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别学习了!来和我谈恋爱!

“喔…?!你怎么知道是我?!”

……手机那端发出了相当惊喜意外的女声,听起来很开心的感觉,满心欢喜,有时候罗念都有以为乔乔是在恶意卖萌,可她又像是会仅仅因为一点小事就120分满足的样子。

“嗯,我在朝天门这边,啊…吹凉风,不是自己一个人,还有别人,对,女生,没有做什么,明天吗?明天我和别人约了,嗯,是夏沫,啊……我知道你很好看,我也觉得你好可爱……别笑了,你不要光听见「好可爱」这句话就笑了啊,喜欢这种事不是看感觉的吗?谁说的?就我身边这个女生说的……看彩信?等我先挂了看一下。”

挂断了电话,很头痛,很伤脑筋。

不是没有拒绝过女孩子,只是乔乔显然和别的女生不一样——完全的直球攻击,而且是目的性相当之强的直球。

实在记忆不起来乔乔的过去,她在高考后就搬离了双庆市,甚至具体有没有去参加高考,罗念都不知道,像是在那以后凭空蒸发了一样。

“谁啊…?”露露好奇道。

“我班长,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情况。”

手机响了,收到一条彩信。

是一张图片,拍的是画,罗念很明显的看出来了,乔乔画的是他,而在他身后,或者说作为背景的,是很小的蓝白色的星球,伴着星星点点的光,像是宇宙。

很快,乔乔再次打过来了电话。

“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是我吧?不过我没看懂什么意思。”

“你好笨哦,我想表达的是——你已经帅出地球了!”

“……”

“我想和这样的你谈恋爱!”

“……”

“又没有谁规定了只可以同时谈一个女朋友,对吧?”

“……”

“我还这么这么这么可爱!”

“……”

“啧,你是不是没在听?”

“对的。”

“骗人!没在听怎么会知道我问了这句话!”

“………”

一边,露露已经笑到不行了,从来没有见过罗念这副表情,完全的失去反应。

“考虑下呀,我很乖的,又可爱,还有钱,你是怎么都不心动的嘛?”

……什么推销式追爱?

“我好可怜啊…这样子了都不接受,什么?做朋友也很好?和女朋友没差?你不要骗我,那你怎么不接受我?你能不能成熟一点?说这种骗人的话不觉得幼稚吗?”

……该成熟一点的人…应该不是自己。

“喂…!”她声音突然认真了起来,短促而有力。

“和我谈恋爱吧!”

“是不是心动了?有没有?老实讲!”

…的确是有一点。

“说话呀!”

“…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

“学什么呀?你不就只想考双庆大学吗?我花钱都可以让你进好不好!爸——!可以进双大吗?我爸说可以!别学习了!来和我谈恋爱吧!”

……罗念一只手拍在脸上,真拿她没有办法了,夏沫的撩,其实只是她顺从内心的意愿鼓起勇气的坦白而已,和乔乔比起来,还是乔乔更让人无法承受,她的任性程度,已经让罗念觉得她在恶作剧捉弄人了。

“别开玩笑了。”

“好吧,那先挂了吧,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

食指向内弯曲,“啪”的合上了手机。

罗念从口中呼出了沉重的叹息。

“这女生可真有意思。”听到了几句通话的露露笑道。

“我要傻了我,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可能就是单纯的想和你谈恋爱啊。”

“不可能没来由的吧?”

…细细一想,前世并没有发生这种事,要说重来一次后有什么不一样,也只是因为自己醒来后发懵,迷糊着作出的举动,导致自己被罚了,而随之即来的,是同桌夏沫为自己说话,曲雅有被气到,于是和自己一起被罚站。

虽然其余的一切都如自己所熟悉的一样,可是关于乔乔,却有如诞生了一条全新的世界线一样,而导致原本的世界线出现分叉点,诞生出这条新世界线的——就是今天课堂上的举动。

…罗念有些在意。

和露露没所谓的聊着天,又再度回归到了日常的状况。

“你还记得我们俩以前的网名吗?”露露带有一丝追忆的语气问道。

“记得,我是悬崖勒马,你是回头吃草。”

罗念很清楚,因为实在太过个性了,有点像情侣昵称。

“现在想想真没劲,我觉得被很多人知道才有意思,只有自己知道就没什么意义了。”

“哈?我倒觉得这种只有两个人彼此知道的东西,才有点小浪漫。”

“真的假的?你那个小女友,不是想让全世界都知道她喜欢你吗?”

