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同桌!我喜欢你!

…双庆市,三中,高三七班。

讲台,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的曲雅老师,在为下面的同学打气。

“虽然高一高二的时候成绩不好,但是!现在也还来得及,咱们班最近的学习氛围很好。”

“希望大家都努努力,不要松懈,不然的话,你们也就考个咱们三中的附属大学——双庆大学了,听到没有?”

曲老师的视线时不时投向一个角落。

…妹妹头的女生,mp3放在课桌上,戴着耳机,双脚踩着椅子下的横撑,支起双腿,一本玛丽苏小说铺在上面,她低头在看。

——夏沫,也是曲雅老师的女儿。

即使她没有说什么,可脸上还是有些不悦。

而就在这个时候。

夏沫身边的男生,一脸迷茫的抬起了头,眯眯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却又不可思议的瞠大了眼睛。

视线从讲台开始移转,最后不敢相信的定格在咫尺之距的夏沫身上。

“啪——!”

曲雅用力的将课本拍在桌上,深感火大的将双手环在身前。

“来,罗念,你站起来说一下我刚才说了什么?”

一时间,班里同学全都望向罗念。

曲雅对罗念一直都有很大意见。

他成绩处于中游,但却和别的同学不一样,别人是实在提升不上去,而他却是不去主动提升。

一种只要不掉下去就好了的心态,保持现状,不争不斗。

五官端正,班里女生对他的长相评价也不低。

但却不顾形象。

总之是一个很安于现状的学生,仿若不喜欢别人注意到他一样。

曲雅自然是怒其不争的。

…罗念站了起来。

然而,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

他却自顾自的走到了教室外。

抬头,是高三(7)班的牌子。

然后,以「果然」的表情看向曲雅。

“嬢嬢,今年是09耶?”

“这是南街三中高三七哈?”

全班同学完全处于傻眼的状态。

曲雅更是相当恼火!

“罗念!”

“我刚说完咱们班学习氛围好,你就和老师作对是吧?”

“现在什么时间了知道吗?三月!三月末了,马上就要四月份了,距离高考还有几天你自己算算!”

“你还在这里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你是第一次到这个班上课吗?”

“还叫老师「嬢嬢」?是不是还没睡醒?”

“你喜欢在外面站,你就给我站到下课!”

曲雅近乎是气到不行。

“老师,罗念可能是学习压力太大了。”

夏沫摘下了耳机。

很白净好看的女生,只是眼神没什么情绪,甜丧甜丧的。

“你也给我出去站着…!”

见到夏沫帮罗念说话,曲雅愈发生气,罗念压力大?罗念是一点都不给自己找压力!

但凡努力努力,也是上游,曲雅见不得罗念这种可以争却不争的心态。

在一众人的注视下,夏沫收起mp3也走了出去。

甚至自觉的关上了门。

“老师……”

又一个女生发出声音。

“乔乔同学,你高二当班长的时候,经常让罗念抄你作业,老师有没有说过你是在害他?”

“啊呀……”被叫做乔乔的女同学,有些伤脑筋的昂着小脸,却又绽出乐天派的笑容:“反正他也会做呀。”

“再说话你也一起出去…!”

“哦。”

……

教室外。

罗念以一种怜爱而心疼的目光望着他的同桌夏沫。

他在第一时间认知到了自己是重生到了这个时间!

原本他已经毕业工作了好几年,成为了一家公司的高管,也有了五百万的存款。

然而,余后人生却毫无乐趣!

夏沫,他的同桌,一直都暗恋着他,甚至以他为原型而幻想,写了一本言情小说。

可是当罗念知晓这一切的时候。

是从夏沫的妈妈,曲雅老师的手中接过被她称为「遗物」的一个本子后。

罗念读完了所有,无声的流泪,伤心了好久时间。

夏沫表面上和他成绩差不多,可实际上,却是个控分学霸!

关于曲雅是夏沫妈妈这件事,现在也就只有罗念知道。

曲雅学生时期的目标是清北,却没有如愿。

于是将希望寄托于有如天才般的女儿夏沫。

夏沫的人生意义,仅仅只是考上母亲没有考上的大学。

曲雅也知道女儿控分,每次考试后,都会让夏沫再在家里做一次,真实成绩保守在年级前十!

最终,高考如愿考上了母亲定下的目标。

也是那一年,开学的第一个学期。

夏沫因重度抑郁症,迎来了生命的终结。

高考结束,她人生的意义也被结束了。

曲雅哭到撕心裂肺,却也唤不回女儿。

在生命终结之前,都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的不对劲。

罗念也是参加葬礼的那一刻,才知道了一切。

知道了夏沫一直都是孤独的。

她喜欢戴耳机听音乐,是因为可以随着音乐的旋律而停止思考,不会再乱想。

她总是喜欢看一些前几年流行的玛丽苏小说,是作家可爱淘的忠实粉丝,是因为她想忘却现实世界。

她默默的喜欢着罗念。

利用完成了妈妈定下的学习目标后仅有的一点时间,写下了一本以她和罗念为原型的小说。

她想要以此来实现自我治愈。

她控制不住的写下了悲剧的结局。

却又撕掉藏起来,写上了幸福美好。

现实却无情的有如她撕掉的结局,她还是没有治愈好自己。

而罗念下意识的喊曲老师「嬢嬢」,也是在夏沫离世后,经常去看望她,这么养成的称呼。

“呼——!”

而在大学毕业后的几年,妈妈也因病去世了。

此后的人生,罗念没有感到任何乐趣。

爱自己的,和自己爱的人,全都离开了。

但是现在——!

他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罗念心态也好了很多,笑了起来。

他看向夏沫。

仿若是感受到了罗念的目光。

夏沫摘下了一只耳机,递向罗念。

“你要听吗?超好听的。”

罗念笑了,夏沫总是喜欢说话的时候带有一个「超」字,不论适不适用,这熟悉的感觉…再一次感受到了!

“同桌……”

“嗯?”

“我喜欢你——!!”

“哦。”

………

后知后觉的——

“诶?”

“诶?!”

“诶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