。”

“知道了,叔叔。”罗念也没事儿人一样的在房间里回应道。

在夏沫红着脸羞涩到极点的目光注视下——

罗念脸不红心不跳的收回了手。

“你现在在想——他脸皮好厚啊!”

“噗…!”夏沫笑了,小手捶了罗念一下。

他还真好意思说?

“唉,你怎么就忘记关门了呢。”

“我要不然就说我在对你做心脏复苏吧?”

罗念面色复杂着开了门。

和夏沫乖巧的坐在了餐桌前。

都是家常菜——水煮牛肉丝,鱼香肉丝,肉沫茄子,尖椒炒肉,干煸四季豆,啤酒鸭……

不可缺少的——米饭。

“家常做法,不过你嬢嬢厨艺很好,来来来,不要这么拘谨,都动筷子。”夏爸乐呵呵的笑着说道。

手握筷子招呼着罗念,见他放开了吃以后,又给自己倒上了酒。

“成年了吗?会喝酒吗?”

“……不太会。”罗念并不怎么喜欢喝酒,酒量不好,酒品也不好,他喝多了后就会静静的坐着发呆,看起来很忧郁的样子,再多一点就开始乱说话了。

“哦,那没事,喝果汁吧。”夏爸也不介意,他也不喜欢劝人喝酒,只是随口问一句。

“叔叔也少点,喝多了伤身。”

“诶…我爸喜欢喝酒,稍微喝一点写东西比较有感觉。”夏沫解释道,爸爸可不是什么酒鬼,只是喜欢小酌一点。

“可以考虑喝喝咖啡和茶,也差不多一样的作用。”

…并不是情商低,罗念是真心建议。

他了解夏爸,不会讨厌这种话的,夏爸知道是为了他好。

听到罗念这么提议,夏爸也依然乐呵呵的。

“罗念,别怪我在吃饭的时候说这些话——”等待的终于还是来了,曲雅放下筷子开口,“我和沫沫的爸爸考虑过了,不反对你们谈恋爱,沫沫的情况你也知道,我们希望的是,你们可以一起努力学习,不要耽误了学业,其二,希望你对我们家沫沫是真心实意的,从我们为人父母的这个年纪来看,你们还是孩子,但你们也不小了,不要三分钟热度,今天恋爱明天分手,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明白吗?”

“我明白,嬢嬢,我是您的学生,你也多少了解我,我是认真对待夏沫的,关于学习这件事……我想从今天后,每天到你们家里让夏沫辅导我一下,希望你们不要嫌麻烦。”

他太了解夏沫的爸爸妈妈了,曲雅听到他乐意上进,开始努力了,绝对高兴,果然——

“当然不会,你这么想就对了,老师一直都看好你的……”意识到在用「老师」身份的口吻说话后,她暂且停了下。

“沫沫,你觉得可以吗?”她征求夏沫意见。

“嗯嗯!”夏沫十分愿意的点头。

“好了好了,吃饭吧,来,多吃肉,长身体。”

……虚惊一场,罗念暗自呼了口气,还以为曲雅会刁难的,她还是想通了的,估计叔叔功不可没。

“是不是提心吊胆的,觉得我们做父母的会严厉批评你们?”夏爸抿了口酒,笑着问罗念。

“嗯,是有一点。”罗念也坦白道。

“沫沫是我们的宝贝女儿,你也是你妈妈的乖儿子,我们怎么会给你脸色看,故意为难你呢?将心比心,如果我女儿被未来婆家这么对待,我也受不了的,谁愿意自家孩子受这委屈?”

“你吃你的,少说话!”曲雅警告夏爸道。

夏爸酒杯往桌上一放,“娃儿第一次到家里来,你对我能不能客气点?我好没得面子!”

他没好态度道:“你们双庆女人就是这个脾气!”

“不过呢,还好女儿随我,是蓉城人的性格,娃儿,你比我命好,你以后会幸福的……”

他在对罗念说话,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

“我爸好像是醉了……”夏沫在罗念耳边小声道。

“叔叔是装醉说点心里话,这样子你妈妈才不会跟他见识。”罗念特别小声的和夏沫咬耳朵。

夏沫完全处于发呆的看着罗念。

一副「这你都可以看出来」的表情。

……愉快的吃完了饭。

曲雅回卧室取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出来。

“虽然不算什么正式见父母,你们两个年纪也还小,但这份礼物,就代表我们父母对你的一个认可。”

是一块卡西欧的手表,罗念没太看出来是500还是700的价位,不过并不重要了,这时候就算是一个盒子,只要说是礼物,就相当开心了。

“谢谢嬢嬢…!”

“还有你给沫沫买手机的钱……”

罗念不想收下的,他本来就是送给夏沫的,这样一来倒让她父母花费了,可是实在推辞不过,在他们看来,罗念一个还在上学的小年轻,哪来这么多钱去送手机?一定给家里造成了不小的负担,他们可以理解,但过意不去。

罗念收下来后,又悄悄的给了夏沫。

…他和夏爸坐在沙发上,曲雅端上来餐后水果,然后去了厨房。

夏沫则吃了药后坐在一边,戴着耳机听音乐看书。

“咳,以后收敛一点,你嬢嬢比较保守。”

在距离「尴尬」仅有一步之遥的微妙氛围中,叔叔率先开口,将气氛完美的推向了「尴尬」。

“嗯。”罗念点点头,不然还可以怎么说?做心脏复苏吗?

旋即,罗念打算转移话题,有关于公司方面的事询问夏叔叔,他是杂志社的,从业很久了,关系人脉肯定不少的。

他需要先出几期杂志,杂志需要刊号,他拿不下来刊号,至少短时间内根本不行的,唯一的可行办法就是——租或买一个刊号。

罗念问了夏沫爸爸一下,有没有认识的已经倒闭或者经营不善停刊但还没注销的杂志社,名字也多少要好听一点的。

“你问这个做什么?”夏爸投过来疑惑的目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