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开局被幼儿园妹妹碾压
  • 我的校花分身
  • BlackKing
  • 4677字
  • 2022-03-28 09:14:16

这是一本轻松的日常小说,也是一个有关青春的故事。

故事开始于2017年8月中旬的第二个星期六……

001开局被幼儿园妹妹碾压

“爸,你放心!我一定能考上清华……”陈雨睁开眼,就觉得眼角有些湿润,又一次梦到父亲,还是那份承诺,让他的心情变得沉重了几分。

一年前的一次事故,陈雨永远失去了父亲。

从那一刻起,陈雨立誓一定要考上清华,将来照顾好母亲和妹妹。

只是一年过去了,他的成绩并不理想,高二期末考试的成绩,他排在班级第十八名,年级二百六十五名。

“小雨,你好些没?都快十点了,起来了没有?”门外母亲的声音传了进来。

“妈,我起来了。”陈雨揉了一下还有些昏沉的额头,昨天和同学去玲珑山游玩,不小心掉到玲珑潭中,回来路上吹风着凉,晚上还发了一场低烧。

推门走出自己的房间,就听到客厅门口母亲的声音,“小雨,锅里有荷包蛋,我出去买点菜,你辅导小雪做下作业。”

“好的。”陈雨应了一声,就看到正趴在客厅茶几上趴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脑后扎着羊角辫,一身蓝白相间的公主裙。

看着小女孩的背影,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柔情,这就是他要一生守护的妹妹陈雪。

走到餐桌前,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拿起一块奥利奥饼干吃了起来。

这时,就听到妹妹陈雪的声音,“哥哥,我数学作业写完了,你帮我检查一下吧。”

“好的。”陈雨应了一声,走到妹妹身前,将数学题册接了过来。

不过,他只看了一眼,便皱起眉头。

“小雪,你这几道题,再认真看看。”陈雨说道:“从第一题开始看,你计算的答案都有错。”

陈雪接过题册,认真的看了一遍,奇怪的说道:“哥哥,没有错啊。”

“没有错?”陈雨眉头微微一扬,轻轻叹了口气,将题册拿过来,指着第一道题说道:“你可看清楚了?”

陈雪便凑过来,只见数学题册上是一张图画。上面有十根香蕉,其中四个被划掉,题目是让列出算式写出答案。

“这个应该是十减四等于四,你写的十减四等于六,还说没错?”陈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还有,这下面的题。”

陈雨指着第二道题,只见两个图框中,各有四只鸭子的图案,说道:“这是应该是四加四等于六,你写的四加四等于八,快点改过来。”

“可是……”陈雪瞪大眼睛,有些疑惑的还想说话,陈雨却把数学卷子放在茶几上,摇了摇头,道:“小雪,你说你怎么这么马虎,后面的题也有错,先把这前两题改完,然后好好看一下怎么做。”

“可是,哥哥……”

“小雪,你再过几天,就该上小学一年级了,你连这十位数的加减法还做不对?”

“哥哥,十减四就是等于六啊。”陈雪委屈的说道。

“怎么会等于六?”陈雨轻喝了一声,说道:“难道哥哥我还会错吗?快点改过来。”

“哥哥,你看……”陈雪着急的指着那香蕉,从第一个开始一个个数起来,“一二三四……”

“数什么啊。”陈雨说着,手指点了陈雪额头一下,“叫你改你就改,还数什么数,这还用数?”

“哥哥,你才是错的。”陈雪大声喊了一句,然后两眼通红,看起来随时都要哭出来。

“你……”看着妹妹眼泪汪汪,满脸的委屈,陈雨心中一软,语气转柔了许多,说道:“小雪,刚才是哥哥着急了,我来给你数一遍。”

“你看,这样数,一二三四五六……”陈雨指着题册上的香蕉,从一数到六,突然有些愕然的停住,他发现似乎真的是他搞错了。

看着陈雨愣在当场不说话,陈雪气鼓鼓的说道:“哥哥,是你错了,你该道歉。”

“啊……不应该啊。”陈雨此刻大脑一片混乱,他十分确认十减四等于四,但刚才数的结果,让他有些迷惑起来。

这时,开门声响起,一名中年女子拎着两捆菜走进屋内,“小雨,小雪,我回来了。”

“妈妈,哥哥欺负我!”陈雪当即起身,朝着门口女子跑去。

陈雨回过神来,羞恼尴尬之意也涌上心头。

陈雨,男,17岁,171厘米,56公斤,龙城三中高二6班的学生,再过几天开学,他就荣升高三了。

就在几分钟前,他自信满满的指出幼儿园妹妹作业中的错误。

做为一个立志上清华的准高三学生,纵然目前连班级前十名都进不了,但幼儿园的作业又有什么难度。

只是让陈雨想不到的,一番指点之后,他才是错的一方。

“小雨,怎么回事?”穿着白色衬衣黑色长裤,扎着短马尾的中年女子,先是放下手中的两捆菜,一脸严肃的走过来,她身侧还跟着一个泪眼婆娑,扎着羊角辫的漂亮小女孩。

“让你给妹妹辅导个作业,还把她整哭了?”

