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他像粉黛花海,迷乱我心

“我回来了……”

卢芦家,露露丧丧的,没什么干劲的样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有些烦闷的摘下耳机扔在一边,和罗念在一起很开心是没有错,可是回到了家,亢奋的情绪完全平静下来后,心中萌生出的,是一种强烈的郁闷!

身边是穿着纯白蕾丝睡裙的妈妈,在吃着切好的水果看「雾都夜话」,爸爸站在后面给她揉肩。

家庭地位可见一斑。

“怎么了?不是去见经常和你一起的那个男生了吗?怎么还不开心?他惹你生气了?”

以往女儿和那男生见面后都是毫不掩饰的开心蹦跶着回来的。

“啊……”露露双手指尖穿过发丝,弄乱头发宣泄着情绪。

“他谈女朋友了,我觉得他是真的蠢!很蠢!很傻!恋爱有什么好谈的呢?好烦啊——!”

双手泄气般的垂落身侧,仰头依躺沙发。

“喜欢他就去追好了。”妈妈说。

“不喜欢。”

“你又小孩子脾气了是不是?自己又不想要,又不愿意见到别人占了去。”因为家庭条件很好,给露露买了什么穿的玩的东西,她都只是随便穿穿玩玩就失去了兴趣,甚至于有些买回来后碰也不碰,于是,打算送给亲戚朋友家的孩子,可这时候,露露就会很不乐意的抢回去。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她,不喜欢,不碰。

可是,却也不允许别人得到。

…实在太过了解女儿的性格了。

“女儿,爸和你讲,这男人啊全部都一个样,有女朋友的男孩子才好追求,随着确定关系的时间变长,他们往往已经对女朋友失去了兴趣,感情变淡,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这时候已经不是爱情了,没有那种对对方心跳的感觉,是类似于亲情的感情。”

“他是没办法对一个让他新鲜感很强的女孩子不动心的,你安心等等,等他腻了……”

爸爸分享着他作为过来人的丰富经验和心得体会。

“有你这么教女儿的吗?让她去当第三者?哦——那男生对自己女朋友腻了,以后就不会对女儿腻了啊?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揉你的肩!”

“我其实是想对女儿说——在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的品性了,这种男人,绝对不能要!”

…啊,爸爸义正言辞的圆了回来。

露露已经习以为常了,爸爸被妈妈征服后太过于压抑了,从没有胆子去付诸行动,只会过过嘴瘾,说的和做的完全不一样。

“那你对我腻了吗?已经变成亲情了吗?”

“怎么会?!老婆,我对你是三生三世都不会变心的,我们的感情,那比亲情还要浓厚,你不相信,我们再要个孩子吧?罚款随便罚嘛!几万几十万有什么?还会比证明我爱你更重要吗?”

露露笑眯眯的仰起头,朝向爸爸,语气很温柔的询问道:“老汉儿,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你们要是敢要二胎,我就从朝天门大桥上跳下去!报纸上再见吧!”

“这不是给你妈表心意吗?我的乖女儿诶,平日里你那么善解人意,今天是怎么了?”

“今天的耐心都给别人了!”

露露极度不耐烦的回怼了老汉儿,听不得他说生什么第二个孩子,深感火大。

“别听你爸乱说。”

妈妈放下水果,擦了擦手,温柔的抚摸着露露的头发,让她躺下来枕在腿上,指尖轻柔的拨顺了她凌乱的发丝。

“你们是不是在探我口风?”

“没有,你爸就是随口一说,你还不知道你爸吗?张开口就停不住了,乱说瞎编,别信他的。”

“爸爸跟我说你就是吃他这一套,才和他在一起的。”

妈妈回头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老公。

他也不好再说话了,女儿今天很不开心,平时都是和自己统一战线的,今天不小心触她霉头了。

“我只是没想好要找一个什么样的男孩子。”

“我没想去喜欢女生,都是为了骗那些男同学才随便说的,你们不要听信了……”

“我想当你们的乖女儿。”

“我以后不任性了,你们看我学习成绩也不差,我们学校贴吧和论坛都公认我是校花呢,我以后听你们的话就是了……”

听着女儿略带哭腔的话,妈妈心疼的将手放在她的脸上。

“没事没事,你爸乱说的,我们没想要二胎,宝贝女儿不就是用来富养的吗?爸爸妈妈赚钱不都是为了给你花的吗?说什么傻话呢?”

