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背上包,我背上你

…罗念大概已经到了可以渐渐接受一切的程度。

——得知自家乖儿子交了女朋友就让他带回家见见的33岁(未满)恋爱经验为0的妈妈+第一次带女朋友回家就打算让她在自家浴室洗澡的自己+第一次见男朋友的妈妈不知怎样称呼于是就想着直接叫妈妈的夏沫=和谐,完美,圆满,幸福。

罗念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就拆开为单个的状况时,有点让人无法接受,可是,全部拼凑在一起后,却意外的,很合情合理了呢——不是一家人……

不进一家门!

“喜欢怎样就怎样吧。”

和夏沫手拉手躺在了柔和的绿色粉黛乱子草上。

并不是消极放弃的口吻,而是一种积极的放纵。

“真的吗?真的可以喊妈妈吗?”

夏沫感觉小鹿乱撞的样子,一只手放在胸前,脸颊微微泛红,好紧张却又好期待!

“嗯,我妈应该没所谓的,反而会很开心吧。”

“真的吗?你和我说说吧,妈妈是个怎么样的人耶?”

“……嗯。”关于「妈妈」这个称呼,她适应的未免也太快了?!令人惊叹,她到底是有多想要成为她的儿媳啊!

“她,很温柔,从来没有打过骂过我,也对我没有说过什么伤自尊或打击我的比较严重的话,人也很好看,不会对我有什么高要求,喜欢做可以让我觉得好吃的饭,很包容,脾气很好,总之……”

和夏沫说了好多关于妈妈的,可是,喉咙处微微的感到难受,像有什么在堵着,咽不下去,呼不出来。

越是说下去,就越感受到了——妈妈什么都在以自己为中心。

她就像一只寂寞柔弱的飞蛾。

而自己,恰如闪耀着光芒的星火。

“好羡慕哦。”夏沫轻声说道。

虽说自家妈妈也很好,可如果能够对自己的要求稍微不那么严格的话,就更好了,她将她的梦想,寄托在了自己身上,其实某种程度上,自己只是她生命的一种全新的延续,像是她获得了重新再来的机会。

因此,羡慕于在她看来的毫无背负的罗念,自己也想…有属于自己的,可以随意绽放的人生。

夏沫不知道的是,在关于妈妈的事情上,罗念也过得很辛苦。

毕竟,总是被「亏欠」所影响着,是对她无法弥补的愧疚,虽然那个女人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

“九月…”口中呼出了气,罗念微微一声道:“等到了九月后,粉黛花开了,我们再来这里吧。”

…总感觉立下了一个了不得的恋爱Flag。

“嗯!”夏沫也用力的点了点头。

粉黛花海其实在一段时间以前,是并没有什么特殊意义的,但因为有一次被电视台拍摄播出了粉黛的光景后,喜欢来这里的人也就多了起来。

原本的话,就像双庆人在大街上看见了火锅店一样,并不觉得惊奇,很平常。

“走吧,你背上我的背包。”

“哦。”

“我背上你。”

“诶…?!!!——!”

背起了一边背包的夏沫,完全的处于发呆的状态。

什、什么意思?!

是他…说错了吗?

虽说有想过可不可以让罗念小小的背自己一下下,但觉得太过于任性了,会让他反感的吧,于是没有勇气提出。

可是…他却主动提起了。

这……仅仅只是自己在心里的想象和憧憬而已,没有发布在个人博客上,他竟然也……

好梦幻!

傻傻的望着罗念,一脸呆萌。

“我…我有点…”小迷糊了。

“你可以…再…盖章一下吗…?”

让自己好好清醒过来!

“嗯?”这是什么要求?

下一个瞬间——

拉近了距离…!

啵——

啵——

脸颊温度明显拉升。

耳朵已经发烫到感觉在「噗咻」的喷出热气。

完了…

完了…

根本没有清醒过来。

……晕到不行了。

过去了几分钟。

不知道怎么回事,已经在罗念的背上了,纤细双手交扣在他的脖子上,身体完全和他贴合,脸颊也和他距离相当之近,近乎是可以细数他睫毛的程度了。

粉黛花海外是一段平地小路,外加上夏沫实在是轻得过分,因此,罗念分外轻松。

只是被夏沫的发丝时不时擦到脸,有些痒痒的不自在。

想着夏沫恰是自己的同桌,因而哼唱起了《同桌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照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听罗念轻声的唱,夏沫微微发呆。

「不想要你偶然翻照片才可以想起我,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每分每秒,都可以看见彼此。」她心里想。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

「只想要你娶我,嘛…日记就不给你看了,写了好多关于你的,才不给你看!」

“我也将有我的妻,我也会给她看相片……”

「你的妻只可以是我哦,我们一起看结婚照……」

“罗念……”

她小声呼唤了罗念的名字。

“嗯…?怎么啦?唱得太难听了吗?”

“好听,但是不许再唱了——!”好强势的宣告和无理的要求,让自己都惊到了,可是自己身为他的女朋友,这不就是自己的特权且是专属权利吗?

“好好好,那我给你唱《姑娘我爱你》总可以了吧?”

…好像没有听过,自己一般只听BY2和SHE的歌。

听他唱了起来——

“长长的头发,黑黑的眼睛……”

“我又不是长发……”自己真的好任性喔。

“那我改一下。”

旋即——

“短短的头发,黑黑的眼睛……”

耳边,夏沫轻声的娇笑了。

“罗念……”

虽然已经对他说了好多次,不知道他有没有厌烦了,可是…可是,自己还是想要对他说,因为,心里就是这样想着的——

“我好喜欢你哦————!”

有如蓉城妹子一般的调调儿,「哦」字尾音拉长了好久,温柔而甜腻中透露出俏皮可爱。

“嗯,我也是。”

“啊…!”

短促而可爱的娇声讶异,低头贴合着罗念的脸颊,想要羞红了的小脸钻进罗念的锁骨一样,分明是在害羞,却像是撒娇一样。

罗念只是在笑,真的不懂她羞耻的点了。

可以拉高声音想要让整个沙平坝甚至是双庆的人都听见的甜言蜜语,却又受惊于罗念平静的回应。

不过…很喜欢她这样子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