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他知道的太多了!

…山城的夜。

感受到另一个呼吸声渐渐平稳下来,已经睡着后,颜诗莹微微侧过脸望着他,小心的不发出一点动静,深怕惊醒了他,而后坐了起来,低头朝向他注视着。

他抱了自己的被子过来睡的,身体被卷在被子中,是转过身背对着自己的,像婴儿般蜷缩身体的睡姿,睡脸也如婴儿一样恬静。

不是第一次这样望着他了。

从小就是分开睡的,但从来不会允许他锁住房间门,怕他发生什么意外,因此,在夜间总会醒来几次,去悄悄的进到他的房间,看他如此熟睡,就安下心来。

心底涌出名为「安心」的情绪,很充实。

虽然不知道这孩子今天怎么突然变了性情,又是彻底的改掉了以前的想法,不再「催婚」她,反而希望她不再找,或许给别人讲的话,任由是谁,都会觉得这孩子太过任性,竟然干预这样抚育他长大的妈妈的幸福。

可是,自己却并不觉得,因为他有宣告——他会负起责任,应该负责的人是他才对。

在那时,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啊,这孩子终于理解自己了。

他的「催婚」,像个诅咒,困扰自己,也让他无法释然,现在……已经完全的解开了。

能够感觉得到,他不是心血来潮一时兴起的想法,而是认真的——

做了可口好吃的晚饭,其实味道真的很不错,可是自己还没到让孩子做饭的程度,所以姑且作出厌恶的态度进行打击,让他放弃掉。

突兀的提出给她洗脚,一开始有些莫名其妙,随后想着,这孩子大概是为了自我满足。

虽说用了如同直球攻击一样直白到极点的态度和说辞戳穿了他。

可要说心底里没有一丝丝的触动是不可能的。

——愉快而安心。

有一丢丢的小小成就感,总算没有辜负已经去世的姐姐和姐夫,再怎么说,也在这孩子还是婴儿的时候,就抱过他,哄他,帮着姐姐照料他。

…在冲动的做出了那个决定之后,时至今日,也不后悔。

一直以来,都将自己摆在「离异的单身妈妈」的位置上,而与自己离婚的,是「姐姐和姐夫」就是了。

…唇边不自觉的漾起微笑,笑容像浓稠的蜜,无法化开消散,始终散发甜蜜的清香。

轻轻的躺下来。

枕头放低,不然会落枕,被子不用盖到太靠近脖子的地方,双手放在被子外面的两边,刚好压住了被子,这样也不容易不安分的踢开。

——也是这么教儿子的,可他从来不听,强行做到了,就会失眠无法入睡。

…今天已经结束,早点休息睡觉吧,明天还要早些起来做早饭,虽说已经明确的告知了他不用再做什么,可还是担心他会抢在前面。

不过——微扬的唇角依旧没有收敛。

想要摆出一副扑克脸的表情,做不到——嘛,放弃了,就这样带着笑进入梦乡好了。

罗念的梦……

很奇怪但又很合理的,梦见了婚礼,和夏沫的婚礼,她穿着纯白婚纱,很美,又见到了妈妈,很幸福的表情,在微笑着。

接着,转到了儿时。

邻居家的小妹妹,青梅竹马一样,两家的父母关系也相当亲近,在他和她都还是小孩子,只可以做到坐着不会倒下去的程度的时候,就有一起拍照,照片……啊,想起来照片好像自己还有保留。

可惜,在之后,就从父母口中听说了,她一家要搬走了,搬去别的城市,真想不懂,双庆这么好呢。

人在做梦的时候,好像可以清晰的看见自己的表情,那时的自己,还不懂这意味着什么,但却情绪低迷,快要哭下来。

近乎是用哭喊的语气问她:「妈妈说你要搬家了,是真的吗?」

啊,在问出来后,眼泪也随同话语一起涌出。

她小手放在他的脸上,抹掉眼泪,然后被影响着,也哭了出来,一只手抹他的泪,一只手揉自己的眼睛。

轻轻的点了点头。

「爸爸说等我们长大了就可以结婚了,你不准和别的女孩子结婚喔,还有,你不要吃太多啦。」她用小手拍拍罗念已经有点肉肉的小肚子,「不然等你长大了,肚子都快和我爸爸一样了。」

……看她坐上了车,挥了挥手,告别。

像旁观者一样思考——所以,自己虽然很幸运的因为长相被不少女孩子喜欢,却也没有接受的原因,是这样的吗?以及,分明在其他事情上都很佛系随意的自己,居然会有腹肌,也是因为她的话吗?

