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不是罗念我就不给看!

…罗念的卧室。

“喔哦——!”

被情绪所支配着拉高声音发出赞叹的惊叫声的人,是露露,被眼前的梦幻光景迷乱了眼眸。

…从浴室回来到卧室的夏沫,姑且处于只穿着基本内衣的状态,发丝湿哒哒的黏连在一起,双手有些莫名担忧的交叉护在身前,和露露拉开了距离。

“好漂亮……”

由衷的惊叹!纤瘦娇小的身体,小腿白皙而紧致,光是看腿部的线条,露露都会以为自己在看经过特修的写真一般,而且关于胸部……

视线投放过去,完全锁定。

眯眼,眯眼。

确定了——绝对不是罗念说的普普通通比她小一些,根本就是差不多好不好?!

“你就没有感觉到你哪里不对劲吗?”露露朝向夏沫问道。

因为她发现了,内衣严重的不合身,太小了!也难怪罗念会看错。

“……有、有吗?”弱弱的说着,再度拉开距离到了角落,这边放着罗念的一把吉他,落了一层薄薄的灰,看起来有好久时间没碰了,不过——对于露露的发问,夏沫好崩溃!

不对劲的人不是露露吗?!

…这样灼灼的眼神盯着自己未免太奇怪了。

“我是说……”

经由露露提醒,夏沫短暂的沉默了一下。

旋即坦白道:“好像是有一点不舒服,我平时是穿小背心的,感觉会很舒服。”

“那你今天为什么穿这种?”

“因为今天要去乐歌山,我觉得如果穿小背心的话会出汗,很不舒服。”

“……好单纯的理由。”

“诶?”

“啊不,没什么。”

露露十分之自然的坐在罗念的床上,双手向后撑着身体,似笑非笑的审视着夏沫,豆沙色唇瓣轻抿,唇角含了笑。

…女孩子可真好,香香的,软软的,嫩嫩的。

“还好我担心买小了,所以买了几件和我差不多大小的,你试一下吧,话说你自己没发现其实很小了吗?”

“诶…没有在意。”好窘迫,不知所措的退居墙角,完全没有任何安全感了。

露露从身后的袋子里找出来几件上身内衣。

“呐,这件,酒红色的,试一下吧?”

她手中是一件充满微妙的氛围感的内衣。

“不…不要了,太成熟了…我不喜欢,谢谢你。”

…夏沫心灵小人儿已经闭上眼哭泣着眼泪掉下来,怎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和一个超好看的女孩子在罗念的卧室里面,讨论和挑选这样相当隐私的东西啊……好想哭,罗念——可以快一点回来吗?

“那这件呢?黑色的,总可以吧?”

“对不起…总感觉比刚才那件还要成人……”

“啊,这样吗?我觉得罗念会比较喜欢这件酒红色的啊。”

“是吗?可以给我试一下吗?”

…既、既然是罗念喜欢的类型,姑且鼓起勇气试一下吧!

在夏沫小心翼翼的接近露露,打算从她手中接过那件她一开始分外抗拒的酒红色衣物时,露露却收回了手。

“骗你的。”

“诶…?”

露露口中发出了沉重的叹息——原本是抱着捉弄一下这位看起来很单纯的小妹妹的想法,可是,当她听到罗念喜欢后,却表现出了想要尝试接受的态度,戏弄这样单纯的女孩子,负罪感太重了。

因此,放弃掉了。

“对不起,我知道这样子超麻烦你的,也谢谢你帮忙买了这么多,可是我真的不是很喜欢那种风格的…”

夏沫微低着头,声音弱弱带有歉疚道。

总感觉辜负掉了人家的好心,心理压力好大,可是自己完全没办法接受。

“明白了,我帮你好好穿搭一下吧!”

放弃了想要玩弄调戏夏沫小同学的想法,露露取出了两件同款的衣物。

一件是橙橘色的,一件是豆绿色。

“美背喔,这个我感觉是介于普通内衣和小背心之间的一种,上托力度稍微小了一点,但是穿起来很舒服,而且你又接受不来我刚才给你看的那种,这个相对会比较有安全感一点。”

夏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好像蛮合适的。

“橙色这件,会比较显运动活力,绿色这件嘛,小清新。”

“嗯嗯!我试一下!”

夏沫终于不再抗拒,愉快的从露露手中接过了橙橘色的,她比较喜欢这个颜色。

然后……

夏沫——捧着衣物,望着露露,沉默沉默,等待,等待。

露露——嗯?哦,等等吧。咦?怎么还不换?

“那个…可以先出去一下吗?”

夏沫一脸难为情,当着别人的面换偏向于隐私的衣物…还蛮不好意思的。

“我和你一样,都是女孩子啊——!!”

露露忍不住拉高声音强调道:“是女生啊!女生!”

“女生也不可以。”

“我不想出去,我闭上眼睛,保证不偷看,好吧?”露露讨价还价道。

“不可以,你一定会偷看的。”

“我绝对不偷看!”

“一定会!”

“真的不会!”

“会的!”

“我说不会就是不会啦啊!我自己又不是没有,我为什么要偷看你?!大家都是女孩子,有什么不方便的呢?”

“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出去?”

……沉默。

好吧——确实是想看一下。

同时,露露再一次肯定了之前对夏沫的看法——她刚才表现得就很固执,特别坚持,才不是罗念认为的软萌小白兔,不…她在罗念面前是这样子没有错,可是对于外人,就会多少有点双庆女孩儿特有的态度和性格了。

“是不给我一个人看,还是所有人都不给看?”

“谁也不给看!”

“罗念呢?”

“……他不会提出这个要求的!”

“他会!”

“他不会!”

“他也是很正常的男生,怎么就不会?”

“总之就是不会!”

“我相信他会!”

“他才不会!”

“假设,我是说假设,就是说,如果他这么要求呢?”

“他不会!”

“我是说假设!”

“罗念是不会的!会的不是罗念!你假设出来的人就不是罗念!不是罗念我就不会给看!”

“所以说是罗念的话就会给看的,对吧?”

“……嗯。”好像不打自招了,不得不承认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