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一动不动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054字
  • 2022-05-06 06:56:05

尤予小心翼翼从排污系统管道中钻出来,然后一路消无声息地游走着,

万分小心的躲避着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和无人机。

真正钻进废工厂之后才知道,之前自己觉得这个废工厂肯定是重要的场所,果不其然。

这里面几乎是三步一个明哨,五步一个暗哨。这让一路走过来的尤予直呼“好家伙”!

看到敌众我寡的局势,尤予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轻松走到烟囱上,不会太容易。

尤予便不再轻举妄动,而是在一堵墙倒塌后,形成的废墟中,严严实实的藏好纤瘦又娇小的自己。

由于这个废工厂,历史久远,墙壁都还是红砖跟泥巴砌成的,

所以倒塌下来的废墟,踩上去不是很实沉,还有些松动。

又因为常聕教她的健身操,让她的气息非常微弱,故而藏在地上的尤予,并没引起偶尔巡逻的人的注意。

尤予一动不动的趴在废墟之下,这一趴就是一天一夜,强忍着饥饿和尿意、困意,还有砖头压在身上的疼痛。

虽然辛苦,可因为这个地方,太过空旷,一览无遗,让看守的人,警惕不是那么的严重,偶尔还是会有人说会儿话,

这也让尤予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报。

“鸡娃,你这脸是怎么回事?”一个人问道,

“不说了,这次新兵蛋子里面,有两个搅屎棍,跟个幽魂似的,到处放冷枪,这不,我就遭一火!”鸡娃回道,同时还响起他疼的哈气的声音,

“那你也太惨了!”

鸡娃听到同伴的话,嘿嘿一笑,说道:“不不不,我这还算好的。那两个新兵蛋子,我猜想,应该是出发前,和那个女兵站在一起的那两个!”

“哦?怎么说?”

鸡娃:“你母鸡啊!大鳄才是他们的目标,大鳄本来是机动组的,现在都快被那两人,追的抱头鼠窜了!”

“什么?大鳄?”

“哈哈。。。该!谁让他说话不留脑子!能被队长选进选拔赛的女兵,那是简单的女兵吗?还敢出言不逊,这不,有人找他麻烦了吧!”

躲在废墟之中的尤予听到,外面穆橦和孙衍在帮她‘报仇’,欣慰不已,“真不亏是我兄弟!”

尤予还是趴着没动,而心里默默想着,“既然自己兄弟都在行动,自己不干点儿啥,且不是显得自己很不够意思?”

又过了半天,后半夜时,又有两人来这里巡逻,

尤予又听到有人感叹,“真是不简单啊现在的新兵!”

“是啊!那两个新兵蛋子,这么久才抓到一个,要不是一班班长把大鳄当诱饵,估计还抓不到他!”

“抓住的那个,听说把一班班长的牙都打掉了一颗!好狠!”

“是个有点儿功夫的,而且我看那小子的脸,总觉得眼熟!”

“特别是眼睛,是个狼崽子!”

。。。“被抓住啦?不会是猴子吧?”尤予听到他们的聊天,猜想,

他们三个人,孙衍的武力值最高,穆橦是脑力担当,而她自己的定位,她不是很确定,

不过,曾经尤予也问过孙衍和穆橦,关于这个问题。

当时孙衍的回答是“铁三角,缺一不可。”

穆橦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但没说话。

听到有可能孙衍被抓,尤予心里有点儿着急,“大鳄,是吧?行,就拿你开刀。”

趴在废墟中,通过缝隙,观察这么久,尤予也渐渐看清老兵们的装备,以及行动规律。

就算知道这里面的防守模式,尤予还是苟着没动,她在等!至于等什么!?

很快就有了答案!因为那个同她battle过的大鳄,终于出现。

尤予在这足足等了两天一夜之多,知道大鳄是机动组的,他的位置是随机的,并不固定。

虽然难等,可是如果一旦碰到他,却又给了尤予极大的便利。

趁着大鳄走到尤予躲着的废墟旁,用她事先就准备好的’小手工‘把大鳄直接电晕。

尤予发现只有在这两分钟换岗的时间里,这附件才没有人过来。

然后尤予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废墟中爬出来,抗着昏迷的大鳄就往烟囱方向跑。

尤予虽然现在长得瘦,可力气却是格外的大,尤予猜想,跟常聕教她的健身操的妙处。

废工厂的烟囱外面有用钢筋做的像梯子一样的扶手,但她却没有选择那条好走的路,

而是先把昏迷中的大鳄,五花大绑,还特意把他的臭袜子脱了下来,又给他塞他自己嘴里。

然后用长长的绳子,一头栓在大鳄的腰间,另一头系在自己的手腕上,

这才开始用,曾经常聕送她的特殊材质的勺子,及军工刀,插在砖与砖之间的空隙处,当作攀爬工具,从烟囱内壁,往上爬!

尤予这回也是运气爆表,由于老兵抓了孙衍和别的新兵,那些有志之士,英勇的开始团结起来,攻击废工厂,

这才让攀爬的尤予,有了喘息之时,没被发现。

花了足足三个多小时,她才从内壁爬到烟囱顶部,上了顶的尤予,摊在烟囱那顶部的平台上,累成狗。

在烟囱这个废工厂的最高点,方圆几里地的情景,尽收眼底。

歇了好一会儿,尤予才开始把昏迷的大鳄慢慢吊起来。大鳄被吊到烟囱的一半的高度才作罢!把拴着大鳄的绳子,捆在烟囱顶部的栏杆上。

然参加选拔的人群,也几乎是在尤予眼皮子底下,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又一个的被抓!

很快,还差两个半个小时,就满要求的48小时,这时,最后的穆橦也被老兵费劲千辛万苦的抓住。

抓住他的那个老兵,笑的格外灿烂,“你个小兔崽子,跑啊!继续跑啊!”

穆橦看着他没说话,只是快速地瞟了一个烟囱的方向。

而烟囱上的尤予,同样也看到穆橦被抓住。

就在老兵们高兴的以为,这次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束时,

机动组清点人数时,才发现,大鳄不见踪影,

“班长,我们没有找到大鳄!”一个士兵给他班长报告这个情况时,

穆橦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站在一旁,那个抓住穆橦的班长,一听,心下一惊,“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