这两人正是陈雨的母亲黄雅丽和妹妹陈雪。

“妈,我就是……其实……我刚才辅导小雪作业,是有几道题搞错了。”

“搞错了?”黄雅丽瞪了陈雨一眼,转脸对陈雪问道:“小雪,到底是怎么回事?”

“哥哥故意给我说错,我本来做对的题,他还骗我说做错了,非要让我改了。”陈雪眼圈红红的,说完话便朝着陈雨狠狠吐了一下舌头。

“是哪道题?”黄雅丽看了一眼陈雨,走到学习桌前,拿起那本幼儿学前教育的数学题册翻到最新写的一页。

“妈妈,就是这道题。”陈雪指着翻开的数学题册右上方,将刚才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小雨?你是故意的?”黄雅丽皱起眉头,转脸看向陈雨,“你这是怎么回事?”

“妈,我可能是发烧还没好,脑子有点糊涂了。”陈雨手揉着额头,这幼儿园的数学题,他还真是搞不清楚了。

刚才觉得十减四就应该等于四,四加四应该等于六,所以才让妹妹修改。

但现在他突然发觉,自己连加减法该如何正确使用,都有些搞不清楚了。

“行了,我看你不发烧的时候也是糊涂蛋,成天也不知道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出去玩也能掉到河里,把手机也给弄丢了。”黄雅丽没好气的说道:“明年就高考了,我看就你这脑子,拿什么考大学?”

“妈,我去休息了。”陈雨被数落的脸一阵红一阵青,直接钻回到自己屋内。

“刚起来就又去休息?”黄雅丽喝道:“你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陈雨回应了一句,关上门便一个大字直接躺到床上。

“难道我是脑子烧糊涂了?”陈雨现在还是有些迷糊,昨天从玲珑山游玩回来,因为看到潭水中似乎有什么在闪耀,便凑近了少许,却没想到脚下一滑直接落入水中。

不但弄了一个浑身湿透,连手机也一并落入深不见底的潭水中。

为了找手机,他找到玲珑山区的负责人,却得知这玲珑潭看起来不过数百平米大,但水的深度有数百米,手机掉到里面,基本就不要想找回来了。

“手机掉到潭水中,莫非我智商也一起掉到水里了?”陈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本来昨晚就睡得早,今天又起的晚,现在上午十点多,根本睡不着。

陈雨从床上起来,走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抽屉里的计算器。

“我不会真笨到连加减法都不会了吧。”陈雨咬了咬嘴唇,然后在计算器上按了一下二加二,脑海中给出答案四,点击等号果然没错。

陈雨松了口气,然后又按八加八,脑海中立刻闪过答案十六,按了一下等于号,又对了。

这次陈雨更放松了一些,按了九乘九,脑海给出答案的同时按了一下计算器,没有任何问题。

“看来刚才只是意外,不会再有这种情况出现了。”陈雨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推门走了出去。

这时,黄雅丽正在客厅桌子前,陪着陈雪写作业,看到陈雨走过来,便问道:“小雨,你现在好点没?”

“好多了……”陈雨当即笑道:“妈,我来辅导小雪吧。”

自从一年前父亲过世,陈雨便担负起辅导妹妹的责任。

尤其是周末的作业,一般都不用母亲黄雅丽操心,而妹妹小雪也是聪明伶俐,稍加指点,大多数作业都可以顺利完成。

“那你来吧。”黄雅丽点了点头,便去了厨房。

这时,陈雪做完一题,说道:“哥哥,下一题的题目你帮我读一下吧。”

“好的。”陈雨凑到近前,看了一眼妹妹陈雪,微微一笑,目光落到学前教育的语文卷子上,读道:“第……第……第……”

陈雨连说了三个“第”,怎么也说不下去,这“第”后面的这个字,他突然就想不起来如何读了。

分明感觉很简单,非常眼熟,特别的眼熟,就是到了嘴边,说不出来,“第……第……呀题,读……读……”

“哥哥,你怎么了?”陈雪一脸奇怪的问道。

“读……读……啊……读,写……写……什么写。”陈雨满头大汗,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忘记了那个最简单的一条横线的读音。

到底是读什么来着,其他的字他都会读,为什么这个字就是不记得了。

“哥哥,你怎么不读这个三和一呢?”陈雪问道。

“什么?”陈雨一个激灵,然后问道:“什么三和一?”

