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尤明宇第一次情绪奔溃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272字
  • 2022-04-18 06:48:53

通过冗长又充满消毒水味道的走廊,刚走到ICU病房门口,

就看到里面静静地躺着床上两眼望着天花板的尤予,

尤明宇的心头就是一痛,这该死的画面,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毁灭。

在病床上躺着的尤予,虽然腿不能动,但除此之外的地方都可以,正好奇打量病房天花板的图案,

一转头就看到门口跟着护士走过来的尤明宇,当即就甜甜喊了一声:“哥哥。”

喊完就想起,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跟他说,会乖乖回家,照顾好奶奶的自己,又躺医院了,

顿时有些惭愧,等到尤明宇走近后,小声地说道:“对不起,哥哥。我…”

话还没说完,尤明宇听到她的道歉,心中紧绷的那根弦儿,彻底崩断。

一个健步就跨了过去,趴在尤予床边就哭了起来。

哭声里充满了后怕和悲伤,刚好尤予那个病房里三个床,就只有一个尤予住着,

护士听到他那悲凉的哭声,踌躇了一下,又默默转身走了出去。

尤予对于他这般,情绪外露,情绪波动如此之大,感到意外。

尤明宇平日里那种沉稳,睿智看似平和的气质,消失殆尽!

自己面前这个哭到不能自已的青年,有些陌生,但也同时觉得这才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情绪。

尤予想到这里,抬起没有打留置针的手,轻轻拍着尤明宇的背,轻声说道,

“哥哥不要害怕!”

“我在的。我一直都在。”

“我也没多大伤,这点儿小伤会好起来的。很快就好了,”

尤明宇原本心中充满上天对妹妹的不公平的怨恨。

也许因为哭出来,也许因为这会儿感受到自己妹妹拍打他背传过来的力量,缓缓的,轻轻的,让他的情绪逐渐好转。

他这短短两分钟的情绪失控,好似让他把前十几年积累起来的泪水,全部流完。

也好似把他心中堆积十几年的不愤和偏激,重新组合一番。

哭声渐渐小了,尤予看他身上好似充满了的黑气,渐渐变淡,知道他的情绪平稳些,

才用玩笑似的语气说道:“这里面的消毒水味儿可真浓啊!看把我哥的眼睛都给薰红啦!”

“快擦擦,快擦擦!要不一会儿出去,外面的人,还以为你哭了呢!”说着还斜着眼儿看到,同手机里的表情包一模一样。

尤明宇看她这么有活力的鬼脸,悬在空中的心,算是慢慢落下,

“我就哭啦!咋啦?我不能哭啊?”尤明宇知道自己的哥哥形象算是没了,也不扭捏,故做蛮横的样子

“能!能啊!哥哥放心大胆的哭,我给你递纸巾。你放心,一定会在你把鼻涕泡吹出来之后的第一秒,给你擦掉。”

尤明宇听着妹妹的打趣,看着她还真举起胳膊,打算用自己病号服的袖子给自己擦,

连忙握住她的胳膊,说道:“想看我吹鼻涕泡,做梦去吧。”

“真的吗?哥哥,就不给我看看你吹鼻涕泡的样子?”

“这事儿,你想都别想!想看我吹鼻涕泡的样子,这辈子都不可能。”尤明宇说着就往门外走。

尤予看他像是后面有狼追似的往外走,尤予还不死心地喊着“别呀!哥哥,你就给我看一眼嘛!黑历史不能只有我的呀!你也得一起嘛!”

尤明宇走出门,他没有同尤予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她的精神头还不错,便知道自己多说别的都无用,

难道就因为他问一句“疼吗?”自己妹妹身上的疼痛也不会因为这一句话就有什么变化。

并且他现在思路很清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晰,以前的自己虽然想光宗耀祖,可那是自己父亲强加给自己的荣耀感。

但是这会儿的尤明宇,他想变强,他想站在高处,他想把那些有意或者无意欺负他和他妹妹的人狠狠地踩在脚底下。

尤明宇快步走过走廊,去隔离区脱了隔离服,出了ICU的大门,看到门外的人,脸上的表情一变,瞬间恢复平日里的气质,

然后看向岑慕亭,说道“慕亭,你之前说的事,我答应。”

岑慕亭看着他了然点头。

尤明宇又转身,走到孙衍和穆橦面前,“很谢谢你们对尤予的关心,她现在已经清醒,明天应该就能转普通病房,我给你们打个车,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孙衍闻言,刚准备说什么,穆橦拉住他的手腕,对尤明宇说道:“我们是尤予的朋友,你太客气了。既然她现在挺好,那我们就先回去。明天再来看她。”

说完就拉着孙衍向电梯厅走去。

孙衍:“木头,你拉着我干啥?我…”

穆橦停下脚步,松开手,说道:“我认可的朋友,是尤予,只是尤予!不是她哥,以及其他人。”

孙衍一噎,“今天如果不是我拉着你去看那热闹,小管仔,根本不可能受伤,这是我…”

穆橦了解孙衍,比任何人都了解,

别看孙衍平时一副吊儿郎当,不着四六的样子,其实他比谁都护短,都还会给他自己揽责任,这样性格的人特别容易钻牛角尖。

所以穆橦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们是她的朋友,是我们没有照顾好她,可这事儿它发生,并不是我们自愿的,而且我们也不能随时随地的保护她。我相信她并不想成为朋友的负担和包袱!她需要的是尊重和平等。所以,她受伤,估计不能短时间去学校上课,我们要好好做笔记,听课,然后放学过来教她。不能让她掉队!更不能让她离开我们。懂?”

孙衍的思绪立即被穆橦带偏,“对对对!如果她学不好,或者考不好,她可能会转班,可能会留级,我们就不能做同学,不能一起上学,放学,坐在一起搞实验,玩耍,吹牛了!”

穆橦看到孙衍从他的牛角尖里出来,然后接着说道:“我负责给她带英语、数学和文综笔记,你负责给她带理综笔记!我负责辅导她英语和政治!你负责辅导她地理和生物。可以完成吗?”

孙衍一听地理和生物,是他对书为数不多的强项,当即表示可以!

穆橦:“大点儿声告诉我,可以完成吗?”

孙衍:“可以!保证完成任务。”

这时电梯到达,“叮~”

孙衍走进电梯,穆橦跟着进去。孙衍嘴里还念叨着,辅导地理和生物,得先准备什么,然后怎样怎样!

穆橦看他的思绪全数在这上面,没再想别的,他也才暗暗松了口气。

认识尤予,和她做同学,也才半个多月,但是他们三个,一周至少五天,天天都几乎有12小时呆在一起。足够他了解一个人。

让他知道尤予同学身上的那份像水一般的包容和随和与善意,以及大智若愚。相处越久,越让人觉得她有可能并不耀眼,但一定值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