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我才不要

“……我才不要!”

超乎想象,意外的,迎来的竟然是夏沫的拒绝,而且是在一刹那间的一扫纠结,果断表达了她的抗拒!

……发呆。

不得不想到——糟了,她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骗,该说她已经有抵抗力了,稍微有点感到应付不来。

她坐在了电脑桌前的椅子上。

“你一点都不老实,不知道会做什么事,我才不要呢!”

“你爱说不说哦~”

“哦……”罗念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头,然后自顾自的翻看起了日记,并没有回答夏沫的问题。

“诶……诶?”夏沫稍稍将刚才别开的视线重新移回一点到罗念身上,他…怎么真的不打算说?!

日记上面一开始记的其实并不是什么丑陋到见不得人的东西。

相反,很正常,很纯粹的一个女孩子的日记。

写的都是一些琐事,就如「今天又错了一道小题,被妈妈讲了,好无奈呀,一不小心看错了而已啦,妈妈也太严厉了」这种小事。

直到往后翻,渐渐的开始变了味道——

「我真的好累啊,手都要失去感觉了,为什么她还是不满意呢?为什么大人总喜欢把自己做不到的事寄托在孩子身上呢?我存在的意义就是让她得到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延续并完成她的愿望吗?啊啊,大人太喜欢说什么“你是我生的”“再怎样我也是你妈妈”这样的话了,有时候我真想回一句“那就把这条命还给你好了”。做到最后,我忍不住吼了她一句“已经可以了吧!!”结果她只是拍拍我的头,让我再坚持坚持。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想到了以前家里那台没画面了拍一拍就又可以播的旧电视,我是一个物件吗?」

字迹很乱,像是在借此发泄一样,甚至划破了纸张的一小处,在这段下面,似乎是很久以后补了的一句「对不起,妈妈,我不是故意这么想的」,应该是后来翻看回这一页,心情平复下来后的道歉。

再往后翻看——

「好讨厌罗念啊,他为什么可以做到一点点追求都没有嘞?真是想不通,居然会有人考到南开来还不拼命学习的,也不见他打篮球什么的,也不运动,也不学习,他就像个混子一样,不知道往哪一天混,妈妈还把他排到我身边和我做同桌,我也救不了他啊!他都不怎么理我……」

「不过真羡慕他诶,他是不是没有妈妈啊?」

「对不起……罗念,我不是那个意思。」

和之前一样,下面还有一段后来返回来补充写下的——

「家长会见到罗念妈妈了!!虽然只是看到了一小会儿,真的好漂亮啊!看着就好温柔的感觉,在妈妈报同学成绩的时候,那些家长不是发火做严厉骂孩子,就是像赋予了妈妈某种权利一样,让她随便去管教,而罗念的妈妈什么都没说。他妈妈还给他买了吃的,只是看着他吃完,然后就走了,也没说什么让他好好学习听老师话之类的!」

翻页后,居然还有一页是写了颜诗莹的。

「啊,今天学校来演讲的了,他们带了好多品德礼仪相关的书,一套要两百多块钱。那个演讲的人讲的故事好俗套,就是那一套妈妈含辛茹苦捡垃圾卖钱,供养孩子上大学,结果某一天孩子和朋友们遭遇了妈妈,孩子顾及脸面没有上去相认的故事。咦,什么破故事,总之就是不容易又低贱工作的妈妈和好面子孩子,下面好多学生还哭了哈哈,哭得好大声!」

「有几个同学上去抱着他们的父母大哭,爸爸还在那里来了灵感,用笔记录下来想到的东西,被妈妈瞪了一眼才收起来,爸爸万岁!妈妈过去推了罗念一下,让他也去抱一下自己的妈妈,因为是单亲家庭,妈妈可能是觉得他妈妈更不容易,所以让他去拥抱一下的吧。罗念没有去,他还双手交叉抱在一起,一脸无语的看着我妈妈,太好笑了,他怎么这么好笑。他妈妈后来给他钱了,我以为是让他去买那些书呢,结果他给我们一人买了一个雪糕,气死我妈妈了哈哈!」

