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应该负责任的人,是我

“……哦。”

握着杯子的手定格,目光游离了下,杯子放在桌上后,从唇间呼出了超乎想象的淡定。

她继续低着头吃饭,反而夸赞起了罗念的厨艺。

“这是什么反应啊?妈——!”

完全不在预想当中,不是生气说什么早恋,虽然早就想到了以妈妈的开明和包容而言,再怎样也不可能生气的,可却也不是惊讶新奇和开心之类的情绪,仅仅只是——倾听、接受、给予反应——绝对平静的反应。

“我只是在想,感觉你突然间长大了,会自己做饭,还谈了女朋友,快高考了……嗯,真的长大了啊。”

她低头在说,一向的她,看人都是用定定的眼神,此时的态度却有些躲避的样子。

一时间,罗念也不知道该怎样,只是想着是一件开心的事,反正妈妈也不会生气,告诉她也蛮好的。

可是,眼下她的反应,让人深感困扰。

…总觉得是有些落寞呢。

同样的,在夏茉的身上,也有感受到过这种落寞。

…渐渐的理解了一切。

——就如夏沫在今天之前,所有的人生,唯一的目标是考上她妈妈定下的大学一样,妈妈的人生意义……也只有抚养自己长大成人了吧?

因此,在她发现儿子已然成长后,感觉到了人生目标的完成且消失,不知所措着,存在感仿若变得虚浮。

“嘛,这样也好了呢。”

她抬起头仰着脸,绽放温柔的微笑。

“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如你所愿的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今天我们总编还表达了想要追求你妈妈我的想法。”

“什么…?!”

罗念顿间情绪拉升,完全抗拒的状态,不自觉的紧张道:“那你同意了吗?”

“……你反应这么大干嘛?”

颜诗莹讶异的望着罗念,他一直以来不是都期盼着的吗?从他脸上的表情中读取到的既不是释然也不是开心或心满意足,反而是并不乐意的样子。

“你才是吧。”分明只是说了下交到女朋友了,就一种人生意义已经圆满了的气氛,仿若无憾了一样,简直吓到人了。

“我没有答应,拒绝了,那种男人,怎么可……”

就此打住了,因为听见了罗念安心的舒了口气——

“那就好。”

“嗯?你不是经常催我吗?怎么现在又……”看着儿子的反应,实在感到好笑。

“妈,你听我说,我想清楚了的。”

罗念放下筷子,认真的对上了妈妈的眼睛。

表态道:“一直以来,我都受到你的照顾,我不能理所当然的承受你的照顾,所以我内疚,感觉自己拖累了你,总是想着你不用管我,你去追求你自己的人生就好了,可这不就是不负责任的想要把你推给别人,把自己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的混蛋行为吗?”

颜诗莹感到鼻子酸酸的,眼底有什么在刺痒。

“我应该让自己值得被你这样对待,配得起你的抚养之情,而不是,不去分担你的辛苦,不去关心呵护你。只是一味的想让你对我放手,真正应该对你负起责任的人……是我才对!”

忏悔,自我审视,真诚而坚决。

颜诗莹又低头吃饭,只是好像有什么掉进了碗里,有什么痒痒的从眼中滑落到唇间。

…不顾一切的抚养了他,可是他却催促着自己对他放手,去抓住另外的手,虽然自己只是摇头拒绝,从来没有斥责过他,可心底里,一直都埋藏着一丝丝的怨恨,他不理解不明白。

就如他所说,那种将自己推给别人的行为,真的混蛋到了极点。

在他理解的刹那,心中所有的委屈化作眼泪宣泄而出。

“要纸巾吗…?”

听着他小心翼翼的询问,余光瞥见了他捏着一面纸巾的手。

哭笑不得的用手打开了,“拿开…!”

“那我帮你擦吧。”

他的双手捧着自己的脸颊,拇指往外抹掉眼泪。

“你走开,不会擦眼泪就不要擦了,真的是……”

反应过来后气恼着拍开了他的手。

“抹到我一脸都是…!”

“你说话的这种技巧放一点在豆腐里面,味道都好很多了。”

“嗯?什么意思啊妈?”罗念完全不懂的状况。

“是说你说话比麻辣豆腐还让人肉麻呀…!”

“……哪有?”

“再说了,什么叫「技巧」啊?你以为我在骗你开心吗?我这是醒悟后的真情流露好不好?!”

“别说了,快吃饭吧,都快凉了。”

…总之,她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对了,妈,你要不要辞职好了?”

“嗯?说什么傻话。”颜诗莹被儿子突然的提议逗笑了,“是不是职场打压的剧看多了?觉得人家追求不成就会针对妈妈?”

“没有啊,我没看,我最近在看浪漫满屋,我只是没来由的就想这么说了。”

“啊……虽然待遇也还好,不过…是有点腻了。”

毕竟,从毕业后就开始在山城出版社工作了,想换别的工作,就意味着要从头开始,甚至待遇也是,这样的状况并不想见到,可是继续在这个行业…也感受不到什么新鲜感了。

“嗯…等你大学毕业后我再考虑要不要换一份比较喜欢的工作吧。”

“你现在想考哪个大学?”

面对妈妈的询问,罗念第一时间道:“双庆大学啊。”

“目标那么高?!”

妈妈反倒是有些不自信,“没有别的学校了吗?”

“……没有,我有把握的。”

时间还充足,自己底子也不差,外加上学霸女友辅导一下,轻轻松松。

“你自己决定就好,不要太勉强了。”

…妈妈一直以来的低要求,也导致自己被影响,心态很佛系。

吃着饭,最后一口麻辣豆腐都被她吃掉了,突然想到——

“那个女孩子人怎么样?你怎么快高考才谈恋爱?”

“很好啊,长得也乖,学习又好,只是因为她妈妈要求太严格,所以有抑郁症了,嘛,毕竟不是所有妈妈都和您一样的,我是想着陪陪她,缓解一下她的压力,她今天情绪就好了很多。”

至于更多的,就如夏沫在悄悄以他为原型写言情小说这件事,以及夏沫已经将他当做高考之后的目标了,这样她才得以活下去,这些都没有必要告诉妈妈了。

“这样啊……那应该会很累吧?我听人家说抑郁症都是经常动不动就发脾气。”妈妈有些担心。

以前夏沫都是自我消解,克制压抑着,她甚至并不懂她是抑郁症,可是现在看完医生,相当于剖析了自我,完全直视她的处境,因而和以前不同,开始情绪失控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无论怎样,都要拯救她,没办法看着她离开这个世界,她还有那么多梦想,还有大好人生。

“应该不会,轻度的。”报喜不报忧。

“明天带家里来吧?”

“……妈,哪有这么快见家长的?这也太快了,人家女孩子都会被吓到的!”

对妈妈的提议完全理解不能。

“你打电话过去问问。”

“……好吧。”真是有够任性。

没有避开,取出了纯白的LG冰淇淋翻盖手机。

“你哪来的手机?”

“这个我等下和你说,我先听你的打电话问一下。”

拨通了夏沫的手机号,没响几下就接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