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竞选进行时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110字
  • 2022-04-06 20:24:30

岑慕亭坐在尤予旁边,亲眼目睹几个人是怎么杠起来的。

说句实话,他觉得有点儿吵!作为一直比他低一名的穆橦,这个人他是知道的,

准确说,班上的事,他都知道,只是不怎么上心而已,毕竟,他还有养家的生活压力,怎么可能有那空闲时间,关注哪些!

倒是他家邻居的那个小黑胖子,让他有点儿意外,她吵架是真的很弱,要气势没气势,要逻辑没逻辑!但是她毫不犹豫地战队穆橦这一方,倒是让他没想到。

因为他可是知道,米娜妮在学校男生中的影响力,她就不怕成为公敌吗?

可看那小学鸡式的吵架,着实有些浪费时间,他选择离开。

而追着岑慕亭离开的米娜妮,出教室后,在走廊的尽头就失去岑慕亭的踪影,后面跟着追出来的文悦,只看到望着走廊的发呆的米娜妮。

上课铃响,佘老师准点踩着她那会响的低跟凉皮鞋走进来。

开场白依然很官方,隔壁岑慕亭什么时候回来的,尤予并不知道,也没在意,

佘老师的开场白很快说到尾声,“那么,现在班干部职位暂时拟有,班长,副班长,学习委员,生活委员,纪律委员,文艺委员,体育委员,以及语文课代表,数学课代表,英语课代表!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走到讲台上,发表自己的竞选演讲,时间最长两分钟。开始。”

说完佘老师走下讲台,走到教室前门的门口处,站立。

佘老师话音刚落,班上的同学们就开始左顾右盼,不安躁动起来,但大家都是一副观望的状态,并没人立马走上讲台。

大约过了五分钟,佘老师刚准备再说点儿什么时,一个个头高挑,长着一张国字脸的男孩子站起身,走到讲台旁,

神情中带着些许的紧张,但还是落落大方的说道:“同学们,大家好,我叫张明廉,担任班长这个职务已有四年经历,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到初中三年,我都是班级里的班长,对于班长的职责和义务,我是十分的熟悉和熟练。。。”

“老班长啦?”尤予感叹。

“嗯,他要当班长,这事稳的。”穆橦点头。

张明廉说完后,鞠躬,底下的同学笑容盈盈的为他鼓掌。啪啪啪啪~非常用力,感觉掌心都拍红了,可想而知,张明廉的群众基础有多好。

佘老师微笑对他点头,说道:“很好,谢谢张明廉同学为我们做的表率。”

有了第一个人,那么第二个人走上台就更加顺利。

“大家好,我叫蒋进,我此次想竞选的职位是副班长。。。”

“大家好,我叫马健,此次我想竞选的职位是体育委员,我是体育特优生,我喜欢篮球,足球,排球。。。”

“好家伙,是个球,他都会啊!?慕了慕了!”尤予一副叹为观止的样子,

穆橦看的有点儿想笑,最后憋住了,而孙衍却没憋住,打趣道“你别一副刚进城的样子,好吗?那些球学会又不难!”

尤予一脸惊奇地问道:“你咋知道我刚进城的?”

孙衍一顿,“你以前没。。。”

尤予点头,“没来过,我来这儿之前,最远去过的,就是我读初中的镇上!县里都没去过呢!”

穆橦一听,惊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干脆的承认自己是村姑的,这下不太淡定,问道:“真的假的?一直在乡~里?”本来他想说乡下,但一想,这词好像不太好,才转音成乡里的。

尤予再次点头,“对呀!那会儿就奶奶带着我,她可不放心我去县里溜达。而且我也不爱出门。”

穆橦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教室前面,传来文悦做作的夹子音。

“大家好,我叫文悦,我想竞选生活委员。。。”

她刚刚吵架时也不是这么奇怪的声音呀?这会儿听得让人只想皱眉。不光尤予有点儿不适应,看教室里别的好多人,都有种接受不良的表情。

她说完,走下来,底下的同学反应平平,佘老师带头鼓掌,三三两两的同学才跟着鼓掌,自带慢动作特效,跟赌神里周润发的那个经典镜头一样的鼓掌范儿。

穆橦在她才迈出下台的一步时,腾的一声站了起来,

略带丝兴奋地小声说道“到我啦!”说着就朝前面讲台走去,昂首挺胸,自信满满,就是从后面看他略显圆滑的身躯,有点儿搞笑就是了。

站定,字正腔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道:“同学们,大家好,我叫穆橦,此次我想竞选的职位是生活委员。。。”

穆橦简单说完后,坐在米娜妮前面的那个男同学便起哄道,“穆神,你咋不竞选学习委员呢!?你得继续把你的学习之光普照咱们呀!”

穆橦说完,也不等啥,就一派轻松地朝教室后面自己的座位方向走着,还边说道:“现在岑慕亭才是咱们班的学习之光,我才不要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呢!当个生活委员,能为班级贡献一份力,我就很知足啦!”

“那是一定可以的。”那位同学哈哈一笑。班里的大多数人也跟着笑,

“这就是你说的,相处一般般??”尤予低声问刚坐下的穆橦,

穆橦:“面子而已啦!谁认真,谁就输了!”

尤予:…虽然听不懂,但尤予不打算轻易承认自己笨。便没再继续说,

孙衍:“我没记错的话,之前,姓文的太君好像上去说的竞选学习委员来着吧?”

穆橦:“嗯,是的,范博昭这话可是让我一起得罪好多人呢!”

尤予:…妈蛋,还是听不懂!不过,那个长的像个弥勒佛一样的男生,叫范博昭啊?脸盲的尤予表示,上节课听到的自我介绍,现在是脸和名字完全对不上号。

孙衍:“他那名字,跟他那个人完全起反了。他哪里是范不着?简直就是哪儿哪儿都有他!事儿精!”

穆橦:“范博昭和高攀,跟咱们可不是一路的,你们以后离他们远点儿,别被他们卖了还帮人家数钱。”

脸盲症晚期的尤予:…只想问,高攀是谁?

穆橦其实不是个热心肠的人,准确来说,他是个冷血冷心的人,所以他在尤予和孙衍面前说这个善意的提醒,就能看出,他对尤予还是有点儿例外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