「我吃着雪糕问罗念为什么不买书,他和我讲,他妈妈说那是书贩子,骗人钱的。我也没买,不过我没买是因为没时间看,爸爸也挺开心的,省下来点酒钱。」

罗念对这件事有大概印象,只是没有想到那时候的夏沫也和他一样这么的格格不入,有点人间清醒的样子。

再往后翻看——

「我发现罗念是个很滥情又狡猾的人,今天他前桌没来学校,他问她的同桌,她的同桌说是请假了,生病了,然后罗念和她说,让她别告诉她同桌他问过这件事。可恶,第二天他前桌来学校,她的同桌就告诉了她罗念问过,她直接回头笑着问罗念——“你是不是喜欢我?”我好气啊!罗念一定是故意的!女孩子都八卦,又逆反心理,他不让说,她偏偏就说!」

……罗念深感无辜,他可没这么心机,只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他才不让说的,结果那个女生还是说了,这也可以怪自己?

「罗念还装作很郁闷又头痛的样子,这是欲擒故纵让她更喜欢他吗?真让人恼火,不好好学习,天天男欢女乐,情呀爱呀的有什么好?不如做题快乐!」

「我讨厌罗念!讨厌讨厌罗念!不想让他做我同桌了!」

过了几页后——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他了,他被调到了右边的窗边,他还是那么喜欢望着窗外,我还是忍不住的看着望着窗外的他,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让人牵挂,让人思念,让人放不下,什么事也做不了,不想做题,没有意思,好向往爱情。」

……分明前面还说什么「情呀爱呀有什么好」。

「我又让妈妈把罗念调回来了,你知道吗罗念?我可是付出了多做三张卷子的代价!!」

……罗念同样对此有深刻印象,当时还搞不懂曲雅老师到底是想做什么,换来换去的,不过也没所谓,是窗边位置就好了,不然太过于无聊了,所以没在意。

「他还是那么喜欢看窗外,只有考试的时候,会扭过头来抄我答案,我故意不给他看,这时候就找找笔啊什么的扰乱他视线。他居然不抄我的了,他给班长扔纸条,我看他写了“班长班长,你会做这道题吗”班长给他回“会呀”,他气得抓头发,然后自己做出来了。」

「不考试的时候,他就像个世外高人一样,恬静,淡雅,不融入红尘,一心望着窗外,不问红尘不与世争。」

“……噗。”真好奇她心里到底是怎样看待自己的。

“你说不说呀?”

“嗯?说什么?”听到夏沫略显生气的问话,罗念莫名其妙道。

“就是…你知道密码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你说我爱说不说的吗?”

“哼,那你就爱说不说吧。”

“你真的不说吗?”

“你是不是不知道啊?”

“你说啊……”

“别吵,我看日记呢。”

“别看了——!”

她走过来到床边,从罗念的手中夺过了日记。

“不给你看了…!”

罗念从床上起来,和夏沫面对面,双手捧着她的脸,深深的盖章了一下,空气中发出暧昧的声音。

“别闹情绪无理取闹了,我再看一会儿,看完告诉你。”

“……哦……!”夏沫乖巧的点了点头,把日记还给了罗念,然后过去坐在了电脑前。

……等、等一下,为什么要听他的?突然就吻一下,接着用那种口气说话,也太奸诈了吧?!诶…心跳呢…哦,心跳还在,只是跳得有亿点点快而已……

罗念继续翻看,不得不承认,原以为可以不用去看了,但开始看后,有一种窥探到了夏沫的内心小世界的感觉,让他着迷。

「最近罗念有点不开心(我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个呢?是有点在意他吗?不明白)原来是有小考试,他也太逗了吧,我用笔戳了戳他,他头不动,眼睛斜过来看我,我答应给他抄答案,他一下子就笑了,嘴角上扬,推动了脸颊上的肉肉,蛮好看的,眼睛里瞬间有光了,真逗!」

「…对不起,我害他被妈妈叫去办公室了,我也跟着去。妈妈问他为什么不努力学到最好,他居然顶嘴说要是人人都学习好,不就没有学习差的了。笑,这根本就是狡辩吧?妈妈还耐心和他说,不求最好也尽力而为,他说他就乐意用这么点力。笑,他这个人怎么这么赖皮啊。」

「我好羡慕罗念,我要是和他一样笨就好了,妈妈就不会对我要求这么高了,就像……没有人会要求哑巴可以说话吧?」

“……啧。”罗念感觉有被冒犯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