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纯情小男生

关于香菜这件事——

露露是喜欢吃香菜的,在双庆话中,香菜又叫「盐须」,露露喜欢香菜的程度,可是到了可以吃下「凉拌香菜」的。

但她以为罗念讨厌香菜,且在她面前装作喜欢香菜,于是,为了让罗念自讨苦吃,每次一起吃饭,有香菜的话,露露都会全部夹给罗念,看他强忍讨厌的情绪还要露出一副「啊!真好吃我可太喜欢了」的表情,就深感好笑!

渐渐的,就习惯了这样捉弄罗念。

可是,从罗念刚才对她说的话中,她意识到了一件事——罗念…大概是,不…绝对是!本来就喜欢吃香菜的!

这样一来,反而显得她才是被捉弄,又自以为是的人!

一想到罗念每次吃着超多份量的香菜,还一边在心底里嘲笑她,露露就感到冒火!

“说吧。”她听起来很轻飘淡然的口气,可却相当不礼貌的弹了弹沾染水的十指,溅到了罗念的脸上。

完全是一副「看你有什么好说」「坦白从宽」「交代一下你的动机」的样子。

有够吓人的。

“你想,一般两个人刚交朋友的话,总有一方要想办法拉近一下关系,增进感情,才可以让这个关系发展下去,对吧?你又不可能主动,虽然我们现在关系还不错,但一开始的时候,其实你也只是拿我当普通的路人货色,这个你承认的吧?”

“嗯,你说,我在听。”

她双手擦干净,环在身前,露出「你继续狡辩」的表情。

罗念汗颜的低头洗碗。

…一面听他坦白,露露一面欣赏着罗念的侧脸,不得不说,他认真做事的时候,还蛮养眼的。

不过这也不是他身为一个「感情骗子」可以被原谅的理由…!

“那这样一来,我只好放低一下姿态,稍微付出一下,让你开心一点,才可以最简单的拉近距离了,对不对?而且你想,一个女孩子给一个男孩子夹自己「不喜欢」吃的菜,就还挺暧昧的吧?”

——露露完全有被戳中,她当时就觉得这样子的罗念简直蠢得可爱。

“你好绿茶啊你!”露露一只手放在罗念的颈后,咬牙切齿的微笑着……好想掐他啊!

“你这个人是怎么这么有心机呢?我还以为你是纯情小○男,现在看来,也就只剩下小○男这一点是真的了!”

“不对!”她又否决掉,重新进行评估:“是不是○男都存疑了!你一定没少用这种差劲的小手段去蒙骗纯情的花季少女!这样一想,只有「小」是真实的!”

“嗯?小罗念,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你这个感情骗子?”

“别这么说啊,我们讲道理好吧,当时的我,大概就没想这么多,可能是觉得那么做有意思,就去做了,也可能什么都没想,这只是我用现在的理性思维去解析我那时候的行为,试图理出来一个逻辑,明白了吧?”

“开始了开始了,开始补救了?”露露「我已经看穿一切」的表情,“我给你一拳!”

虽说做出了冒火的态度,可实际上,却认同了罗念的说法。

“那你是真的可以用别人喝过的杯子,可以吃别人吃剩下的饭了?”

她将毛巾递给罗念擦手。

“也不是谁都可以的啊,像你和夏沫,和我关系比较好。”接着又补充了一下关键:“而且还是这么这么漂亮好看又温柔动人的女孩子,别说是吃过喝过了,单纯的口水我也不介意的。”

“我明白了——你就是一个「喜欢用差劲的小手段欺骗别人感情的变态色男」!”

理性分析,得出结论!

——“没话说了吧?”

“纠正一下……”

在罗念开口的第一时间——

“闭嘴吧你!我要把我那双穿着跑了三千米逛完了整个解放碑又去了一下观音桥步行街的小白袜脱下来塞进你的嘴里!”

“一定很香。”

“一定很香!”