…不,应该是碰巧,况且,梦境并不代表了是过往真实发生的。

睡、睡吧,明天还要做早饭呢。

啊……今天的卷腹忘记了。

睡梦中逻辑混乱到了极点,因此想着——在梦中做吧,紧接而来的又发出感叹……就连做梦的时候也想着锻炼,自己不会瘦死吧…?

——清晨。

…睡得好舒服且踏实,从未如此安心,因而在一觉醒来张开双手扭动着舒展身体后,睁开眼发现,身边已经空荡,看来儿子已经先醒来了。

“醒了吗?我做好小面了,洗脸吃饭吧妈?”

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真讨厌啊,还是不听话的去做了。

一面想着这件事的时候,一面感觉到了另外的不对劲。

“你先吃吧。”

听见他应了声走开去吃饭后,着急的进到了卫生间。

开始清理——属于女人的每个月很特殊的时期到了。

有一些烦躁的坐着。

好像…忘记买卫生巾了,家里没有用剩下的,啊……昨天就感觉快要到了,想着下班回家路上去买的,但因为在公司被叫住,于是就打断了思绪,回到家又被儿子反常的表现冲击到,一直到晚上等着他回家……

就这样给忘记掉了!

“呼……吸……”

双手放在脸上。

不可以生气,不可以急躁,情绪平静下来,身心放松,那孩子做早餐没有错——不要因此而感到冒火。

完全平复下来。

……罗念吃着小面,厨艺不如外面的面馆,不过也相当不错了。

她脸色并不好看着进去好久没有出来。

放下筷子试探性的问道:“是不是没有卫生巾了耶?”

卫生间——

“……!!”颜诗莹顿间拿开双手,讶异的望着眼前的…空气。

“没事。”

“我去买吧,你常用的是哪个牌子的哪一款?”

“……”

安静、安静。

等待…等待。

没有任何回应……

终于——

“不用了,你今天不是和对象约了去乐歌山吗?我先用卫生纸……一会儿我自己去买。”

冰凉的双手又再度放在脸颊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还是我去买吧!不然如果你去买的路上……的话,也很麻烦的,我很快就回来了!”

……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我说不用了!你一个男生去买什么?!”莫名的无法压抑的开始火大。

“男生怎么了?”

“也有男人帮家里买的吧?”

“再说了,你不是和我说过吗?只在乎自己在意的人的看法就好了,我完全不认识的人怎么想我为什么要在乎?”

沉默,沉默。

他倒坦然,理直气壮似的,反让自己有些难为情……

“这种事不就和很普通的去买豆瓣酱啊…打酱油啊一样的吗?”

……不,完全不一样。

从微微干涩的唇间流泻出只有自己才可以听见的叹息声,一直以来,和孩子的关系,其实都带有一点无法融入的「隔阂」,他很尊敬自己,有时候会有一种外人的表面客套式——

「您吃饭了吗?」

「吃了喔。」

「啊啊,这样啊。」

诸如此类,貌似关系很好,可却太过于另类的「相敬如宾」了,那孩子像在抗拒自己。

可是,从昨天开始到刚才,感受到了强烈的亲近感,完全没有了以前深感明显的距离感。

“「自由点」这个牌子的怎么样?可以吗?”

——是由明星蔡卓妍阿Sa代言的一个品牌,阿Sa甜美可爱的笑容,很让人心动,对这个品牌相当有好感,而且,自由点关爱女性健康,为灾区捐赠了不少物资,主要是本身质量也不差。

唯一的缺点……有点小贵!

