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人家会一脚踢飞你啊!

…浪子主动回头,不再贪恋花样情缘,散去一身浪气,开始专情后,就叫做「自废武功」。而被女孩子主导,被迫放弃大片森林,就是「被废了武功」。

然而,罗念并不是浪子,只是被人爱着,却不去主动爱人而已。

过去,对待为了他放弃一生的妈妈是这样,对于将所有爱恋藏于心底,化作文字故事的夏沫,也是。

“真的啊?”

见罗念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露露深感意外。

“你不是不喜不悲,不爱不恨,不争不斗,不明不白的吗?”

虽然很想反驳露露最后的「不明不白」,可是细想了下,确实是,在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时,总是已经太晚太迟了。

“那是个什么样的女生?说说嘛。”

扭头看向好奇的发出询问的露露,总感觉到她有闪现过一丝的落寞,大概是错觉,虽说和她关系很好,宛若知己,超越了恋人,打情骂俏也是常有的,可和「恋人」没什么关系。

“她啊……是个让人有点心疼的女孩儿……”

双手十指交扣,放在脑后,支起腿,望着星空,将关于夏沫的,可以诉说的部分,全部告诉了露露。

露露望着罗念,听他讲,看他脸上露出笑,看他时而皱眉伤脑筋,又笑着释然,看他好像真的喜欢那个女生。

唇瓣不自觉嘟起,视线往下落,几乎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嘴唇,回过神抿了抿唇。

“这样啊……”

“你是真的喜欢她吗?”

“嗯,她声音很好听,笑起来也好看,又很懂事,容易害羞,可是主动撩拨的时候也让人有点招架不住……还有……”

“停——!我不是让你夸她说她优点,喜欢这种事…不是看感觉的吗?”

“感觉?很好啊。”

“给你124!”

“哈哈。”

…吃掉了所有蛋糕,拇指轻轻抹了下唇角。

露露也躺下来,小腿搭放在罗念的膝上。

轻声道:“我不希望你觉得自己像个救世主,有想过她或许只是因为太过抑郁,才喜欢上你的吗?有想过如果你让她好起来了,她会喜欢别人吗?而且,听你讲她成绩很好,大概率你们不会到同一所大学吧?”

“是认真的吗?还是只想着在这个青春时代的特殊节点留下一点今后可以回想,感叹一下的浪漫往事?”

“说这话太伤人了,好像我多情了一样。”罗念笑道。

夏沫是早在抑郁之前就对他有好感的,虽然不得不承认,在抑郁后是对他更为依赖了,就像她依赖于音乐和玛丽苏故事来自我消解,抵消负面情绪,好可以活下去一样。

可那份爱恋,罗念相当确信,是真的没有错。

不过——

罗念伸手揉了揉露露的短发,即便重来一次,她还是那样懂自己。

…的确是抱着拯救的想法,对于夏沫而言,是救世主。

“你呢?”他问露露。

“什么?恋爱吗?没考虑过,我还太小。”

“……小吗?”

“小啊,我还是个孩子呢,每次和你嘻嘻笑笑都让我感觉自己很幼稚,只是这感觉也不坏就是了。”

身为一中公认的校花,收到过不少情书,很烦人,于是故意的传开了不喜欢男生这样的话,然后……收到了女同学的表白。

可是,关于恋爱,没有什么概念。

爱不起来谁,也不想去爱上谁。

…微微斜视,只是看着这家伙的蠢样子就很满足了。

“很大啊。”

“……警告你不要乱看,也不要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安静下来,一起吹风。

“对了,你妈妈呢?是不是被你催到厌烦了,真的给你带回来一个叔叔你就开心了吗?那样的话,唯一的外人,可就是你了啊。”

“没有,我没催了,也不想她找别的男人了。”

“什么意思?”

“过去是我太蠢了……”

…听着罗念讲他对颜诗莹的坦白,露露左手撑起身子,讶异的望着罗念,眼睛里都有闪光,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

“幺儿,你觉醒了咩?!”

“你知道我听你说的时候我有多不敢相信吗?”

“我就——「哈?!这家伙是在讲别人的事吧?这还是他吗?不会吧?这蠢货脑子终于转过来弯了?」”

“喔哦…?你是有多意外啊?也不用这么想我吧?”

“切…!你是不知道,以前听你抱怨,听你向我倾诉,我表面上「啊啊,是呀,如果她可以找到个男人就好了啊,她大可不必为了你做到这样啊,你的想法是对的」,可是我实际的想法是——”

“可真是废物啊,这人的智商是都分给脸了吗?”

“和他交朋友我脑子不会也坏掉吧?得减少一下联系的频率才行啊。”

“喂喂?怎么从来不和我说这些感受?”

罗念都有被打击到。

“那是因为除去这点以外,你还是值得被当做朋友的,不过每次你说到你妈妈,我就想真的给你一个124了。”

真心的为罗念的转变而感到开心。

他终于开窍了,让人刮目相看,说出了一番有担当而不再一味的懦弱逃避的话。

“看我看我……!”

“干嘛?”

罗念投过去视线——

露露双手放在身后,拉紧了宽松的宝蓝色休闲T恤,凸显出完美身材。

“怎么样?大吧?”

“别说这种我听不懂的话啊,我还很单纯。”

“滚啊!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平日里的穿搭,只是显得秾纤合度,一旦穿上修身的衣服,就会显露真实身材,外加上168的身高,简直完美。

“夸张点说,你如果真的是这么想的,并且可以实际做到,那你真的有实现自我拯救,也拯救了一个女人,一个女孩,还收到了我这个好朋友的真心认可。”

“说吧,有没有什么想让我帮你的?无论是金钱,还是精神上,我都支持你!!”

罗念有些感到好笑的看着比他还激动,还要火力满满的露露。

终于了解了,原来以前的她,根本没有完全认同自己这个好朋友。

“要说有什么可做的话…你就按我说的做——”

“嗯嗯!你说!”

“重复一下刚才的动作,对对,就是让衣服贴身一些。”

“然后呢?”

“然后,咬紧嘴唇,脸红一点,眼睛里有点水雾,委屈想哭,又故作坚强,最好是比较难为情的表情,脸稍微侧一下,视线躲闪一点,嗯对,这个角度刚刚好,然后用你最好听的声音,弱气一点,对我说——「请别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

“人家会一脚踢飞你啊,滚!”

露露没好气的用力握拳捶了一下罗念。

——可恶!害自己那么配合他,完全被戏耍了!

“你现在要注意说话的分寸,知不知道?你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万一让我对你动心了,有多可怕你知道吗?”

“啊啊,一想到有两个女孩为了我争风吃醋,互相攀比着对我好,想想还有点美妙。”

“妙你妹啊!想都不要想!”

“知——道——了——”

像是故意的一般,拉着长音对露露说道。

只是明知道她和自己不会有朋友之外的关系,才如此随意,外加上,相隔数年,再次见到了她,还是没有任何隔阂的,可以袒露心声,她也敏锐的洞察到了自己的想法,情绪无法平静下来。

“对了,我还真的有一件事想你帮一下……”

“什么?和我客气什么呀?还绕弯弯?”

在露露应承时,罗念的手机响了。

露露没有打,也不是夏沫的,只有一个可能性了——

“喂?班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