“啊,这个例外。”

“切…!我看你个猪儿虫以后也是个耙耳朵,天天被你老婆胖揍吧你,别看她现在像你说的这么乖,我告诉你,等结婚了,你就知道了。”

“哦哟?好吓人哦。”罗念故意用夸张的语气笑着,“你怎么好像很有经验这样子?”

“因为我妈就是,我爸说他之所以和我妈结婚,除了她好看以外,就是因为她温柔,脾气好,好说话,他还想着结婚了再包个二奶,三奶,没想到啊,我妈让他服服帖帖。”

罗念有些感到好笑的望着露露,听她继续讲。

露露拍了拍他的肩。

“所以啊,你现在最好是讨好我点,以后被打到没地方住了我还可以让你借住一下。”

罗念笑了笑,故作认真的顺下去问:“那你不也结婚了吗?你男人让你给我借住?”

“不给我就打死他。”露露朝向罗念挥了挥握起的白嫩拳头。

“……怎么说呢,我大概知道你妈妈的脾气了。”

“给你一拳!”

罗念还是仰头望着星空轻松的笑出声。

和露露关系很好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和她的脑电波真的很对得上,可以天南海北的胡侃一整天,可以无厘头的在一种「假设」当中认真的聊下去,一旦开始聊起来,一方就很容易把另一方的智商和心理年龄以及逻辑思维,全部拉低到与自己等同的程度。

可是在现实中的问题上,对方又会很好的倾听,给出不错的建议。

最初和露露关系好起来,是被一种强烈的虚无感充斥的时候,那会儿的状态完全超过了「佛系、随意」的范围,很是消极,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兴致,抱起吉他,却又放下,每天穿的衣服,也换成了带有兜帽的。

拉起帽子,低头,双手插兜走在人群中,很喜欢这样。

直到后来,她的双手放在自己肩上,轻轻的拥抱。

罗念感觉被她的拥抱治愈了,又回归到了现实,关系今此以后,变得紧密。

…不是恋人,但很喜欢这个好朋友,而这一次,也挽留住了她。

“露露,好虚无啊~~”罗念故作忧郁。

“我看你是好虚服哦,找你女朋友抱你去吧。”

“哈哈哈……”

“话说,我记得你不是没手机吗?刚买的?好意思和你妈妈开口要钱啦?”

“不是,我自己的钱。”

“你有个铲铲的钱你有!实话实说,哪来的?”

“你就当我买彩票中奖了。”

露露深感意外,对上罗念的眼睛,“真的假的?你不是不碰这种带有「赌性」的东西吗?”

记得他说赌场得意别的地方就会失意,当时还对他相信运气的说法感到可笑。

“我不是说了「就当」吗?”

“还有啊,帮我想个理由,我妈问了和你一样的问题,我该怎么和她解释?”

“我真想给你一拳!凭什么对我就这么敷衍,就要「就当」,还是彩票这种不靠谱的东西啊?!”

露露伸手捏了捏罗念的脸,郁闷道。

“嘶…!你要是这么说,估计是一笔不小的钱。”在玩闹过后,露露一副认真的样子,正经起来,思考着合适的理由。

稍加思索:“所以,需要一个特别真的来由。”

旋即,抬手打了个清脆的响指,得出结论:“不如就对她说你去卖身了吧!听说男妓也很赚钱的!”

“……好真。”完全无言以对了。

“就说街边抽奖中的手机呗,钱你不是还没和她说吗?”

“我感觉你在报复性的敷衍着我。”

“知道就好。”

“对了,你不是说要我帮你个忙吗?是什……?”

“嗯?”露露的手机响了。

“等一下,我朋友。”

露露接通了电话的第一时间,就听见了哭声。

“安慰一下……我……”

“我失恋了…啊…他不接受我的表白!!”

“……你这是还没开始恋爱吧?”

“啊…!!!我让你安慰我!!”

罗念耳朵动了动。

这声音…似乎有那么一点点耳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