“别买那个,太贵了。”她也知道。

“七度空间?ABC?护舒宝?”

……他是怎么会知道这些品牌……

捂脸,捂脸。

“最近几天气温应该都不会低的了,买冰感护垫吗?清清凉凉应该很舒服……”

…别说了……别说了……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么多?太奇怪了…

就在为此感到怪不好意思又惊奇意外着的时候——

“网面的还是纯棉的?”

网面干爽且吸收快,渗透性很强,而纯棉的则恰好相反,但优点就在于比较亲和肌肤,柔软舒服,不容易因皮肤敏感不适应而引起过敏。

……心如乱麻,还在为他所知道的而惊叹时,却又紧接着再度被他表现出的「我了解的不仅如此」而惊到失去反应…!

“随、随便就好……”

“怎么可以随便?如果是有条件可以做到勤快更换,又比较想要皮肤舒适一点的话,还是选纯棉的好一点,嗯…周末在家,先买点纯棉的?”

……是没有想着随便就好啦,那只是太过于难为情而用来想要敷衍过去的话,可这孩子意外的较真,有些「不依不饶」开来。

“我去买了!”

“马上就回来!一两秒一两秒!”

声音消失掉了…!

“啊……”终于安静下来。

洗漱过后,坐在了餐桌前。

已经盛好了小面,面的份量和菜的量搭配得很好,不会导致口感上有什么偏差。

碗中的热气触及脸颊,吃了一大口,暖暖的热热的很舒服。

在任何时间都可以吃冰凉的,但是唯独早上,想要一碗暖暖的早饭,心情都会好很多。

…一面吃着早餐,一面开始思考……自己的反应是不是太过了,或许如孩子所说,就当做「打酱油和买豆瓣酱」一样平常会好一些?

……倒也没有迂腐的羞耻感,并不觉得关于这段特殊的时间的存在是一件有多丢脸的事。

完全没有——!

只是,这孩子的表现还是第一次!

在以往的十几年间,似乎就连「卫生巾」和「自由点、七度空间、ABC、护舒宝」这些词他都没有说过。

……吃过饭后随手洗了碗筷。

也是这时候,门被打开了。

“我买回来了,你看下哪个比较好一点?”

在听见罗念的声音后,朝向他投去视线,只见到他双手拎着超级多的各个品牌不同款式的卫生巾……!

他提到的几个牌子都买回来了一部分款式,以及一些其他的品牌…!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

“因为我也不知道哪个好。”

“不是说了这个很贵吗?也买了……”

“贵有贵的道理!”

“你是不是没敢对店员开口问,就一口气买了这些?”

…害羞是很正常的。

“没有啊,我就是问了才买的这些,听她介绍,感觉都各有优点,侧重的体验点不同,想着万一放弃掉的那一款刚好是你很喜欢的呢,所以就都买了…!”

望着他,看他笑着解释。

好气又好笑。

……什么笨蛋儿子?

真是……!

“嗯,反正就这些了,两小时换一下,这样子一看,其实也没多少!”

他好像还嫌买少了的感觉。

…一定花了不少钱吧,刚打算开口询问这件事,就见到他背起了早就准备好的背包,拔掉了手机充电线,将手机放进了口袋。

“我去乐歌山了,带她放松一下,散散心,可能会让她心情好一点。”

“嗯,注意安全,不要去什么危险的地方,对人家女孩子也有分寸一点,别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习惯性的叮嘱了几句。

“我知道的,我不会在春天就做秋天才可以做的事,安心好了,我走了。”

……微微失神,没想直接的告诉他不可以做什么,他却已经知道,并且用一种「高明的直白话术」回应了自己。

——像是个有担当的大人了呢。

不过,视线投落到他买回来的大包小包的时候,就又不自觉否决掉了这种念头——谁家大人会做出来这种事呢?

嗯……

唇上漾了笑容。

自己家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