“你比妈妈年轻时候还漂亮呢,这么乖的女儿,上哪儿去找第二个啊?都怪你爸乱说!”

“女儿平时也从来不当真啊。”老汉儿委屈的低着头。

“你还说!”

“以后就不要找你爸这样的,真烦人。”

“嗯!”露露紧抿唇瓣,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了,别揉了。”

……呼,终于轻松了。

下一秒——

“洗脚桶呢?给女儿也泡泡,看你给孩子气得!”

……啊,家庭地位迎来了新低。

“宝贝,爸真的没有那么想,你永远是爸妈的小公主,你误会了爸爸没关系,但你不要伤害自己,知道了吗?”

“嗯,我知道了,对不起,爸。”

“我给你们母女俩准备洗脚水去了,嘞就是双庆男人最幸福的事…!”

“噗…!”露露终于破泣为笑,有些同情老汉儿。

妈妈却是心疼的用手抚摸她的脸,虽然女儿一向任性,个性十足,可说到底还只是个孩子,还会在心理脆弱的时候,仅仅因为爸爸无意间的玩笑话就产生紧张感,听着她说不会再任性的时候,没有欣慰,只是心痛。

“和妈妈说说那个男生是个怎么样的人?”

“嗯……他有腹肌,我很喜欢摸他的腹肌。我喜欢吃香菜,但我装作讨厌香菜,他讨厌香菜,又装作喜欢吃香菜,我就每次买有香菜的饭,把香菜全都给他,看他苦着脸还要说好吃我就觉得好笑。”

“有时候会想这个人可真虚伪啊,但看到他那种表情就又忍不住笑了,其实我们就是因为很多这种小事才关系好起来的……”

“那你觉得,他和你爸哪个好?”

“当然是我老汉儿好啰,我爸对我很好的,而且我爸以前不是也有腹肌吗?”

“你刚才还很讨厌你爸呢。”

“啊……矛盾和情绪不稳定是女孩子的专属权嘛!我爸能理解的!”

…另外一边——

原本在沙发上等待着他回家,并见到他回来后,就打算休息睡觉的颜诗莹,在儿子突兀的提出要给她洗脚后,深感意外又有被触动到的颜诗莹,点头同意了。

见到儿子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心底有些好笑,本以为他一下子长大了,可现在看来,只是错觉。

——诞生出这个想法后,却又紧接而来的否决掉了。

并不是,不对,不是这样——这种异样,是他沉浸在他的「成长」当中。

…大概有了解到他的心意了。

罗念——

妈妈坐在单人沙发椅上,她好像在笑,应该是感到欣慰吧,双手捧起妈妈的双脚。

虽说已经快要三十三岁了,其实,换种说法,也可以说她「才」「仅仅」不到三十三岁。

双脚白净,有些骨感,可以看到青筋,脚底并不皱……眼睛仿若被加上了滤镜一般,总之,唯美好看。

有涂酒红色的指甲油,第二脚趾甲像是有闪亮的银色碎片,而且指甲很小很圆,圆圆的璀璨。

轻柔的放入水中,其实很干净,即便只是沾染一下水而后擦干也没什么问题。

可是…从来没有对她这样过。

“怎么突然想起来了?”她问。

“尽一下孝心。”

她笑了起来,貌似并不是欣慰,而是一种看着小孩儿幼稚的行为感到可笑的样子,她的脸上也完全是一种预料之中的「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

“我记得你小学时候,老师布置家庭作业,让你们给自己的父母洗脚,你没有做,老师叫了我去,和我说,她问你为什么不做,你是这么和她说的——”

「有什么好洗的?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平时又都不洗,临时的孝心,一次性的孝心,也叫孝心吗?这次洗完了以后,不还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和学校面对领导视察一样,就立马挂起横幅,打扫卫生,老师讲课的态度都温柔了,视察结束后不还是和以前一样,有什么意思?真没劲,让人想笑。」

听妈妈大概的复述,罗念脸上的满足顿间凝固,像是飞向高空的风筝突然被剪断了线。

自己现在,反倒是变成了儿时的自己认为「没劲」的那种人。

……因为失去过妈妈,所以想为她做点什么,为她做了晚饭也好,为她洗脚也是,是因为以前没有过,所以想要去做。

可是,为了什么呢——

感觉眼睛温热,很不自在的别开了妈妈的视线。

“妈妈啊……没有觉得感动,但我感觉到了,你很满足,我看你眼睛里有泪花。”

…是为了一种自我满足。

“你一直都觉得我对你付出了太多,你这样子做,会安心一些,对吗?”

