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总之就是不给看!

…乔乔不满的高举双手大声喊叫着发出抗议,强烈要求罗念也对她进行壁咚一下,想要感受到夏沫在那一瞬间感受到的世界!

罗念深感伤脑筋,看了一眼夏沫,在征求她的意见,她竟然十分愉快的点了点头。

“你还真是耙耳朵呦…!”完美捕捉到了罗念和夏沫之间眼神交流的露露,没好态度的揭穿道。

于是,罗念就成为了没有感情的壁咚机器。

乔乔很夸张的摆出幸福得快要晕过去的样子,玩得很疯,近乎是欢呼雀跃到跳起来。

最后就连一直在矜持,觉得乔乔和夏沫未免太浮夸了的露露,也参与了进来——

“事先声明!我可没有她们那么幼稚,我只是好奇,为什么夏沫对我的壁咚没有感觉,所以……”

“咚——!”

“女人,你在傲娇个什么?”

“我给你一拳!”露露也完全对罗念没有感觉,就像夏沫对她的行为没有任何情绪反应一样。

相当奇妙。

“等!等一下!我发现了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乔乔拉高声音可爱的叫嚷。

露露和夏沫都朝向她投去疑惑的目光。

“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完全就和我看过的少女漫画,日剧一模一样的行为!我严重怀疑你的情感经历到底是有多丰富!从实招来!”

“……你真的够了啊。”罗念头痛道,壁咚这种事,他都已经不知道见识过多少次了,对他而言,完全就是早已过时的东西,甚至对壁咚患有PTSD了,只是见到乔乔和夏沫好像兴致很高的样子,才配合她们的。

等到十年后再对她们做出这种举动,说着这样的话,她们估计都可以尴尬到抠出一个三层别墅了。

“诶,没有啦,他的初恋是一个小女孩,第二个女朋友就是我了……”夏沫还打算为罗念解释。

“哈?!小女孩?!”露露顿间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罗念,“你原来真是变态?!”

“Hentai!大Hentai!”乔乔也煽风点火一样。

“不、不是啊,那时候他也是个小男生。”

“哦,你也太早熟了吧?”露露道。

乔乔却没有继续和露露一样打趣罗念,只是从唇瓣间无意识的流泻出轻声的讶异:“诶……”

在他是小男生时候的小女生?

心灵深处的某一丝情绪被强烈的触动到了。

“你想什么呢?”露露扭头看向乔乔。

“啊!没什么,Hentai!完全就是Hentai!”

“……这个话题早就过去了。”

“诶?是吗?那也是Hentai!”

…露台上的唐榕,目睹了她们的嬉闹。

又灌了一口酒,“还真有够受欢迎的。”

“我走了。”唐榕对露露她们打了个招呼,将别墅完全交给罗念后,开车离开了。

“时间好像还早,我去买硬盘给几台电脑装机,你们先在这是吗?要不要我给你们带点吃的回来?”

暂且只打算招几位员工,所以也不用为所有电脑采购硬盘进行装机。

“帮我带一份罗念回来。”乔乔一本正经的举手发言道。

“……你闭嘴。”罗念强烈拒绝恶意卖萌。

“不要了吧,刚在你家吃过了,我和夏沫都还蛮饱的,不过也可以带个烤苕皮回来。”

“什么?!你们在罗念家吃饭了?!”

乔乔才知道这件事情,“我也要去你家吃饭!”

“……好吧,有机会的吧。”真是拿她毫无办法。

离开别墅,很快找到了一家不算小的电脑店。

罗念进去的时候,第一时间映入眼瞳的,是一位着装黑色西装的黑长直女人,在听着老板报他店里最高级的配件,从而根据这些进行调整写了一张配置单出来。

“就要这些,不用在这里装,全部给我未拆封的,我自己带回去装机。”

“同行?”老板是中年男人,傻眼的看着女人。

“不是,我喜欢自己装机,不可以吗?不行我去别家了。”

女人说话很干脆,真的要走的样子,似乎是不爽于老板的态度。

在老板服软下,又回去了。

罗念也深感意外的看着这女人,一般很少有自己写配置自己组装的女人。

“有320G的硬盘吗?来八块。”

“你来进货啊?”老板也同样无语的看了一眼罗念。

倒不是有生意不做,实在是一下遇上了两个怪人。

“不卖我走了。”

听到罗念说话,女人感到好笑的扭头看了他一下,惊讶于他的年轻。

看起来这女人也有25左右的年龄了,只是和唐榕不同,她有些轻熟,像个真正的「女人」。

“八块,一块320块钱,2560,给2500,可以?”

“2400,再给我两个装机U盘。”

罗念爽快的付钱,从老板手中接过了装好的硬盘和U盘。

小刀100留着买烤苕皮了。

这样一来,就感觉苕皮没花钱,血赚。

在临离开电脑店前,罗念短暂的和将所有全新配件搬上车的女人对视了一眼。

…回到了别墅。

不仅是电脑需要装机,还有房间也要重新清扫一下,交给保洁公司就可以了,只不过要从每天放学后挤时间出来。

“想想还挺充实的。”

又要谈恋爱,又要备战高考,还要顾及一下事业。

18岁的全新人生。

…将硬盘扔在柜子里,罗念锁好门和露露她们离开别墅。

站在别墅外面,欣赏了一下以后的办公场地,罗念很满意。

“我们明天见!”

