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你们小两口的

…夏沫和妈妈相处的氛围,就年龄差而言,像是情意深深的姐妹,就身份来讲,却也有如母女般的温馨亲密。

虽说是让夏沫去厨房帮忙的,可实际上,也只是让她洗洗菜,递一下近在手边的食材和厨具,完全没有真的让她插手做菜。

罗念和卢芦都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是妈妈在主动的和夏沫拉近关系,让她亲近自己。

如果在做菜期间,夏沫只是和罗念卢芦坐在一起,是怎样也消除不了心底的陌生和不安的,只有她和妈妈拉近距离,感受到未来婆婆的脾气性格,她才是安下心来,整个人都放开了很多。

“怎么说呢……”卢芦收回了目光,双手托着下巴,很佩服的样子:“你妈妈这个人啊,还真是活得通透,虽然才三十岁多一点点,可比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明事理多了,也不是活得久,为人处事就厉害啊。”

她分外感慨,毕竟,以前没少听罗念说关于妈妈的事情。

“是啊。”罗念深感认同的点头。

“讲真的,她真的从来没考虑过个人情感问题吗?感觉哪个男人可以娶到她的话,绝对绝对是幸运女神之子了好吧?”露露微微眯了眯眼,像是犯困了一样,没有得到罗念的回应,她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后睁开眼睛,扭头对上了罗念的视线。

脱口而出的:“自私一点说喔——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希望她找别的男人结婚,人的占有欲是超乎想象的,特别是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她的前半生一直守着我一个人,如果她转身投入别的男人的怀抱,我会觉得她背叛了我,中二一点讲——我想圈养她的爱。”

“呐,这算什么呢?”

她很认真的在偏着头思考。

眼中闪现出想到答案的兴奋:“内部消化?”

下一秒——!

“呜——!”

她的唇瓣被罗念用手捂上了。

“别乱说,越说越没谱了。”

好险没给她听到,罗念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妈妈仍旧在和夏沫近距离的在耳边悄声说话。

“怪我怪我…!”露露意识到说错了话,双手“啪”的合在一起,怪不好意思的朝向罗念歉然道。

见罗念没再说什么,露露也闭口不言,乖乖看电视了。

…一集结束,到了广告时间,她起身去打开冰箱,取了个杯子,倒了一杯啤儿茶爽,坐下来一面抿着,一面又不安分的看着罗念。

“其实感觉也没什么哈,一生不娶不嫁的人又不是没有,我觉得嬢嬢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吧,不会去被别人的「这个人一辈子都没结婚」这种话影响,不然她也不会教育你「只用在乎自己在意的人的看法」对吧?而她在乎的人就是你了,关键是你怎么看很重要。”

“像你以前一直催她,就还蛮伤她心的,好在你现在明白了。”

罗念从露露手中拿过了杯子。

“喂喂喂,我已经喝过了!”

在露露的叫嚷中,罗念一口气喝掉了,将杯子放在茶几上,“你说得对。”

“是有谱的这几句话说得对,还是没谱的那几句说得对?”

罗念不予回答。

“乖,和露露洗手吃饭了——”

厨房那边的妈妈喊道。

……

餐桌。

一盘尖椒鸡——姜葱蒜小辣椒炒切成特小块的鸡肉,麻辣香味飘溢入口。

炝炒空心菜,外加上一道鱼香肉丝,最后是泡椒土鲫鱼。

鲜美麻辣,色香味浓郁。

夏沫小脸绽放小有成就感的笑容,心满意足,因为她也参与了,即便没有帮到太大的忙就是了,不过和罗念妈妈拉近了关系,就很开心了。

“做得简单了些,沫沫第一次来家里,不要嫌弃哦?”

听到罗念妈妈的话,夏沫忙摆了摆小手,“妈妈做得已经很好了,看着就好吃。”

罗念露露:“……”她喊「妈妈」真的好自然了。

露露也笑着夸赞了一下阿姨的厨艺。

“我来盛米饭!”她挽起袖子,帮她们盛饭。

“阿姨的。”她先将一小碗放在颜诗莹手边。

而后盛好了两碗,双手端到罗念和夏沫面前。

“给,你们小两口的。”

“谢…谢谢。”夏沫低着头,声音轻微,难为情到了极点,好久没敢去看罗念。

菜做得好,就相当费米饭了,这几道菜,都是配上米饭可以吃个不停的。

颜诗莹大概是因为身体原因,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碗筷。

露露却吃了好多,一副要将这几道菜全部解决掉的样子。

“罗念……”

夏沫身体微微接近罗念,手在桌底下轻轻的扯了扯罗念的衣服,见他疑惑的看过来,才小声在他耳边不好意思的解释——

“我…有点吃不下了……”

她原本就因为抑郁而没什么食欲,长久以来都食量很小,以至于身体过分纤瘦,现在,即便情绪好了很多,饭也超好吃,可食量也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恢复过来的。

罗念看了一下,只剩下小半碗了,但对她而言,已经很勉强了,如果不是真的吃不下,她也不会告诉自己的。

见她有些纠结的样子,大概是在想着,第一次到人家家里,就吃不掉饭菜,剩了下来,有点不太好。

“真的不吃了吗?”

“嗯……怎么办……”

在夏沫伤脑筋的目光注视下,罗念端起夏沫的碗,将剩下的饭菜,全部用筷子转到了他的碗中。

“诶…?!”好意外,露露姐不是说罗念从来不吃别人吃剩下的东西吗?!

露露也深感讶异的看着罗念的举动。

刚才他也喝了她喝过的啤儿茶爽。

“喝点什么吗?”

“想喝牛奶……”

罗念示意让夏沫自己去取牛奶然后加热。

旋即,自己低头一点也不介意的吃饭。

在夏沫加热了牛奶后,罗念看过去,对上了夏沫双手捧着热牛奶鼓鼓脸颊呼气而后抿上一小口露出幸福笑容的样子,心里也充满了满足感。

…夏沫也和妈妈一样,是喜欢胃里暖暖的类型。

“我也吃好了,啊…我来洗碗吧,夏沫你和妈去看电视吧。”

“我来帮你。”露露喊道。

两人端着菜碟和汤盆碗筷进到了厨房。

“幺儿,你怎么回事啊?”

露露一脸的莫名其妙,分外担心的看着他,踮起脚尖将自己的额头贴在了罗念的额头上。

“没发烧啊——!”

“你别逗我了行不行,这有什么吗?你是我好朋友,夏沫是我女朋友,该喝该吃,又没什么好嫌弃的,这算什么…?”

“嘶……”露露深吸了口气,“是我活在梦里吗?还是你在和我说笑?”

“我现在就怕你和我说——「你不知道吧?其实我还挺喜欢吃香菜的」,如果你真这么说,我感觉我就真的活在梦里了!”

罗念一面洗着碗,一面仰头微微笑着,关于香菜这件事——

“其实……我真的挺喜欢吃香菜的。”

“我绝对是在做梦!”露露完全是处于傻眼的状态,感觉见鬼了!

“这个我可以解释的…你不要生气就行咯。”

“那你解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