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你家小娇妻

——「咔哒!」

在钥匙插进锁孔手扭动把手打开门后,第一时间没有见到任何人,极度不安的站在罗念身后的夏沫,终于小小放松的舒了口气。

“我妈不在,应该是去买菜了。”

下午两点多了,是平时做饭的时间。

罗念好笑的看着夏沫,虽然很厉害的在那里问「可不可以直接叫妈妈耶?」结果——从乐歌山下来后,坐上了公车,在车上就紧紧握着他的手,眉眼间浮出浓郁的紧张,就这样不知道是太累还是想要逃避,枕在他的身上睡着了。

被叫醒下车后,一路上也是害怕到不行,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耳朵软软的垂下,蜷缩在角落。

这会儿才卸下了压力,坐在沙发上。

“罗…罗念,嬢嬢人真的没什么脾气吗?会不会说什么禁止早恋这样的话,还是会不会…不太喜欢我?老、老实说…我有点自卑了……”

她双手纠结在一起,一副在玩手手转移注意力的样子,低着头,声音很轻微。

罗念笑着摇头。

一开始还「妈妈」呢,现在已经乖乖的喊起了「嬢嬢」来。

“放心了,绝对绝对没问题的,怎么说呢…只要不让她现在抱孙子孙女,她就没什么话说的。”

“诶…?!”夏沫顿间仿若受惊的小兔,罗念感觉那不是错觉,她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惊到要跳起来了。

“我…我没想在…结婚前…就……你可以…理解吗?”

再度将头低得更深,声音小到了极点,吞吞吐吐的说着。

“你说什么?”

“啊…?嗯…没事,没什么,没关系,我没说什么。”

……看起来完全不像没有说什么的样子,可罗念真的没听到。

“我让我一个朋友买了几套衣服,一会儿应该就会送过来了吧,到时候你可以穿穿看,先喝点什么吗?还是先去洗澡?”

“衣服…?!我不想……”实在太麻烦他了。

可却被罗念完全无视掉了她的抗拒。

“喝什么吗?”

“不…不用了。”

“当自己家里就好了,放轻松一点,自然一点,不会有谁说什么的,我啊,可是已经把你当做唯一的结婚对象了,也就是说,这个家,迟早也有你一份,而我呢,又是个耙耳朵,你是绝对的女主人,怕什么哦?有点我们双庆女娃儿的脾气好吗?”

…夏沫默不作声。

……说是这样说,可现在说到底也还不是,不过听到这话真的好开心,好像未来已经被确定了下来,只需要任由时间慢慢的度过,迎来那样的一天就好了。

他是耙耳朵吗?

…完全没看出来。

对于未来的「妈妈」,可是没有半点双庆女孩儿的脾气可以表现出来的,而且她本就不是火辣性格的女孩。

…见到嬢嬢,可以做到像温顺的小绵羊见了狼那样「咩咩」两声就算达到心理预期了!

“有…热牛奶吗?”习惯喝了。

“等一下,两三分钟就好。”

罗念取了两盒牛奶,开始加热,没过一会儿,散发热气的一杯牛奶放到了夏沫面前。

她双手捧起牛奶,嘟嘟嘴唇吹气,热气反弹上来扑到眼睛上,让她看起来乖巧又楚楚动人的样子,捧着牛奶安静喝,很可爱。

“别担心,你不比任何人差,至少在我这里是这样。”

罗念坐在沙发靠背上,手揉了揉夏沫的头发,声音柔和的说着。

“嗯…谢谢。”啊——!自己到底是在说什么啊?不过心里好有安全感,被他肯定着,内心也渐渐涌出名为「勇气」的东西,稍感安心了些。微微斜过视线去窥探罗念,他脸上完全是让人感到温暖的笑容,如此时喝着的热牛奶一般,心灵温热着,就什么也不怕了,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哥哥力」满满。

「说什么傻话。」罗念笑了,心里也在笑,该说谢谢的人,是自己才对,谢谢她那么喜欢着自己,人生何其有幸,能够被这样一个女孩子认定。

…门铃响了。

“是你朋友吗?”

“应该是。”

罗念打开了门,迎面一句——

“累死我了,你也不知道接应我一下,我真的要给你124了,像个猪儿虫似的,还笑?”

露露双手拎着大包小包好多衣服,仍旧是纯白的头戴式耳机挂在身前,响着音乐,气气的瞪了一眼罗念。

「好凶!」——夏沫想道。

从露露进门的一刹那,她们彼此对上了对方投过来的视线。

夏沫——

好酷的女生!那是狼尾发型吗?有点像,不过不是,自己也不知道叫做什么,总之,看起来干净清爽,甜飒英气,很有个性的样子,脸也好看,啊……皮肤好白哦,嘴唇……是涂了口红吗?分辨不出来,唇色让她有点显高冷,以至于分不出她说这话是不是真的有在生气。

耳机挂在身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喜欢听歌,啊…是自己没听过的类型,好像是国外的,节奏感很强,可以带动情绪,听得懂却又听不懂的感觉。

身高——好、好高!