露露和乔乔就在这里和罗念与夏沫分别了,她们两个要去逛街了。

“明天见。”

罗念也和夏沫要去买点东西。

虽然曲雅说让罗念来家里的时候别带什么东西,但罗念还是想要买一点,总归要处理好关系的。

“罗念……”走在街上,夏沫轻轻拉了拉罗念的衣服。

“嗯?”

“别买了吧,我…我去你家的时候也没有带什么,我们都是学生,现在也不是正式见家长,不用买什么的,别乱花钱了。”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即便看到罗念身后的背包里面还有很多。

“没事,现在多花点,以后就会少点彩礼了。”罗念开玩笑说着。

“诶?!我爸妈才不要彩礼呢。”夏沫道。

“……忘记了。”罗念回过神来,现在彩礼蛮低的,光是他背包里剩下的这些钱,就够不少地方的彩礼了,况且,双庆主城区,一般没有什么要彩礼的说法。

但是相对应的,女孩子嫁过来后,家庭地位很高,可以主掌经济大权。

“不用想太多,不要觉得这是什么承受不起的事情,你只要想着我们以后一定会在一起,就会觉得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事了,根本没什么。”罗念为夏沫缓解压力道。

“可是……”夏沫难为情的低着头,罗念这样,让她真的压力好大。

他可以理所当然的去做。

可她完全没办法理所当然的接受。

“夏叔叔爱喝茶吧?”罗念将夏沫的手握入手中。

夏沫的爸爸夏卓才,是蓉城人,蓉城人普遍喜欢喝茶,外加上打麻将。

罗念自然不可能送一副麻将给未来岳父。

投其所好,送茶。

“你怎么知道?”夏沫讶异的瞠大眼瞳望着罗念。

“想知道?”

“嗯嗯!”夏沫用力的点头。

“这里。”罗念手指着脸。

“…现在、是在外面呀……”夏沫怪不好意思的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

“不会有人在意的。”

“那你保证不可以像在乐歌山一样…!”

“好。”

夏沫几次确认周围确实没有人关注她和罗念后,才飞快的在罗念脸上轻吻了一下。

“这是……”罗念和夏沫拉近了距离,在她耳边小声道:“是个秘密。”

顺便的,在夏沫脸上也轻吻了一下。

“你……!”顿间羞红了脸,被捉弄了!

“你一点都不老实!”夏沫气道。

“…我从来就没说过自己老实啊。”她好像对自己有什么误解一样。

“你好坏!”分明平日里看起来很正经又文雅淡然的!

“我告诉你一个事——不可以随便对我说这句话。”罗念对夏沫说道。

他并没有说「不可以随便对男人」,因为,夏沫只可以是他的。

“为什么?”夏沫好奇宝宝的样子,望着罗念眨眨眼睛。

“因为这句话有鼓励的作用。”

“…?!真的吗?!”夏沫还是第一次知道这种事。

完全是一副「学到了」的表情,然后,后知后觉道:“那我收回那句话!”

“早知道不告诉你了。”罗念故作后悔。

夏沫开心的绽放笑容。

和罗念一起走进了一家茶叶店。

“老板,现在卖的比较好的茶叶是哪种?”

对于现在的双庆市说熟悉也熟悉,说不熟悉也不熟悉,罗念还是选择问问老板。

老板说了几个名字给罗念。

“那就要这两种吧,各一斤。”

罗念选了渝云贡芽、永川秀芽这两种茶叶,都是本地散装名茶,而且价格相对还可以接受,都在600-900这样子,如果直接买上千的茶叶送给夏沫爸爸,他大概也不会接受的。

“包装好一点,我送人的。”罗念提醒道。

“这个……太贵了吧?”夏沫小声对罗念说道。

罗念没有理会她,接过茶叶付了钱。

出了门——

“啊…我已经买了,现在也不好退了,就这样吧。”

“……你还可以故意得再明显一点嘛?”夏沫无话可说。

“再给你妈妈买点东西吧。”

“已经可以了…!!”

“不要再花钱了!!”

“那边是不是有一家化妆品店啊?没办法了,缘分。”

拉起夏沫的手,朝向那边走了过去。

“你好无赖啊,罗念!”

“你才知道?和茶叶一样,现在退货可来不及了喔?”

“我才不要退货呢!”夏沫从身后用双手用力的抱住了罗念。

“喂?”

