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心灵阴霾中的微光!

…身着蓝白校服,碎刘海的妹妹头,由于校服自行做过调整不再显宽大的原因,纤细身材也相当明显。

娇俏小脸露出明显的不敢相信。

从这一刻起,她的眼瞳中有了情绪。

动摇而慌乱的调转视线。

又小心翼翼的抬眼,仿若在窥探罗念的表情。

“…真、真的吗?”

从樱花色鲜润的唇瓣间,紧张的呼出了不太确定的话语。

她的手还停留在半空,无处安放的发抖。

“儿豁嘛!”

罗念不自觉的说了双庆的方言。

在最关键的时刻,往往只有简洁明了有如一击直球的话才可以表明态度!

她眼中的阴霾消退,脸上绽出了开心的笑容。

也被罗念相当直白的回应逗笑了。

“…你笑的时候是最好看的。”

罗念轻声道,勾起了他的回忆。

对夏沫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高一时他叫住了正在往台阶上走的她,她转身回眸,轻抿唇瓣眼瞳里仿若有光,眯眯眼绽放好气又好笑的表情。

声音也软糯好听。

只是罗念已经忘记了当时对她说了什么话,只记得夏沫的反应了。

“…真希望你可以一如过去的微笑啊。”

罗念一手接过了夏沫递过来的耳机,也拉近了和她的距离,耳机中响起的,是当下人气少女组合的一首歌。

「爱我的话…要回答…」

「我只等你等你一句话…」

夏沫只是娇憨的笑着,但罗念却已经看见了她发丝下发红到有如透着光的耳朵。

“班、班里女生也有说你笑起来很帅…”

“干净爽朗又温柔,像邻居家的哥哥…她们说,你如果上点心的话…都可以当全三中女生的邻家哥哥呢…!”

“啊…?”罗念略显失望的语气,“原来我竟然只能当哥哥这种非恋爱对象的角色吗…?”

“因…因为…”

声音很轻,夏沫两只小手纠结在一起。

下一秒,鼓足勇气对上了罗念的眼睛。

“因为你只可以做我一个人的男朋友嘛…!”

罗念完全处于被惊到的讶异,一只手放在心脏部位。

“好…好撩!”

第一次知道…自己文静娇憨的同桌,宣告关系时竟这样强势又果决!

有双庆女孩温柔的一面,也有「凶凶」的一面!

这时,在下课铃和“老师再见”的声音中,教室门被打开。

曲雅眼睛中第一时间映出了罗念和夏沫近距离凑在一起的画面。

“你们两个跟我到办公室…!”

夏沫看了看罗念,只好收起mp3和耳机,低着头跟在妈妈的身后。

罗念却是没所谓的表情。

年级教师办公室。

其他老师都去吃中午饭了。

安静中…

“啪——!”

课本被用力的拍在了桌上。

“嗨呀…曲老师,午饭时间了啊。”

“你还说…?”曲雅倒了杯水,冷漠的质问道。

“你有吃过一天三中食堂的饭吗?天天往人家一中食堂跑?”

「诶?」夏沫深感意外,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这种事。

“南园和北园的饭都好难吃哦,别人都说吃过我们学校的饭后,就可以直面任何苦难!我哪里吃得下去…”

“下午叫你妈妈来学校。”曲雅哼了声,虽说确实是有点难吃。

罗念一副不太情愿的抗拒表情。

“…这点小事不至于吧。”

曲雅不悦的瞪了罗念一眼,“是谈你这个学生的心态问题!”

“我心态蛮好的…!”罗念很是自信的回应道。

“那你说一下你的目标大学。”

——“双庆大学!”

“还是请家长吧,你觉得要不要请家长?”

“不要!”

“你说不要就不要?”

罗念差点被气到,血压已经上来了,原本都毕业好几年了,一时间还有些承受不住。

“那你问我…?”

夏沫用迷妹般崇拜的眼神仰望着罗念。

…好、好厉害!

由于重生前在发生了那件事后,罗念就和夏沫父母关系亲近很多了,现在还没有转变过来,自然没有敬畏心。

“你这是对老师说话的态度吗?以前老师还觉得你只是心态保守,没想到你性格这么恶劣!”

“行,你不请,我家访。”

曲雅火大到了极点,脸色并不好看。

“…你就不能让我妈妈省点心吗?”罗念极度郁闷!

一瞬间,曲雅和夏沫母女俩一起不可思议的看着罗念。

「这…这种理直气壮是怎么回事?!」夏沫默默的惊叹!

“你故意气老师是吗?”

………

解释又做保证了好久,曲雅才暂且放过了罗念。

“…曲老师,我今天有点事,想请假到下午最后一节课。”

“想都不要想。”

………

最终还是准许了。

在曲雅恼火的目光下,罗念一边笑着对夏沫挥手,一边往外走。

“妈妈今天不是故意要罚站你,下次课上不要明目张胆戴耳机,知道了吗?其他任课老师也总是找妈妈反映的。”

曲雅情绪柔和了些。

…总不可以告诉其他老师沫沫的真实成绩其实相当好。

因为控分是一种很恶劣的行为,会被人怀疑是想在最后时间打击其他同学。

而夏沫,其实从初中就开始这样做了。

她在初一时,小升初成绩最好的是班里另一位同学,而老师比较看好她,鼓励她超越那位同学。

于是第一学期夏沫考到了第一。

可老师却又鼓励那位同学超越夏沫。

夏沫对此极为反感!

不顾妈妈反对,选择了控分,不想做老师眼中成绩好的学生,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

“嗯…知道了。”夏沫敷衍的点了点头。

只要成绩好…其实妈妈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在妈妈的眼中…只有成绩。

“妈妈今天约了市里很好的心理咨询师,先带你去做一下心理测试,然后在外面吃饭。”

夏沫轻轻的点了点头。

虽说成绩不用质疑,但妈妈担心她关键时刻心态出现问题。

只不过…听妈妈的语气,也知道她认为自己大概率没有什么心理问题。

心里再度被阴霾填充,但在某一瞬,想起了罗念,阴霾的世界,仿若被投落进了一束光。

即使此刻还很微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