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二人格?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049字
  • 2022-04-15 06:28:08

早上九点,陈奶奶被手术室的护士推着进入手术室,

尤奶奶、尤明宇陪着岑慕亭站在门外,看着门上方“手术中”的指示灯亮起。

岑慕亭望着紧闭的手术室门,转身对尤奶奶说道,“尤奶奶,你先回去吧!奶奶这个手术估计要好一会儿!等她出来,我再通知您。”

“那行。让小宇留在这里陪你。我回去看看予丫头。那孩子昨晚突然发起高烧,居然还不要命的想喝冰水。幸亏被小宇发现,要不,今天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尤奶奶转头又对尤明宇说道:“小宇你在这里陪着慕亭,我这就回去。不守着她,我这心里总不踏实。”

“好的,奶奶,没事儿的,你放心吧,早上出门时,我才给妹妹量过体温,37.2℃。不算高。她发发汗估计就会好很多,你回去多让她喝点儿盐糖水就好。要是她病情反复,或者加重,你立马给我打电话。”尤明宇其实心里也有些担心自己妹妹,但他现在还需要消化一些事,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正好这会儿自己兄弟也需要自己陪伴,

“行,我知道。”说着尤奶奶风风火火的就往电梯厅走去。

尤明宇陪着岑慕亭在手术室门口的椅子上坐下,

岑慕亭问道,“你妹妹怎么了?昨天来送饭,不还生龙活虎的吗?”

尤明宇叹口气,略显疲惫的说道:“不知道啊,昨天我十一点多刚到家,就看到她偏偏倒倒的往冰箱面前走,问她干嘛,她说她感觉好热,好渴想喝水。我帮她倒水递给她时,无意碰到她的手,才发现她在发烧。一量38.5℃,先是给她物理降温,不好使,又给她吃了退烧药,体温低低高高的,折腾一晚上,有时我感觉她脑子都烧糊涂,说胡话。”

顿了顿,尤明宇转头眼睛死死地盯着岑慕亭,岑慕亭眼神坚定,没有躲闪任由他盯着,这似乎给了尤明宇一种不一样的力量,

尤明宇才浅浅的一笑,移开目光,低头盯着地板,眼神空洞,说道,“昨晚她的体温一度高到40℃,我要带她去医院,她不肯,她的神志都有些谵妄!最后,她居然语气灼灼的说,她不是我妹妹,我妹妹在那场车祸中已经死去。让我不要带她去医院。她害怕!”

说到这里,尤明宇忍不住一声苦笑,“如果她不是尤予,那她是谁?就算害怕,也不该害怕医院啊?可。。。可她当时的眼神和神情,居然让我差点儿就信了她的胡话。”

岑慕亭神情平淡的看着尤明宇的侧脸,但心里却不似那么的平静,

半晌后才说道,“她其实也没说!她算得上死过一次。”

尤明宇闻言,猛地转头看着他,眼神里充满疑惑,

“你跟我说过,她的童年并不好!是吧?但是她现在呢?除了内向,腼腆!就再也不能在她身上看到任何不好的阴影。我对于校霸,校园暴力,并不陌生。说实话,我做不到她那样的蜕变,仅仅是因为换了个环境。”

“什么意思?”尤明宇有些急切的问道。

“她出车祸,她头部的瘀血,她生活态度的转变,说是翻天覆地的转变,也不为过,也许是,。。。是她生出第二人格在主导。”

岑慕亭说这话时,并不是很笃定,只是一种猜测。

“…第二人格?”岑慕亭的话,给尤明宇另外一个思考思路,他越想越觉得像这种情况。

“那我。。。”尤明宇还没说完,岑慕亭就读懂他想表达什么,直接打断他的话,

“不,我觉得,现在这样的她,就很好。那段经历,她比任何人都想忘记!你又何必非要让她记起来?还是说,你不能接受,她用与陌生人相处的情感同你慢慢积累感情?”

“不是的,我同她和陌生人没有多大的区别!我只是担心如果真的是第二人格,会伤害她主人格。”尤明宇摇头,

岑慕亭;“一般人生出第二人格,是机体一种自我防御反应。只能说,曾经的事,对她的伤害真的是无法想象的深!等到她再也不会对周围感到危险,第二人格也是可以自我隐退的。”

尤明宇:“真的?”

岑慕亭:“嗯。至于她说她不是你妹妹,你也可以这么认为,第二人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全新的个体。只是不能与过往真的毫无关联。退一万步说,真的是灵异玄幻事件,你能否定她与你这两个月的感情?还是说,你对她感到厌恶?或者仇恨?觉得她占了你妹妹的身体!”

尤明宇:“当然不!不会否定这两个多月我们之间的感情,和她带给我的感动和暖心。更没有对她感到一丝的厌恶和仇恨!反而一种就是血亲之间那种说不清楚的熟悉感。所以我从没怀疑过她是我妹妹的事实。我只是被她昨晚说的那句话。。。”

“伤害到了吧!看来你对你妹妹的感情,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深。就因为她一句’不是你妹妹’就难受的不敢面对她。”岑慕亭对这个神交已久的曾经的网友、现在的邻居真的很懂。

“…”尤明宇不得不说,岑慕亭说到他内心真是想法上的。

昨晚听到自己妹妹说“不是你妹妹”时!心里的慌乱和气愤一样多!自己当时是害怕的,害怕她不认自己这个哥哥,害怕她离自己而去。

岑慕亭看着发呆的尤明宇,拍了拍他的肩,“关于她的心理情况,你不是已经让校医时安东帮忙了吗?你不相信别人,还信不过他吗?他虽然疯,可本事怎么样,还不了解?他都没说什么,你还有啥好担心的。”

之后两人都不再说话,岑慕亭心里也忍不住在想,陌生人又如何?没有血缘关系又如何呢?他和陈奶奶就没有血缘关系,可并不妨碍他视她为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人。

关于男主说她有‘神经病’!此时躺在家中的尤予,是丝毫不知。

如果她知道男主这么诽谤她,估计得跳起来打他的膝盖!病是那么容易得的吗?坚强点儿不行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