“嗯……”

“别人在看我们。”

“诶?!!”近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松开了罗念。

“骗你的,根本没有。”

“你你…!!!”夏沫好生气又好害羞。

不过…好像真的没有人在看诶。

“你看吧,我说过了的,不会有人在意的。”

旋即,大大方方的手拉手走进了店里面。

原本想送一支万宝龙钢笔给曲雅的,但是想了下太贵重了,普通的又没有什么意思,最后还是决定买一套化妆品好了。

其实很便宜,但贵在「心意」,毕竟,如果给岳父买了,而不给岳母买点什么的话,也说不过去。

…在问夏沫要不要也挑选一些的时候,夏沫摇摇头拒绝掉了。

“我想等高考以后再……”

虽说接受了露露的「领进门」,可现在还是要面临高考的。

“好,那时候我陪你一起,买买买。”

“你别这样呀……”夏沫抗拒道。

罗念索性不再多说,然后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你知道在一对情侣中,怎么判断男人是不是双庆人吗?”

“怎么可能判断出来……”夏沫一脸呆萌,完全不知道。

“呐,如果男的给女生背着包,拎着东西,那他一定是双庆人。”

“也有可能是蓉城人吧?”夏沫笑着说道。

罗念也笑了笑,还有些意外,没想到夏沫可以这样接话。

蓉城人和双庆人都有点耙耳朵。

…在外面和夏沫一起打望了一会儿,逛逛街,夏沫有些没力气的喊累了,罗念才打上托儿车,对司机说了夏沫家地址。

“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学生档案上写的。”

“哦。”

…罗念望着夏沫的侧脸,她今天玩得很开心,但也真的玩累了,今晚大概会睡个好觉。

她可以不用再伪装成没事人一样,而可以真的好起来,完全痊愈。

——爱是良药。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下车付钱,上了楼,站在门前。

虽说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可还真的有点紧张。

开门是夏沫爸爸。

罗念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叔叔好。”

“快进来吧。”夏卓才好脾气的样子,脸上带着明显的笑容。

这小子比自己年轻时候帅多了,宝贝女儿的眼光还是很好的。

外面天暗了下来,阴天,好像要下雨的感觉。

曲雅在厨房忙活。

“孩子来了,你先别忙了。”夏卓才朝向厨房喊道。

“我给您带了点茶叶。”

罗念将茶叶放在柜上。

“不是说了让你别带东西吗?你这孩子……”老夏瞥了一眼茶叶,顿间指着茶叶道:“一会儿吃完了你带回去吧,这太贵了,我们都是普通家庭,哪里喝的起这种茶叶?!”

“亲戚送的,我们家也没人喝茶,所以就给叔叔带来了,没花钱。”

“送给嬢嬢的这才是买的,不过也没多少钱。”

罗念把化妆品放下,和曲雅打过招呼。

“麻烦嬢嬢了。”

又是带礼物又是亲切的喊着「嬢嬢」,曲雅也不好说出什么刻薄的「叫我老师」这种话来。

“你先坐吧,一会儿就好了。”

夏沫很微妙的目光投向罗念,他真的好会说,这么一来,老爸就收下了,不过即便他以为是罗念亲戚送的,没花钱,可身为成年人,也知道这茶的钱,以及,即使是亲戚送的,却也是人情往来。

所以并不会看轻了这茶的份量,还是很满意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我去帮你妈妈做饭,你带着罗念去你房间吧,不用管我和你妈。”

“……哦。”到底是不是亲爸耶?!居然可以让女儿和男朋友去房间独处?!

罗念自然很乐意,未来岳父太给力了。

他对于夏沫卧室其实也很了解。

“…叔叔人真好。”

关上了卧室门,罗念四下打量着,很简单的布置,写字桌和电脑桌,一张单人床,铺着看上去就很温馨很软的床单被子,小书架上摆着很多书。

不过大都是国外的玛丽苏作品,夏沫特别喜欢看这种。

她也不介意被罗念见到,甚至还想和罗念分享一下呢。

“沫沫。”

“嗯?怎么啦?”

夏沫坐在电脑桌前,没敢去看罗念。

“你有日记本吗?”

“诶……”

是有的。

罗念也知道她有的,只不过,从来没有见到过,他只看过那本「想让全世界知道我爱你」。曲雅告诉过罗念,夏沫有一本日记,但大概率在她结束掉生命前,就毁掉了。

所以,罗念想看一看。

“嗯…有,我锁在抽屉里了,不想给你看。”夏沫相当直白的坦然告诉罗念。

因为…写了太多身为罗念的同桌期间,对他的所想和看法了!

这…完全不可以拿出来给罗念看的!

“这样吧,如果我可以一次就找到你抽屉的钥匙,你就让我看,怎么样?”

抽屉的钥匙罗念可太知道了!

就在抽屉下面那扇柜子里面角落的一只可爱袜子里面放着。

“不想!”夏沫很坚决道。

“我只看一页,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夏沫一点也不动摇,丝毫不松口。

“为什么?”

“总之就是不可以!”

“你难道不是真的喜欢我吗?爱我就应该给我看才对。”罗念真的太想看了。

“就算你这么说…这么说…也…不可以!我就是很喜欢你,很爱你,我这一生都只喜欢你一个人,可是…这是我的隐私,我不想给你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