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入学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050字
  • 2022-05-05 06:04:31

回到家,尤奶奶开门就看到尤予头上的纱布,直接崩溃!真的是坐到地板上,号啕大哭!

尤予连忙和尤明宇使出吃奶的劲,扶起她,“奶奶!我没事儿!我就是走路不小心摔了一下,上医院包扎伤口,医生考虑我脑子里有积血,才让我观察了一天,没啥事儿,就放我回来了!真的没啥大事。”

尤奶奶不信尤予的话,转头望着尤明宇,

尤明宇看着泪眼婆娑的奶奶,又看了看旁边对他挤眉弄眼的妹妹,

最后咬了咬牙,才微微点了点头,

尤奶奶怀疑的语气追问道:“真的?”

尤予狂点头,“真的!真的!你不信我,还不信医生吗?要是有事儿,医生肯定不会放我回家啊!”

尤奶奶一想,是这么回事,才让尤明宇兄妹俩扶起她,豪气地擦干眼泪,对着尤予就是一顿输出,“你个傻子,走路都能摔跤,你说说你!有个啥用!”

尤予低头,弯腰,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任由她说。

尤明宇站着没动,只是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妹妹和奶奶的背影。

这时,他对妹妹的愧疚,达到了高峰,都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冒进,不是他出现疏忽,怎么可能打草惊蛇?

不但让姚家的核心人物脱逃,甚至惹来那些人对他家人的报复。

“姚家!”尤明宇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两个字。

尤予在原世界轨迹那里,知道她哥的计划,这次的血光之灾,多半就是他和岑慕亭那儿惹的。

而且原世界轨迹中,这一次的报复对象是岑慕亭,同时让岑慕亭受伤严重,

也让岑慕亭因为米娜妮对衣不解带的悉心照顾而彻底爱上她,更加为岑慕亭后来早早退休,带着米娜妮全世界旅行,埋下伏笔。

可现在,看到她哥这般自责的模样,她也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劝她哥,

毕竟她哥在世界轨迹里的作用,就是帮助男主搞垮姚家的。

话虽然没有劝人的,但是可以用行动跟她哥表示,她很好!

于是,当尤爸带着平嫂正式登门拜访尤奶奶时,表现的可积极了!

尤奶奶对她的新儿媳,也是相当的满意,

虽然平嫂是失语者,但她能看出自己儿子是真心喜欢平嫂的,而且之前尤予生病受伤,也都是平嫂细心的照顾,她也更加没有多说什么,

尤爸和平嫂的婚事很顺利,也很低调!

尤奶奶原本想把主卧让出来,给这对新人住,可尤爸没同意。

尤予心想她立马就要去学校读书,以后尤奶奶可以住她的屋,到时候,尤爸他们也可以住主卧。

之后的暑假生活十分平静。

高考结束,成绩查询,报考志愿,最后是录取通知书!

尤予十分顺利地收到报考的学校的通知书。

通知书是快递到家的,然后一家人去了饭店,庆祝尤予的好成绩,

在那年金秋九月,尤予,孙衍和穆橦三人背着书包走进同一所大学,只是三人学的并不是同一个专业!

然而进校的第一件事,居然是体检,这事惊得尤予一身汗,

因为尤予知道自己脑子里一直都有淤血,这体检这么严格,自己真的能过关?

怀着这样的忐忑,尤予参加完体检,心中都忍不住想,若是因为体检过不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结果,体检报告拿到,竟然有惊无险的过了!

只见脑部CT提示“颅内可见陈旧性钙化灶”!便没了!尤予也不管,反正没拦着她不让她上学,她就烧高香。

常聕和常适几乎没有再主动联系过!可尤予却在教官的队伍里看到两人的身影,

当时那个心情,咋说呢,很复杂。

荏苒和尤予还是保持着每个星期一次视频通话,

唯一一个例外,大约就是岑慕亭了吧,因为尤予跟尤明宇打视频时,十次几乎有八次镜头里会有岑慕亭的身影。

两人也在高中毕业后渐渐熟悉,但尤予也只是把他当作尤明宇的上司和好友看待!

一晃六年过去!尤予同孙衍和穆橦三人又齐齐地从大学毕业!

分到了同一个连队!下连队才满第一年,尤予三人又听到有特种部队的选拔赛。

孙衍带着穆橦两人,火速报名。

先是本连队报名中的人,开始比拼,选出最优秀的三人,

接着特种部队的领导来面试,很幸运尤予三人因为格外突出的协调作战能力,纷纷都被选入,

进入正儿八经的最终选拔赛,那里面的人,都是各个连队的精英,

下了直升飞机,场上已经站着不少的人,不过大家穿得都是一样迷彩作战服。

“这就开始啦?”尤予端着手里的冲锋枪问道。

“看来今年的规则,怕是得玩点儿新鲜的。”三个人里面,在这方面的行家,自然归孙衍莫属。此时孙衍端着突击步枪,眼神凌冽的看着四周。

“没关系,随便他们怎么规则,我们都可以。”穆橦手里是狙击枪,同样一副严阵以待的神情。

三个人之中,约摸着就尤予还有点儿游历神外。毕竟,她才是正儿八经地被他俩拉来滥竽充数的‘南郭先生’。

守在四周的老兵,当然也听到尤予三人的对话,并且心中对他们也起了点儿‘小心思’。

在这里,没有不狂的人,听到穆橦那充满自信的话,心里的恶趣味就在疯涨,心想着一定要这些新兵蛋子,尝尝这里的‘辛辣’。

“对啦!没错,今年我们玩点儿不一样的。现在看到帐篷里的纸和笔了吗?”前面带领参加选拔的老兵,朗声说道。

“是。”被老兵围着的人,齐声喊道。

尤予嘴巴张了张,发出的声音,在这群男兵里面,犹如蚊子响,声儿特别的小。

“行,看到就好。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去写遗书!如果三天后,你还全须全尾的回来,这个遗书就还给你们,要不然我们就会交换给你们的家人。懂了吗?”

“一上来就这么狠?”人群中的人,看到老兵这话,发出小声的议论。

“怎么?听不懂吗?有话就大声说。像个娘们似的,叽叽歪歪的,算什么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