虽说还是比罗念要低一些,可自己的确少见身高这么有压迫感的女孩,她站在罗念身边,拎着好多东西,有点训斥罗念的样子,让人感觉她像罗念的姐姐,就是随处可见的那种会呵斥家里不懂事的弟弟的姐姐。

可罗念露出的一副完全拿她没有办法的样子,又让她像是娇蛮任性的妹妹。

…同样是短发,差距好大!

她——酷女孩!

自己——虽然没有戴眼镜,可就是像那种只会埋头看书的乖乖女!

卢芦——

不可思议!他怎么不去做投资?不得不说,眼光也太好了!虽然这女生眼睛有些无神,全身散发很忧郁的氛围,看起来有点颓废丧丧的,但眉眼间的清纯可爱是真的好看,脸型也很漂亮,只是发型多少有点中规中矩,显得她普通。

唇形…啧,一下子就理解了身边这家伙为什么才刚确定关系就吻了人家!是自己的话…是自己…也把持不住的,嘴唇有点干干的,涩涩的,因此并不是特别突出唇形,可自己的确有感受到她的这一点完美!

清纯通透的样子,有点呆呆的,自己如果带有偏见的话,绝对会认为她是那种高级绿茶女孩儿,而且还是混带一点花茶作为掩饰的,然而并不是,细细品味下,完全是纯净的天然山泉水!

听罗念说过,她是那种文静含蓄的女孩,并不像其它如同火锅一样火辣个性的女生,但其实,她也有着双庆女孩儿的直爽。

现在丝毫不躲避不怯场的与自己对视,有种双庆妹子决架的氛围,谁也不输谁,各自气势满满。

他还真是捡到宝了。

人的精气神是很重要的,只需要她的情绪再好一点,眼睛中没有那种忧伤,表情不再丧,绝对是个很棒的女孩!

…难怪他想拯救一下呢。

就像路边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猫咪,帮它洗干净脏乱的毛发,清理医治伤口,给它一点吃的,在它好起来后,就完全是一只可爱漂亮又黏人会喵喵叫着,用它湿润的小粉舌讨好的舔主人手掌撒娇卖萌在怀里蹭蹭的小奶猫了!

一时间,彻底打消了之前劝说罗念要想好的念头了…!

真该怀疑,他是不是图谋不轨,不…意图很明显啊,根本就是趁人之危吧!

…突然开始同情怜爱这只受了伤的小猫咪了。

“……你那种看垃圾的眼神是想怎么样啊?我怎么了吗?”

莫名受到露露注视的罗念,一脸无辜的表情。

“你好!我叫卢芦,一中公认校花,是学生会长,可以叫我露露,或者芦苇也可以,小露也行,他叫我露露。”

罗念没好态度的给了露露一个白眼。

这么有压迫感的自我介绍是怎样?

“说太多了啊你,怎么不把银行卡密码也说出来呢?”

“我的银行卡密码是……”

夏沫原本紧张的小脸,绽放了笑容。

“我叫夏沫,夏天的夏,泡沫的沫。”

旋即,露露将大包小包都放到了罗念卧室的床上。

罗念在夏沫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夏沫羞红着脸轻轻点头,避开罗念,去浴室了,因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极限发挥体力过,身上很不舒服。

…罗念和露露坐在外面的沙发上。

“幺儿!你可真行哦!”

“……”

“你没发现吗?你家小娇妻其实是遇强则强的性格啊。”

“……谢谢你,中二病,辛苦了,中二病。”

“滚!认真和你说呢!你看我刚才那么介绍自己,她也没有怯场,反而很简单有力的介绍了自己,一点也不怯弱的好吗?骨子里还是那种很倔强很叛逆的性格。”

“真的假的?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废话,对你肯定是千依百顺的呀!这就好像小猫咪,主人给它吃的,它会很开心的喵喵叫着去吃,主人肯定觉得猫猫好乖呀,可是,如果有其它猫想打吃的主意,这只在主人眼里很乖巧的小猫就会低吼警告,表现出护食。”

罗念手指挠了挠脸,该说女孩子心思比较细腻可以感受到吗?

“算了。”露露一看就知道罗念没什么感觉,索性放弃,“说了你也不懂。”

“我表姐说明天没时间,今天下午就去看一下你要租的别墅吧?你方不方便拿钱?不方便的话我带卡了,先用我的也可以。”

“密码多少?”

“124124。”

……罗念无话可说的眯着眼睛,她到底是有多喜欢这串数字啊?

“不用了,我现在去取钱吧。”

罗念去了下卧室,带上卡和身份证。

“别欺负她啊。”

“…我发现了,你才是真的护食。”

“关好门。”

“知道了。”

“别欺负她。”

“走你的吧——!”

露露不耐烦的将罗念推了出去,“啪”的关上门!

紧接而来的——

脸上露出了坏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