“为什么妈妈会没有觉得感动呢?会因此而感到幸福的父母,是很可悲的,因为平时孩子对他们都没有好过,突然的一次「孝心」,就让他们受宠若惊,感动到想哭。”

“可是妈妈没有,看着你只是健康平安的生活着——这就是对妈妈的「孝心」,是我唯一的需求,你会认为妈妈要求太低了,比起对你的付出,微不足道是吗?”

“知道千金买笑吗?你会觉得值吗?用千金去买一笑,值吗?不值,可值不值,是由那个人说了算的。同样,妈妈觉得很值,所以呢,你可以心安理得的,理所当然的,感到应该的,安心的,去享受妈妈对你的好。”

“如果你非要做点什么才会安心,那就随你开心好了,我也会配合你,让你获得这种安心,但是我啊……是不会因此而感动的。”

…只是低头继续为她洗脚,不知道在洗什么,又没有脏,很干净,可还是在洗,像是在逃避什么。

眼睛中的温热想要涌出来。

……啊,居然被她给说教了,果然,再怎么样,在她的面前,自己还是个孩子,她身上,像是有「妈妈光环」,对自己有压制作用,那双眼睛,仿若可以贯穿真实。

因为和露露倾诉后,被她「认同」,因此,不打算停留在「觉悟」的阶段,想要进一步的付诸行动。

结果——

招致了这个女人的说教,很少有的说教。

在她这里,是论心不论迹的。

仅仅只是称呼她为「妈妈」,对她而言,就等同于「一笑」的价值了。

“那个时候,我是这么对你的老师说的——”

「我儿子说的没有错,真不愧是我的孩子。」

“啊……被你教育了,真没办法。”恍悟的发出叹息。

妈妈抬起脚来,罗念为她擦干净。

她温柔的绽放笑容,还是像对待小孩子一样,揉了揉罗念的头发。

“好啦。”她收回双脚。

“你房间的电热毯好像是坏了,明天我再去买新的,今晚先和我一起睡吧。”

…三月的双庆,气温差距很大的,甚至可以在一天之内,感受到冬季和夏天,今夜,有点冷。

“……没事,也没那么冷。”罗念有些抗拒道。

“湿气很重的,小心生病。”

“嗯……那我去找一下睡衣。”

颜诗莹感到好笑的看着罗念走进了他的房间——有时候感觉他长大了,有时候又觉得并没有。

欣慰和困扰一半一半。

…穿上了咖色睡衣,罗念打开了电脑,输入夏沫的个人博客网址访问进去,网页加载完成,今天发布了新的内容,有些期待的点击——

「相约在乐歌山,粉黛花海,充盈着如棉花糖丝般的桃色光芒,他融入在这光海中,如梦如幻,看不真切,我以为他要离我而去,直到在丝丝缕缕的梦幻中,他真实的呼唤了我的名字,在我眼神重新聚焦时,他拉起了我的手,我反握住他的手,感受着他真实的存在于我的眼前……」

「他笑,眯了眼,眼眸似醉非醉,像纷繁的粉黛花海,迷乱了我的心,他亦静亦动,像山城一样……」

「…………」

「他在我前面,我跟在他身后,他停下来,身形被轻如薄纱的橘色阳光簇拥着,他如此耀眼,让我以为他要被光同化掉了,可是这时候,站在上一个台阶的他,朝向我伸出了手……让我与他一同融入了光……」

「待续……!」

嘴角无法抑制的上扬,含了肆意而甜蜜的笑。

——想到了一个绝对很棒的主意,已经开始期待明天的光景了。

关掉电脑,走进了妈妈的卧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