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班干部名单出炉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060字
  • 2022-04-07 06:57:07

穆橦是个心细如发的人,对于尤予,有可能是她男呆萌的墩墩形象,以及对农村人朴实的印象,让他很有眼缘,

又有可能是她对人和事物上的有些看法,挺对自己的脾气,所以跟她认识才半天不到,就忍不住对她释放善意。

同学之间的感情,就是很纯粹,很真实,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装不出来。

反正带孙衍是带,多带一个尤予,也不差什么。穆橦这样想。

之后,他对于尤予的维护之意便多了起来。

孙衍:“知道。小学时,你就说过的,他俩从认识到这么多的同桌,可不是一般的趣味相投。”

尤予:…哦~原来高攀就是弥勒佛的同桌啊,那个像霍比特人的小男孩。

穆橦没听到尤予对于自己的嘱咐的回应,就微微转头,盯着尤予看,

他的目光凌厉得糖尤予一哆嗦,连忙点头如捣蒜,表示自己听到且同意。

哎呀,这时尤予才发现,穆橦刚开始对自己时,脸上带着的假笑,淡了几分。而且眼神也真切了几分!

对于穆橦对她的转变,尤予还是很敏锐的发现变化,就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此,尤予一脑门问号。

最终的竞选结果:

班长:张明廉。

副班长:蒋进。

学习委员:米娜妮。

纪律委员:石超。

体育委员:马润。

文艺委员:阳琪。

生活委员:穆橦。

劳动委员:凡之玉。

语文课代表:朱涵。

数学课代表:刘睿。

英语课代表:李洁。

在记票环节时,孙衍实在是太无聊,便背贴着墙,对尤予说,“我们班,有一半的人都是个中翘楚,而另外一半的人,就是他们的添头。毕竟别的班主任也不会允许,什么优秀的的人都集中在一个班里。”

“啊。。。!”

“像穆橦的添头就是我。”不知为何,尤予从他的这句话里听出了他那浓浓地骄傲感。

“米娜妮的添头就是文悦。”

“范博昭是高攀的添头。”

“都是一对一对的?可是有什么原因?”尤予问。

“当然有,作为添头,那都是有原因的,比方说范博昭,他家里很有钱。懂?文悦家里有个军官叔叔,懂?像张明廉的同桌曾黎,他父母都是公务员,懂?”

尤予对于这个答案,有些意外,高中就内卷成这样啦???

“那家境贫寒的就没。。。”尤予还没说完,

孙衍就说道:“当然有啦!你隔壁的那个,就是贫寒代表!除此之外,刘睿也是,不过他还是特招生,因为数学天赋异禀。估计已经被某个大学的数学系内定。”

“那他怎么不直接被招进大学呢?”

“天赋固然很重要,但是也得懂人情世故啊,心智成熟啊,德智体美劳全面嘛!”

“啊?还这么复杂,我以为。。。”

“不要你以为!就像你哥说的,在这里,你真能上课睡觉,还打呼,你就可以宣布成功。”

尤予听着有些皱眉,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一直只听没说话的穆橦,这时说道:“猴子虽然文化成绩不容乐观,但是,他从小到大的武术比赛都是冠军,家里的奖杯都放满一面墙。所以别听他胡说,这里没人是添头,各个都厉害。”

尤予快言快语道:“那我应该就是土的厉害!”

“噗~”穆橦直接被尤予的话笑喷!

好熟悉的音色,好熟悉的音调!尤予一瞬便明白,早上在路上尤明宇说话后,噗的一声笑,是谁了!就是穆橦。

“你们别不信!要不然,俺们一起种田试试!说不定,拿着农具,你们都不知道咋使!”尤予一着急,方言都急出来。

“没,我们没不信,只是吧,你的方言真的很好听。”

“哼→_→”尤予一点儿也不信穆橦的话。

下课铃响,尤予便不理会前面两人,直接收拾收拾就朝医务室奔去。因为早晨尤明宇说,她的中午饭,会放在医务室他那个朋友那里,

唯有干饭不可辜负。

岑慕亭才刚把新书放进书桌里面,就感觉身后一阵风,一个圆润的球飞速闪过。

然后就听到他隔壁桌的前桌两个男生笑得打鸣。

岑慕亭放书的手微微一顿,很快恢复正常,接着就听到米娜妮邀请自己一起吃午饭的声音,

“不用。”岑慕亭回答道,然后就起身独自朝门外走去。

走在路上,岑慕亭脑子里有些意外自己今天对于隔壁桌胖子的关注似乎有些多。

平常在楼道里碰到,她还会跟自己打声招呼,自己跟着奶奶去她家,她虽然不会多说什么,但也会跟自己打招呼,

可今天一上午,自己就坐在她旁边,她不但没有招呼一声,甚至都没正眼看过自己几眼。

这明显装着不认识,躲着自己的态度!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我是贫困生代表?

这想法只是一瞬间,他自己就否定,因为他知道,他邻居家跟他,贫寒程度也都是大哥和二哥的区别。不是这个原因。这点岑慕亭还是可以肯定。

才走两步,突然,岑慕亭打住自己乱飞的思绪,“她做什么,想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岑慕亭这样一想,便把这类想法抛开,不再想,专心致志的开始思考自己的事情来。

“岑慕亭,”岑慕亭走到去食堂的路上时,从旁边出来一个女生,岑慕亭一看,是坐在他右手边的那个叫姚甄,

“有事?”岑慕亭停下脚步,

“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姚甄说的特别的不走心,敷衍只差没刻在脑门上。

岑慕亭低眸,神情冷淡的绕过她,直接走掉。

笑话,谁不知,姚甄喜欢滕迟,现在这个表情说喜欢自己?当谁傻吗?就算真喜欢又如何?自己现在可没这闲工夫和这些大小姐扯皮!

岑慕亭不做他想,直接走掉!

他现在为了自己和奶奶的生计坚持着,为了自己的目标奋斗着,根本不会有什么空时间,想这些无聊的事!

没错,在他看来,不管是米娜妮,还是别的什么人,说这些,都是无聊至极,耽误时间的事。

就连他邻居家的小黑胖子,也不应该去关注,浪费时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