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记仇,我们是认真的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039字
  • 2022-05-05 21:16:54

人群中,因为老兵这句话,众人沉默。而尤予却在这时站了出来。

问道:“班长,你这是看不起娘们儿?”

老兵看到尤予,听到她这么问,然后用着十分意外的口气说道:“哎呀!我们今年居然还有个女同志呢?对不住,对不住!我还真不知道呢!”

然后一副十分不屑的鼻孔看人,“就算我知道,又如何呢?娘们儿就是娘们儿!”

尤予:“报告,娘们儿当然是娘们儿啊!娘们儿又不能突然成为你霸霸!”

老兵被骂,火气也是一下子起来,当即就用食指,指着尤予,怒吼:“你再说一遍!”

尤予不退反进,还故意朝前跨一步,喊道:“说一万遍,也是一样!”

眼看两人真要干起来时,一直坐在作战车里没动的那个队长,站了起来,“好啦!你们精力很好是吧?那么现在就开始吧!”

话音刚落,场地外连续响起炮声和枪声,站在人群外缘的选手,应声倒下。

“那么小羊羔们,快跑吧!被我们抓到,我们可不会客气哟!”老兵那充满威胁的声音响起。

穆橦闻言,立即拉起尤予的衣服就开躲!孙衍垫后。

场地外几百米处就是树林,穆橦带着尤予、孙衍窜进树林。

刚进树林,就听到好多选手都选择暂时合作。

也有人来问穆橦,穆橦摇头,“我们刚刚得罪老兵,他们肯定会弄我们。和我们沾边,你们讨不了好。”

留下这句,三人一个闪身,便消失在别的选手的视野里。

一阵风驰电掣的狂奔,确定已经进入这一大片小树林的腹地,三人才在一处小溪旁的巨石与溪水形成天然视野盲角藏身。

“接下来,我们怎么行动?”孙衍一边警戒,一边询问。

穆橦调出出发前,发给每个人的资料和地图。而且地图一反常态的详细。

穆橦指着地图,低声说道:“在直升飞机上,我已经细细研究过这份资料,和地图。多半地图上标的都是肥美的诱饵。而且现在我也严重怀疑,这次的选拔规则,是不是真的如此简单。”

尤予偏头看了一眼,那个资料上写的“逃亡天涯!努力在48小时内不被抓住!努力活下来,即为胜利!“

尤予:。。。严重怀疑,这是个游戏名,“2752,这话同你给我说的,咋那么像呢?”

2752:“像屁!我给你的协议,只有这么一句吗?少冤枉我,明明给你签的协议,足足有64张呢!”

尤予:“可你给的协议,中心思想,不就是跟这个资料一模一样么?”

2752一想,还真是。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孙衍:“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做?”

穆橦:“看到这个中心红点了吗?我们现在趁乱,摸进去,把毯魟(尤予的代称)秘起来!至于我俩,就随意逛逛呗。“

孙衍一听,“阔以。毯魟,觉得呢?”

尤予:“我随意,都可以。只要被拉着我到处跑就成。”

于是三人短暂商量后,即刻出发。

以前在大学学校时,三个人的课业都是互帮互助,又是多年的好友,对彼此的性格和能力的了解,可谓是深刻。

尤予听到穆橦说的随便逛逛,就知道,他俩记仇的家伙,要去找刚刚跟尤予battle的那个老兵,玩会儿‘猫捉老鼠’。

至于谁猫?谁是老鼠?还有待考定。

尤予三人一直游走在我方阵营和敌方阵营的边缘,不主动惹,但对老兵也是不会轻易放过。

又加上穆橦领导有方,几乎是在双方都还未察觉的时候,溜到地图上标红的位置。

三人各自藏在隐秘的角落,观察着四周环境,以及老兵阵营的动静。

那个阵营是一个小型的废弃的小工厂,处处都是残崖断壁,一派萧条之色。

穆橦,“毯魟,有什么看法?”

尤予:“可以十分确定,这是在玩套中套的把戏!”

孙衍:“怎么说?”

尤予:“我趴这儿,看这么久,敌方的阵地上,呈现出一副外紧内松的防御攻势。会让我方人员以为,这里就是个装模作样的诱饵。”

孙衍:“那怎么办?”

尤予:“要不然,来波猥琐发育吧!”

穆橦:“可以,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不但要苟到最后,最关键的是,找到刚刚的那个老炮!”

孙衍一听:“可以。”

三人在附近仔仔细细排查一番,之后齐齐把目光放到,那个废工厂的烟囱之上,

穆橦:“我们去吸引他们的注意,你趁机溜进去,可行?”

尤予点头,“可以。”

穆橦:“那么你就死死守住那里,不到真正的结束,你不能出现,我们三个,必须有一个苟到最后。”

尤予:“好,”

三人行动起来,穆橦他们特意跑到烟囱的最远处,才开始故意引起老兵们的注意,而另一边的尤予伺机而动。

悄无声息就溜进了废工厂,要想靠近烟囱,还必须经过一排连续的房子。

穆橦、孙衍那边倒是挺顺利,非常顺畅地引起老兵的注意,又颇费一些精力,才彻底摆脱老兵的追击。

然尤予这个倒霉蛋,刚准备穿过那排必经的房子时,好死不死就遇到,之前那个出言不逊的老兵,

“真是冤家路窄。”尤予低声咒骂一句。却突然停止继续向烟囱进发的脚。

脚步一转,又向着废工厂的外围溜去。

“既然已经碰到你!那么,我就没有道理,放过你!”尤予一个闪身,钻进了废工厂的排污系统管道。

然后就拿出,出发前给她们配备的武器装备,一边手指灵动的解开那些东西,然后又以一种常人看不懂的方式,重新结合。

尤予为时两个多小时,才彻底改装好那么轻型zha弹和装备,看到原本无比普通的作战手表上,现在显现出她想要的画面,

“再次实名感谢我苒姐,物理和化学的基础,给我夯得坚实,要不然,我也不会有这样的‘小手工’。”尤予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游荡在废工厂的排污系统管道中。

在她预定好的位置,放上她的‘小手工’后,这次再次钻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