“就是这个……”陈雪指着那三横,道:“这个三。”

然后又指着后面的一横说道:“还有这个一,我怎么没有听到你读啊。”

“哦,这是三,对了,这是一……我想小雨你应该认识,所以才没有读的,哈哈。”陈雨哈哈一笑,刚才竟然把这两个字的读音给忘记了,还好自己机敏,不然就又糗大了。

“哥哥,那我知道了。”陈雪笑道:“这是第三题,读一读,写一写。”

“小雪你真聪明。”陈雨松了口气,留下陈雪自己写作业,便立刻逃开了。

他刚才扫了一眼小雪后面的几道题,发现也有几个字不认识,这是真的想不起来如何读,虽然看起来非常简单,却是完全想不起来。

“完了,我的脑子果然是出问题了。”陈雨心中忐忑,正巧看到母亲黄雅丽从厨房走出来,有些心虚的想要跑回自己房间,却听到母亲说道:“小雨,刚才我忘记买酱油了,你去外面买点酱油回来。”

“妈,我有点饿。”陈雨肚子开始抗议了。

“马上吃中午饭了。”黄雅丽绷着脸说道:“刚才给你煮的荷包蛋你都没吃,都凉透了。”

“啊,我刚才忘记了。”

“你要是真饿了,桌上有点饼干,你先吃点吧。”

“好吧。”陈雨拿起桌上拆开的奥利奥饼干,吃了两块,便拿着母亲给的二十块钱下楼了。

自从父亲不在后,陈雨就一直帮母亲做家务。

暑假期间,母亲上班,妹妹上幼儿园,陈雨晚上在家,买菜做饭他的事情都是他来负责。

这一年里,陈雨也变得懂事了许多,而且每次想起在父亲临终前许下的诺言,他就要求自己更努力一些,他要照顾好母亲和妹妹,还要考上清华……

一路走到楼下小区的超市,陈雨很拿了酱油到超市门口结账的时候,却是碰到一个熟人。

“陈阿姨好。”陈雨先打招呼道。

“小雨啊,帮你妈妈买菜啊。”说话的中年女子名叫陈珂,是陈雨同班好友李辉的母亲。

陈雨和李辉关系很好,小学就在一起玩,然后上了同一所初中,上高中更是有缘的分到同一个班里。

这次去玲珑山游玩,也是和李辉一起去的,所以看到这陈珂也是十分熟悉和亲切。

“是啊,陈阿姨,李辉在家干嘛呢?”

“小辉正在家补作业呢,再有几天你们就开学了。”陈珂笑着问道:“小雨,你的暑假作业完成的怎么样了?”

“我的暑假作业,已经写完了。”陈雨想起昨天在玲珑山,李辉还说要找他借暑假作业抄的事情。

“你们去玲珑山旅游之前,小辉还说快写完了,今天却是说还有一堆没写。”陈珂摇着头说着,突然道:“哎,我这忘记买葱了。”

“陈阿姨,我去帮你拿葱吧,你要多少?”

“要两斤葱就好,谢谢了。”

陈雨跑到超市的菜品区,却突然觉得不太对劲,自己是来拿葱的,但葱是应该长什么样子?

明明前几天买菜的时候,他还买过,怎么突然就不记得了?

最郁闷的是看着菜品货架上的字,陈雨发现竟也全都不认识了。

那些方块字,明明几分钟前还很熟悉,现在竟然一个都认不出来了。

“不会吧。”陈雨脑子一片空白,手指都跟着发颤。

自己这是脑子秀逗了,真的要变傻了吗?

不过,陈雨还是灵机一动,找到超市称重的服务员问道:“大姐,这葱在什么地方?”

“那边,写着呢。”那中年女服务员随手一指。

“能说的准确具体一点吗?”陈雨很郁闷,这样指一下,他根本找不到。

“小伙子,没看我这么忙,这么多人排队称重,葱就在那边货架上,走过去就能看到啊。”

“这个啊,不好意思,我不太认识葱。”陈雨脸红的说道。

“不认识葱,你还不认识上面的字?”那称重大姐一脸不耐烦。

“这……”陈雨脸红脖子粗,却说不下去,只好硬着头皮,看着那些叫不上名字的一排排各种蔬菜,还有上面完全不认得的汉字。

这一刻,陈雨心中一阵恐慌,难道自己是被什么铁线虫一类的东西给钻了脑子,现在智商和记忆力已经下降到这种葱都不认识的程度了?

这时,旁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奶奶,抬起颤巍巍的手臂,指着一旁的胡萝卜说道:“小伙子,你要找的葱在这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