罗念和露露近乎是在同一时间说出。

“哈…!”露露一手得意的指着罗念,“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变态!”

“不是变态,这只是为了气你的,才会顺着你的话说,懂了吧?”

“补救,继续补救,我完全百分百绝对了解你这个人!先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然后开始否决进行补救,让人相信你,我说的没错吧?”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真没劲。”

“话说你真的穿着小白袜逛……”

“才没有!”

“哦。”

“你要闻一下吗?”

“……我又不是变态。”

“我又不是变态!”

“哈——!”露露再次绽放舒心如意的笑容,“啧,我说过了的,你会说什么话,我都已经可以完全猜到了!”

“随便你了,幼稚鬼。”

罗念采取消极措施,打击一下露露的小得意。

“你过来,我问你……”

罗念还以为她要做什么奇怪举动,身体后倾,和露露拉开距离。

“…我又不会吃了你,我真想给你一袜子!”

“过来!”

她在罗念耳边轻声问了句。

“我现在当然是啊!”

罗念没好态度的回应了她。

“什么啊,你已经十八岁了,又不是八岁,你还是个纯情小○男,你不知道羞耻,还这么趾高气昂,骄傲个什么啊?”

虽然在嘲笑罗念,可却唇角含笑,难掩开心的样子。

“我这叫守身如玉,我从不和除妻子以外的女人过夜,我要守好自己的贞洁,把它交付给我们家沫沫!”

“……呕!真腻!恶心!想吐!呕——!”

“分明是你问的问题太奇怪了,我一回答你,智商就被你拉低了,我建议你改名叫露三岁吧。”

“闭嘴,变态色男!”

互相贬低着,感觉到彼此的智商已经被对方拉低为了负数——因为开始和小孩一样说「是!」「才不是!」「就是!」「就不是!」这种话了。

“喔……”

两人停下来。

罗念妈妈离开了一下,从卧室又回到沙发,温柔的笑着,给了夏沫一个红包,份量不重,但也不轻,夏沫难为情的抗拒着。

妈妈既没有以故作生气的方式让夏沫收下,也没有和夏沫互推红包,而是很认真的对夏沫解释了为什么要给她红包,红包的意义,以及她绝对要收下的理由。

最后,夏沫就开心的收了下来,相当欣喜的双手接过。

“真好啊,就这么得到了认可。”

露露十分之羡慕的口吻。

“我开始担心我以后第一次见家长会怎么样了,我这个脾气性格,一定会被刁难的吧,我爸妈都没有针对过我…糟了,我开始恐惧了……!”

“…想太多了,少逛街,多去去心理诊所吧,别耽误病情了。”

“我说……”

“嗯?”

“你努力赚钱吧。”

“为什么?”

“成为富豪。”

“然后?”

“我给你当情人。”

“……这前后有什么关系吗?”

“你是蠢的吗?情人不用见父母。”

…好有道理。

“那我努力吧。”

………

夏沫和罗念妈妈待了好一会儿,露露表姐打电话过来,要罗念早点过去看一下别墅,确定下来。

“我送你回家吗?还是和我一起?我和露露有点事,你要一起吗?”罗念见时间也差不多了,询问夏沫道。

“诶?可以吗?”夏沫想多一点和罗念在一起的时间。

仅仅只是有他在身边,就好开心,原本,只是静静的生活着,悲伤的气息就会扑过来,可是现在,罗念像是一层屏障,将感伤阻断在了外面。

“可以啊,等完事了,也刚好可以去你家了,啊……”罗念一面往卧室走去取背包,一面轻声叹息道:“希望嬢嬢不要为难我啊。”

“诶…?!”突然紧张开来,夏沫也不太确定了,毕竟…自己妈妈可没有罗念妈妈这样好说话的。

“我还有个朋友也和我们一起,她人很可爱的,你们不要介意喔!只是跟着我一起的。”露露看了一下手机,然后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