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好乖哦!

…露露背对着已经关闭的卧室门站在外面,双手环在身前,极度不爽的皱了眉,半眯起眼睛,唇角发出不悦的“啧啧”声。

该说那女生…哦,是叫夏沫吧,还真是气人,一开始并不觉得,只感受到有点好玩儿,可是被「罚站」在外面后,思维渐渐清晰,想着想着,就觉得——气!好气!太气了!

对于自己——「你一定会看的!」「女生也不可以!」「不可以!总之就是不可以!」

对于罗念——「他才不会!」「他就是不会!」「是罗念就会给看!」

……露露的心态如同升空的烟花一般璀璨着炸裂开来,真是有够气人的。

她的想法和罗念的那一套「我只在意我在乎的人的看法」的行为有点相似,简而言之,想要和她处朋友,首先就要让她在乎才可以。

就目前而言,似乎只有罗念做到了。

“啊……”不过,还真是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单纯得有够可爱的女孩子。

香香的软软的。

她倒没有生气于「分明是自己买的东西她却还这样对待自己」这件事,暂且不论是罗念拜托她买的,她也完全不是会用这件事来绑架对方的人。

“我好了——!”

听到里面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露露才转身开门走了进去。

她并没有继续用手护在身前,很大方的……看她不自然的双手,果然还是有些扭扭捏捏。

呼…呼…平复下来情绪。

还真是合身,这下光是看起来就觉得舒服多了。

“感觉怎么样?”

“可以。”夏沫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真的是——”服了呀!还以为她至少会说「好棒、好舒服、蛮好的」这种话呢,结果就只是和她之前的打扮风格一样,中规中矩。

“怎么了吗?”

“啊…没事。”算了,大概在她的语言体系中,「可以」就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意思了。

“你要对自己上点心啊,等你再长大一点的时候,这个类型的就可以考虑换掉了,不然不利于……”看她红了脸,连带着耳垂也发红,索性不再叮嘱了,希望她可以明白吧,况且…她男朋友是干什么的呢?!

…露露取出了一件森系的连衣裙。

“你试试这件,我觉得和你比较搭,然后的话……呐,给你蓝白条小内内,还有安全裤,放心穿啦!这条大概才到脚踝往上一点点的位置。”

“嗯!谢谢你!”

…她好有礼貌,却也因此而产生距离感。

“这次总该不会还让我出去了吧?”露露闹别扭似的问道。

夏沫微低着头,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在让露露离开卧室,换了内衣后,又让她进来。

旋即,开始换上这件连衣裙。

“…好了,这样子吗?可以吗?是不是不太好?”

“等一下!”

露露走到夏沫的身后,帮她将束腰系成蝴蝶结,领口的小飘带也依然是蝴蝶结系法,轻轻的扯了扯衣袖和领口向下的一排纽扣。

“双手张开,一只手捏起一边的裙子,对,不要动作太大,刚刚好,另一只手呢…嗯……随便做一个动作吧,就假设你腰部这条线过去有一只蝴蝶,要轻轻去碰蝴蝶的样子,对对对,这个姿势刚刚好!侧脸给我,视线看你这只手。”

在夏沫保持姿态的时候,露露第一时间打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杏色的连衣裙很仙很有气质,显得清新又低调优雅。

年龄稍过的人穿会减龄显瘦,而像夏沫这样的女孩子穿,却又增添几分温柔淡雅,外加上杏色本身散发的柔和,让夏沫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种小成熟中充盈着娇柔的感觉。

窗外的阳光打下来,让她显得立体有蒙蒙光辉,像个高不可攀的女神似的。

白净细腻的手臂从花边喇叭袖口穿出,细白绵软。

——女孩子,香香的软软的,嫩嫩的。

“太好看了——!!”

“真的吗?”一直保持姿势的夏沫,心底里的不安终于消散了一些。

恢复了自然的姿态。

从露露手中接过了手机翻看了一下。

“…谢谢你,露露姐。”

“喔…”让人意外的,得到了新的称呼呢。

看着她脸上漾起灿烂笑容,青春活力,元气满满。

“还有好几种穿搭呢,不过你自己慢慢研究吧,手机拿来,我给你我的号码,有什么都可以问我。”

“我可是在观音桥和解放碑打望了好久,才多少学会一点的,师傅领进门,穿搭在个人喔!”

露露和夏沫交换了联系方式。

“啊…怎么说呢,你的脸救了你这个发型。”

“太普通啦!你可以再留一点,到肩部这个位置,或者像我一样,也可以弄乱一点的那种,就显出层次感,从中间分开,前面短,后面长一点,就会好看很多了,不要这么普通嘛!”

露露一副语重心长的说教口吻——

“唉,从小就被父母和老师要求的孩子就是这样子的,总是不可以攀比这个,不可以攀比那个,做什么都要顾及学生的形象,有时候还要求剪短发,女生不过耳,男生不过一指节,不可以染发,说什么学生要有学生的样子,真是好笑,学生该是什么样子嘛?哦,留长发,染发,就不是学生啦?真的是……”

“……我只是从小到大都是这个发型,习惯了……”夏沫小声解释道。

露露的内心是崩溃的。

“当我什么也没说。”——「罗念!你到底管不管你女朋友?!!」

“嘛,接下来就到嘴唇啦。”

露露从她的小包包里面取出了一支没有拆封的润唇膏。

“这个是新的喔,我没有用过,不用介意。”

她伸出了手,朝向夏沫:“来,脸放到我手上。”

“…怎、怎么放?”

“……你是蠢的吗?就下巴抵在我手心上。”

“哦哦!”

虽然早就觉得她好乖了,可是当近距离接触的一刹那,看她水灵眼眸,眨眨的,又抿抿唇,有点不安,又带一点无辜迷茫的娇憨样儿,感觉整个人的心都要被俘获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