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对你,只有喜欢!

“喂……?”

接通了电话,却没有听到对面有任何回应。

时间仿若静止不移,曲雅和夏卓才都有些困惑的望着夏沫,完全不能理解眼下是什么样的状况。

“罗念吗?”

“嗯…是,那个……”

罗念也不知道该怎样开口了,就不该听妈妈的话,这样突然的打电话给夏沫,告诉她妈妈想要请她来自己家里,这种事根本很难做到…!夏沫绝对会拒绝的吧?才仅仅确定了关系的第一天而已,甚至今天都没有结束。

虽说他心性和人生经历远超此时的年龄,可对面的女孩子,毕竟是夏沫。

……外加上,妈妈的恋爱经验,意外的……是零!就连最简单的和男性牵手约会的经历都没有过。

听从她的安排,只会让事情变得糟糕吧?

“我是想和你说……”

罗念一面继续和夏沫通话,一面深感伤脑筋的看着妈妈,她还在低头吃饭,从沾满料汁的唇角偶尔发出「真好吃啊」「味道还不错」这样的评价。

分明最初的时候是说有些差劲的,仔细想想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做饭的借口吧。

这时,她抬起头,露出一副「你不和人家说话看我做什么」的表情。

“啊…明天可以到我家里来吗?”

纠结着,索性放弃了思考,过于直白的询问道。

“真的吗?”

超出预想的,听见的反而是很期待的声音!

“等一下,我问一下我妈妈。”

…曲雅和老夏互相看着对方。

“可以,你和他说,让他明天晚上也到咱们家。”

“嗯!我和他说!”夏沫小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很是雀跃,整个人都元气满满的样子。

在她将父母的态度转述给罗念的时候,曲雅微微皱眉望着老夏。

“你不要想太多了。”老夏一眼看出了老婆的顾虑,她在担心这样见家长是不是太快了,“不算正式见双方父母,你就当你的学生早恋,你叫来谈话。”

“不过可不要犯你的老师病,给拆散了,我只是让你心态上这么想。”老夏事先说好。

曲雅点了点头,表示自有分寸。

而夏沫却是一丁点都没有听进去,完全沉浸在和罗念的通话中。

“诶?我爸妈喜欢什么?不用带礼物啊!”

“我们都是学生,只是来家里吃吃饭,不用买什么东西带过来的!”

夏卓才第一时间说道:“别让他带东西。”

“有什么好买的?我们家又不缺什么。”曲雅也拒绝道。

夏沫将手机拿远了一点。

“妈!又不是我们缺什么人家罗念才买什么,第一次来我们家里带点东西是一种礼貌,他是想要给你和我爸留下好印象…!”

旋即,小手将父母推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被关在门外,曲雅和夏卓才完全处于傻眼的状态。

“老夏,哎?老夏,你看看你女儿!不是她一开始说别让那孩子带东西的吗?怎么我一说她倒开始顶撞我了?”

曲雅用手背碰了碰老夏的胳膊,对女儿的态度生着闷气。

“女儿这是护着那小子呐,谁让你说话听起来这么刻薄的,虽然本意上是好的,是拒绝,可是听着难听啊!”

老夏双手背在身后,悠哉的吹着曲儿走回了卧室。

“怎么就难听了?”

“还是我最懂咱们女儿啊——!”老夏十分得意,表情欠欠的。

……罗念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舒服的躺在床上。

“明天早上我们先去乐歌山吧,爬爬山,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感受下自然风景,心情也会好很多哦?”罗念提议道。

和她一起相处的罗曼时光越多,她心底的阴霾被随之取代,就会越少。

“嗯!听你的!”

“罗念,我感觉好梦幻哦,晕晕的,就在一起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开心,幸福得不真实。

“罗念?”

“嗯。”

“我喜欢你。”

在呼唤了名字后,紧接而来的,小声宣告。

罗念嘴角也不自觉的微扬。

她在用她的方式,确认着这一切,不仅是罗念对她告白,她也想要鼓足勇气,认真的对罗念表白一次。

彼此确认,双向奔赴。

“罗念?”她又喊了自己的名字。

“嗯。”再次回应了她的呼唤。

“我好喜欢你。”她声音渐渐拉高。

“罗念?”

这一次,不等罗念给予回应,夏沫以正常声音但语速很快的说道:“我最喜欢你了——!!”

“你到底要说多少次啊?”罗念笑着说道。

“我会一直对你说的…我会一直、一直、一直喜欢你!只喜欢你!”

手机放在耳边,听着传出的可爱女声,感觉耳朵都在发热,分明这样大胆的说着的人是夏沫,可是自己却也跟着感受到了同样的心情,心脏在怦怦跃动,名为「甜蜜」的情绪涌上心头,拉扯着嘴角,轻轻上扬,无法收敛回来。

她勇敢的A了上来,让自己招架不住。

“你会不会怪我告白得太迟了?”罗念沉下声来问道。

在妈妈的教育下,自己一直都是很佛系随意的状态,虽说因为长相不错而收到过很多追求,可是从来都没有要去谈恋爱的想法,只是想着,平静的生活着就好了。

唯一心动过的人,就只有两个,夏沫是其一。

可她是自己的同桌,而她平日里也都独自一人的样子,一开始没有开口,后来更没有机会开口,渐渐的错过,直到毕业各自去向他方,直到听见了她生命结束的噩耗,从曲雅手中接过了她的「遗物」,才深感后悔。

“嗯~没有!”

夏沫声音轻柔,“是我没有勇气和你说,我怕自己会给你压力。”

她只是默默的自己承受着。

“嘛……”

罗念坐了起来,呼出口气:“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妈妈她…现在好像对我没有那么严格了。”

“别怪她,也不要对她发脾气,父母……也有父母的困境啊。”就如夏沫的让人怜爱,曲雅的可怜程度也不会少多少,她和女儿一样,都是被困的人,她困住了自己,也困住了女儿。

好久,夏沫才轻轻的“嗯”了一声,答应下来。

“不过呢,你可以随便对我,你的任性也好,小脾气也好,不开心也是,都可以对我……”我全部接受。

要说原因的话,自己,可是这个女生的男朋友啊。

“我对你……”

“只有喜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