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伤愈出院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013字
  • 2022-04-23 18:03:45

尤予的康复锻炼,大约一个星期就已经完成,

结果因为要学常聕的那个健身操,最后硬是跟着他学了整整一个多月!

本来尤予以为尤明宇不会同意让她延长住院时间,因为不知道明奶奶会不会提前回来,

但很意外的是,尤明宇都没问,尤予为什么想要多住几天院,

而是安慰她,不要担心,尽管住在医院就好,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直到常聕和荏苒的康复训练结束,尤予才马马虎虎学完整套。

常聕看到尤予收式,一脸高傲样儿,吐槽道,“总算是学完了!你可真够笨的,我三天就把所有招式学完,你学动作就足足学了一个多月,还这么丑!”

日常骂人,尤予跟着他相处三个月,已经完全免疫!

要是那天他不骂人,尤予就该怀疑,他是不是转了性!人类的习惯,真是可怕!

荏苒给尤予递水,说道:“这个…额,健身操很不错!也很适合你,以后回家,就算不运动,你早晚认真练一遍,你的身体都会得锻炼。贵在坚持。”

尤予很赞同荏苒的这个话,因为她是当事人,自从教了这个健身操,她本来到了平台期的体重,还是每天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而且四肢的灵活度啥的,提高的不是一星半点。

尤予想到这里,很是感激地对着常聕说道:“谢谢啊!常大哥。”

常聕故作矜持,对荏苒说“还算你识货!”

然后又对尤予说道:“傻子,你可要牢牢记住这些动作,争取早日练到标准动作!也不枉我这么费劲的教你一番!”

尤予满口答应,“是,我记住啦,我一定争取早日练到标准。”

常聕一副这还差不多的表情,说道,“这个健身操,你自己练就可以了!别搞得像广场舞似的,遍地都是!”

说完也不管尤予听不听得懂,转身朝门外走去!

荏苒没看他,而是对尤予说道:“这个健身操估计出处不凡!你现在会,就自己练,你要知道怀璧其罪,往往会发生很多不幸的事。”

尤予焕然大悟,连忙点头,本来她还算要不要也让她哥练练呢,现在看来,常聕怕是不会同意,那她也就不再提这个要求,要不显得贪得无厌。

说好第二天一起办出院手续,结果次日一醒来,尤予身旁的两身床,就已经空荡荡。

一转头,就看到靠近常聕那边的床头柜上,高高耸立一堆的书,仔细一看,好像是练习题和试卷。

平嫂看到她醒了,就掏出一封信,表示是常聕写给她的。

打开一看,“傻子!看你还算听话的份上,我就送你一份大礼吧,看到床头的书了吧!这是我托人给你找的,你给我按质按量的做完,全部!!!!虽然你悟性差,脑子笨,长得还丑,但你把这些做完后,考试绝对不会再垫底,没有外貌加持,也至少有点儿内在嘛!省的出去丢我的面子。如果你没有认真完成的话,我想你是不会想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最后,还记得我叫你背的那首古诗吗?每天晚上睡觉前默背一遍,才能睡觉,知道吗!?要是不照做,我就把你的电话和信息,挂到相亲网站,烦都能烦死你!”

尤予:…好恶毒!

尤予一想到,他让背的那个古诗,长的跟个短篇小说似的。就觉得眼前发黑!

忍不住再次感叹,为什么身边的能人天才那么多?自己为什么就完成人家一个随意的成就都那般艰难!?

2752:“平常心,平常心,普通人嘛!你付出什么,就只会得到什么啊!你以为你是小说女主角?随心所欲,啥也不做,就能成就非凡!?心想事成?”

尤予:…

又是一个新的周一,尤予时隔三个多月,又再一次背起书包,站在小区门口,与孙衍和穆橦汇合,三人结伴去往学校的路上。

孙衍一路上瞧着尤予,就直摇头,不停地啧啧啧,

尤予实在是忍不住,问道:“你有啥你直说,行吗?你这么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我不太习惯。”

憋了半天,孙衍才慢吞吞吐出几个字,“小管仔,你变了!”

尤予:“什么意思?”

穆橦同孙衍勾肩搭背的,附和道:“字面意思!

尤予丈二摸不到头脑:“咱就不能说清楚吗?我觉得我没变啊?”

孙衍和穆橦动作一致的摇头,故作神秘,不肯多说一个字!

惹得尤予忍不住追着他俩打,希望能打到他们告诉她为止!

结果,不但没打到他俩要到答案,更因为跑太急,喝了一肚子冷空气,嗓子生疼的想飙泪。

气够呛的尤予到学校时,时间还有十多分钟才打上课铃,

尤予像以前那样,从教室后门进入,还以为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结果一低头侧身收拾书桌,擦擦桌面时,

文悦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充满了幸灾乐祸之意,“呀,我们班有新同学来吗?怎么坐到尤予的座位上啦?”

尤予闻言,抬起头,向四周看去,发现同学们因为文悦的话,大家都看着自己,

范博昭闻言也好奇地看了过去,看到的是有些熟悉的五官,

但是眼前的人眼神中的坚定,且一张与记忆中圆润过了头有所不同的脸,让他愣了一下,之后才笑着说道:“哎呀!是我们的尤予同学伤愈,回来啦?”

尤予跟着常聕待得脸皮也变得厚起来,当即就笑嘻嘻的回道:“是的呢!多谢范博昭同学。还记得我呐!我以为没人记得我了,差点儿就小伤心呢!”

范博昭回道:“哪里的话,你是我们的同学,怎么可能不记得呢!”

尤予若有所思的点头,称道:“是吧?大家还是记得我吗!?”

说完还特意伸直了腰杆,把望过来的同学看了一遍,大家还是很配合的微笑着点了点头。

之后尤予才故意侧过头,看着文悦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文悦臭着脸,翻白眼,尤予装傻,也不说话,就只是盯着她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