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情绪波动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293字
  • 2022-04-21 06:46:44

平嫂照顾尤予躺下后,自己就又回她的陪护床上休息,

尤予躺着,却久久未能睡着,不知过了多久,在她迷迷糊糊似乎快要入睡的时候,听到断断续续,似有似无且有些压抑的抽涕声?

在医院这幽深、阴凉特定的环境下,尤予听到这样不太真切的声音,几乎是一瞬间清醒,

然后到处看,希望找到声音的来源,又害怕找到声音的来源。看过恐怖片的人,都能懂这么感受。

结果尤予转头看向荏苒,看到荏苒没有盖被子,双手臂紧紧地抱着,脖子缩着,脸上好看的眉毛此时紧紧皱成一团,仔细看,眼角似乎有泪珠挂着,且还能看到她的身体在微微的发抖。

尤予看着这一幕,不由地想起前世,她病重,独自一人躺在清冷压抑的病房,偶尔神志清醒时的感受。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起身,努力把患肢挪到床边,健肢的右腿放在65床和64床中间的走道上,

就这么单着一只腿,伸长了身体,去给荏苒盖上被子。

然而刚盖上没几秒钟,就被潮热的荏苒掀开,反反复复好几次后,

尤予看着荏苒脸上的潮红越来越深,呼吸声也渐渐变重,

实在无法,尤予双手托着自己的患肢,努力不让它着地,用站在病床之间走道的那只腿为支点,一个转身,坐到了荏苒的病床旁,

由于要顾及伤腿,只得侧身半趴着,把被子死死的呼在荏苒的身上,还得寸进尺的搂着她,

看她因为潮热还想反抗的样子,低声的说道:“乖呐!你生病了,不能不盖被子!盖上,出一身汗,明天就好了!不能踢被子,知道吗?”

“一会儿,就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一会儿就能睡安稳的。明天起来就好哒。”

…一边死死的压着不松手,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

强行给荏苒压了半个小时的被子,也许是药效起来的原因,荏苒才渐渐平静地沉沉睡去。

尤予坐在荏苒床边,看她满头大汗,和逐渐转为正常红的脸蛋,平稳的呼吸,知道终于算是结束。

然后,又打算偷摸的瘸着腿,垮回自己的病床时,才发现,平嫂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不知多久。

尤予顿时打着哈哈,乖巧地喊道,“平嫂。”

平嫂的眼神让尤予有种说不出的羞愧,感觉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似的。

这回平嫂没再像往常那样扶着她,而是直接一个公主抱,把她给抱回病床上,面无表情的给她盖被子,

尤予看着她不同往日的神情,忍不住解释道“我,我也没有人陪护,要不是有你在,我可能比她还难过,所以,所以我就忍不住。。。”

平嫂听着她的解释,表情有丝丝松动,刚抬手打算揉了揉她的头顶。

然后她就听到尤予还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不会给你增加工作量的,我也会尽快的恢复,早日让你回去复命。”

平嫂的手在她头顶一顿,然后若无其事的拿开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徒留尤予一脸懵的望着平嫂离开的方向。

平嫂感觉自己几十年稳定的情绪就快被这个傻丫头给破坏了。

自己只是觉得她想干什么,完全可以叫她,她自己瘸着腿到处蹦哒!然后听听这丫头在说什么?意思是她认为自己在生气,是因为她私自增加自己的工作量?简直就是笑话,自己一个人照顾三个像她一样的病人,也绝对不在话下,好吗?

真是客气的让人厌烦,这么客气,是严重不信任她的工作能力吗?

幸好平嫂的心理活动,尤予不知道!

她要是知道平嫂这么想,必须折服平嫂这清奇的脑回路。

平嫂最后走进病房自带的洗手间,尤予也终于抵不过瞌睡虫的骚扰,很快便陷入梦乡。

尤予再次拥有记忆时,是在下午时分,还是识海里的2752叫醒的她。

尤予:“…咋啦?地球要爆炸了吗?”

面对2752放着如警铃般的叫醒服务,尤予那是一整张脸的迷茫!

2752语气幸灾乐祸的回道:“你已经连续睡了快超过十二个小时啦,你要再不醒,医生就该给你哥打电话,让他来签病危通知书了吧!”

尤予:“嗯?啥意思?这么严重?”

这回还没等到尤予听到2752的风凉话,就先看到平嫂那张虽不美貌,但却能格外让人感到安心的脸,杵在她眼皮子面前。

尤予战术性后移,问道:“平嫂?”

平嫂脸上的表情,比前两天都还要丰富,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但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尤予看得,那叫一个迷茫。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64床的荏苒出声,说道“你睡太久了,你的护工担心你有什么不舒服。”

尤予本能转头闻声望去,看到荏苒半卧位躺着,手里还是拿着电脑,两眼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表情冷淡。

昨晚生病的影响,让这会儿的荏苒脸上,还带着浅浅的绯红。

尤予听到这话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头看着平嫂说道:“平嫂,没事儿,我好着呢!就是有点儿饿!主要是我昨晚贪玩,把时间睡反啦,你放心,我今晚一定早早就睡觉。”

2752见缝插针的怼到:“离正常睡觉时间只剩五个小时,你确定你能睡着?”

尤予毫不在意的回:“没事儿,你可以给我讲课!要不然,你给我找数学题给我做,或者,英语听力题也可以!实在不行,你给我一份化学题卷子!我肯定可以给你表演秒睡的特异功能!让你见识见识,人的潜力有时是无限的。”

2752:…它居然从她的话里,听出了满满的骄傲感,是怎么回事?

平嫂看她的精神头是真的不错,又想想,她昨晚折腾挺久,今天白天补眠,也说的过去。

于是也没再纠结,而是拿起保温盒,准备去用微波炉给她热饭。

尤予乖巧地道谢。

转头对着荏苒又“嘿嘿、谢谢啊!”傻笑了两声,荏苒还没做出啥反应,

“傻子。”这声很突兀出现在病房里,是从尤予左手边传来的,

尤予感到不太确定的问2752:“常聕?好像在骂我!?”

2752:“自信点儿,把好像去掉。”

尤予,…

尤予才刚转头望向常聕,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右手边的清冷女声响起,“傻子骂谁?”

常聕:“谁应!骂谁!”

尤予补刀:“骂你,傻子。”

荏苒:“没错!”

常聕:“…”常聕被这两女生,小学鸡的双口相声式骂架,一下子莫名整语塞!

半晌后,常聕才恶狠狠的说道:“一丘之貉!”

“娘娘腔!”荏苒回得无比快速与通畅,似乎这个词已经在她脑海中存在很久一般。

此话一出,常聕的怒气值,肉眼可见的往上冒!

常聕:“男人婆”

荏苒:“软脚虾”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