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有哥哥的感觉真好

  • 慢穿之云含晴日雨
  • 泡面T布希
  • 2138字
  • 2022-04-03 20:52:06

话说回来,当时说到尤予和岑慕亭被分到同一个班时,尤明宇过度反应后的一瞬,立刻明白自己太激动了些,

解释道:“我问过,岑慕亭同学的成绩是市里的第一名,而妹妹,嗯,你们都知道的,他们应该不可能分在一个班的。”

尤奶奶不明就里,问道:“和第一名分到一个班,不好吗?”

尤明宇回答的毫无压力,“尤予又不是为了成才去的。我还是希望她过的轻松些。所以她不用去差距太大的环境里,容易让人感觉太大压力。”

尤予:…哥哥,你什么意思?我到底在你眼里,是得多废材?这么不希望我成才啊!

这话尤予没问出来,因为尤爸点头表示赞同,还‘热心肠’的问道:“如果真的是分在一个班,我需不需要去跟老师说说?”

尤予一挑眉:…说啥?咋说?跟老师,我们家孩子不要学太好,去车尾的班里混混就好吗?

尤明宇却摇头,说:“不用,每个学期会根据期末成绩重新排班,所以妹妹也就这半个学期会去吃那苦。”

尤予:…

不光尤予无语,陈奶奶和岑慕亭听了,都觉得新奇,这还有盼着孩子成绩不好的。这不怕是有仇哟?

尤奶奶解释道:“前两个月,予丫头出了场车祸,脑子里有瘀血,医生说没法动手术,只能让瘀血自行被吸收,而且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什么后遗症。所以我们家真的不期望说她有多好的成绩,只求她好好的活着就好。”

听罢,陈奶奶点头,表示理解。当家长的,真不希望自家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成就在健康面前,都得往后排排。

至于一直面无表情的岑慕亭,尤予不做任何评价。

也是那天,等到陈奶奶带着岑慕亭回家后,尤予才后知后觉的问2752,“我总觉得,岑慕亭这个名字,有一丝丝眼熟哇?!”

2752:“哇哦!你的反射弧,怕是能绕地球两周半了吧!人家大名鼎鼎的男主,你就只是觉得一丝丝眼熟?”

听到2752的挖苦话,尤予也没在意,毕竟她才刚说要离主角团远点儿的,结果男主角就住隔壁,这么光速打脸时刻,不提也罢!

经过一个多月的不懈努力,早上出门前,尤予的体重秤上的指针定在79kg,

尤明宇现在旁边看着说“刚开始,掉得快,但到了瓶颈期,就会很难了。加油!妹妹。”

本来看到称上数字小了点的尤予开心不已,结果尤明宇的话,让尤予一下子哑声!

这个她也知道,可她哥干啥不让她高兴两分钟,就立马泼冷水呢?

尤明宇看着心情全写脸上的尤予,好笑地揉她的头,说道“我这不是担心你松懈嘛!你放心,只要你坚持,一定会达到我们定的目标。”

尤予一双死鱼眼地瞪着尤明宇,示意他把手从她头上拿开,

但尤明宇装着没看见,继续肆无忌惮地一通揉,尤予的短发,瞬间成鸡窝。

最后两人打打闹闹地出门准备锻炼。

开门看见岑慕亭,尤予像往常一样,说:“早上好,岑同学。”

岑慕亭冰凉清冽的嗓音回道:“早上好,尤同学。”

尤明宇在尤予身后关门,抬头看了一眼岑慕亭,一反常态没有说话,

岑慕亭淡淡瞥了一眼尤明宇,也没说话,三人跟往常一样,一前一后出楼梯口,

岑慕亭去车棚,尤明宇带着尤予出小区锻炼。

一个小时后,尤明宇带着尤予回家,

尤奶奶已经做好早饭,尤爸依然是雷打不动的打扫卫生,

尤予简单洗个澡,收拾收拾,穿好从学校领回家的校服,跟着一家人坐在桌前吃早饭,

尤明宇喝口绿豆粥,咽下,又跟尤予说“今天我送你去学校。教室我之前也带你去看过的,你还记得不?要是不记得…”

尤予匆忙咽下口中的粗粮馒头,急忙说道:“记得,记得。你把我送到校门口就行。”

生怕她说晚了,尤明宇的唠叨大法就要亮出来。

尤明宇夹起一块小咸菜,说道“我还得去找校医。他是我朋友,以后你中午就去他那儿午休。我之前只是在电话说过,今天顺道去看看他,再跟他说一遍。”

尤予:“?…那别的同学都是在哪里休息的啊?”

尤明宇:“有的会回家休息,有的住校有宿舍,有的就在教室里趴会儿,有的不休息,玩儿呢!”

尤予:“哦…那我会不会打扰校医啊!”

尤明宇摇头,“他话特多,嘴还毒!他就怕闲得慌!所以不用有压力,去就行了。他要是敢欺负你,回来跟我说,我去跟他聊。”

尤予默了默,心想,如果相处不好,自己就在教室里趴会儿也行,别人能趴,她也可以。

吃完饭,尤明宇背着尤予的书包,走在前面,尤予像个小学生似的,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尤予看着尤明宇背着她的书包,背挺直,时不时还用手,示意她快跟上,怎么说呢,就是心里很复杂。

坐在公车上,尤予坐着,尤明宇站在尤予的座位旁边,用身躯挡住拥挤人群,像是在用身体挡住一切可能会碰到尤予的事物,

尤予看着就有点儿鼻酸,快速眨了眨眼,尤予对尤明宇说道,“哥哥,要不你把书包给我抱着吧!”

尤明宇摇头,一脸笑意地对尤予说道:“不用!我以前上学时,看着别的哥哥这么带妹妹时,我就在想,你以后来这里,我也要这样送你上学。还别说,感觉还不错。”

明明人多的来,都把书包挤变形,尤明宇的衬衣也被人扯歪了一点,可他脸上的笑容,真的是发自内心的那种,这让尤予的鼻子更酸,感觉眼泪都有些快包不住时,

尤予赶忙低头,忍了很久,眼中的热气才缓缓散去,

尤予想到上一次看到这样真挚感情,好像还是小时候了吧,后来渐渐长大,父母为了自己的学业,不停得灌输必须高分数,好成绩,令别人羡慕的大学,令别人艳羡的工资,最后完成任务似的催婚,

然而自己成绩一般,大学一般,工资也一般,没有一样可以让他们拿出去炫耀的,早已经在他们眼中看不到这么真挚感情。

若不是最后自己病倒时,在ICU探访窗口看到他们半白的头发,悲凄的眼泪,估计自己也不会知道,会为了他们的心愿,和2752签协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