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秦守仁必须死!(上)

愈发灼热的血液顺着大动脉快速流动,将位于肩颈处的天宗穴,悍然冲开!

随着第一颗穴道被冲开,与天宗穴距离相仿的曲垣、肩井、距骨、秉风等数十个穴道,都在这一刻被冲开!

飒~

数十道微风凭空产生,齐齐向着处于凝练开穴状态的众多穴道涌去!

此刻,苏洛汲取外界灵气的速度,若是让九窍境界的修士看见,必然大吃一惊!

普通穴窍吸慑灵气的能力虽弱,但数量累积之下,竟也隐隐赶上了六大窍齐开的汲取速度!

经过了足足七八个小时的吸慑,当初晨的阳光落在苏洛面庞的那一刻,数十颗穴窍终于“吃饱”,在各自穴窍深处齐齐凝聚出了第二滴玉露。

只不过。

这些穴窍内部早已充盈,没有第二滴玉露的生存空间,便被最初的第一滴玉露排挤了出去。

刷!

数十滴玉露陡然涌入身体血脉之中!

“唔~”

苏洛闷哼一声,肌体血肉传来一种吃撑了的感觉,连忙发动运气法门,捕捉体内新生的玉露。

“收!”

十六秒,捕捉到第一滴;二十九秒,捕捉到第二滴;四十四秒,捕捉到第三滴!

大约第五十九秒左右的时间,体内血液沸腾,将所有玉露尽数融化。

虽浪费严重,但苏洛眼中却流露出一丝喜色,兴奋道:

“三百三十六处穴窍凝练成功!”

“一次苦修,竟能抵得上二十七顿饭的修行!”

苏洛正欲起身,四肢八骸却传来了严重冻伤特有的灼烧疼痛感。

据说,百分之二十五的冻死者,都会在生前脱光衣服。

在寒冷的环境中,肌体长时间保暖不足,极有可能会导致体温调节功能崩溃,身体出现反常的极端灼热感,冻死者便会在临死前的幻觉之中,本能地脱光身上的每一件衣服,加速死亡的到来!

显然。

苏洛的身体也遭遇了类似的状况。

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身体四肢百骸中,忽然传来了一阵温暖气流,顺着血液流经身体的每一处冻伤。

转瞬间。

那些冻伤便全数愈合。

苏洛脑筋一转,便立即想明白了怎么回事,思忖道:

“能量既不可能凭空增加,也不可能凭空减少,那些溶于热血的玉露,虽然来不及入驻穴窍,几乎浪费了百分之九十,但肉,终究是烂在了锅里!

一旦身体受损,这些玉露便会自发涌现,修复伤口。”

苏洛轻松起身,却发现宿舍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衣柜、穿衣镜、电脑桌、行李箱、衣物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受潮现象,甚至隐隐约约散发出些许怪味。

“这,不能忍啊!”

苏洛干呕了一声,连忙将所有衣物收集起来清洁晾晒。

这不能算是洁癖,只是他儿时极为贫困,曾多年生活在废品站中,自上了初中以后,便一直用干净卫生来维持自己不多的自尊心,以免其他同学露出异样的目光。

人可以穷困一时,可以穿得朴素,但不能邋遢,不能自轻自贱……当然了,也可能是单纯的懒。

所以。

干净卫生这四个字,是他用来约束自己的信条。

经此一事,苏洛决定尽快搬出宿舍,在学校附近租一间相对隐秘独立的公寓。

“不过……”

他窘迫发现,原主留下的资金并不多,只有八千元,以蓄气境修士的食量,顶多是两个月的伙食费,哪有钱租赁公寓啊!

穷啊啊啊啊啊!

(土拨鼠的尖叫)

苏洛回想起转专业的第一项条件——单一报税年度,缴纳个人所得税需超过一万元!

也就是说。

税前收入需超过二十四万元!

“得想个办法,挣钱,而且得是合法收入!”苏洛打开手机,上网搜索蓄气期修士快速赚钱的法子,但刚刚打开百度,就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百度,不愧是你!”

搜索页面上,要么是灌满鸡汤的成功学,要么是看视频赚钱的APP!

其中不少链接下面,都极为黯淡地标注着俩字——广告!

忽悠!

全是忽悠!

但好在知乎与B站还算靠谱,苏洛从打工前辈们的经验分享中,找到了两份适合自己的工作。

其一。

前往星空武馆,面试助教,适合大三大四的武者。

其二。

家教。

古典道术虽臭名昭著,但在很多家长眼里,却有着稳定、长寿、安全、医疗人脉关系丰富等诸多优点。

道法自然清凉术更是很多老人的心头好。

原主留下的八千多块钱,便是在家教工作中一点一滴积累下来的。

可……

苏洛回想起原主自杀时的绝望,实在没有半点担任古典道术家教的意愿。

甚至于,他连古典道术专业的课程都不太愿意去上!

大学三年以来。

除了间接害死原主的凶手-秦守仁,古典道术专业的其他人,也渐渐在这臭不可闻的大染缸中黑化!

那些指手画脚、脾气古怪的专业老师,那些谄上欺下、阿谀奉承的学生,都曾在不知不觉间,一步两步,为原主堕入无底深渊贡献了一分力量……

苏洛抬眼望向墙壁上的课程表,它曾成为萦绕原主近乎三年的噩梦,眼中闪过一丝坚决,沉声道:

“这课,不上也罢!”

“与其在毫无意义的课堂浪费人生,不如去星空武馆碰碰运气,兴许还能偷学个一招半式!”

说完。

苏洛便撕掉了墙上的课程表,丢进了垃圾桶中,随后大步走出宿舍,心中无比畅快,迎着灿烂而温暖的初晨,向星空武馆前进。

正如诗歌所言:

“春风拂揽漫野,人生路途滚烫,少年是勇往直前的,向前跑,别回头!”

…………

此时正是上课的高峰期,数十名古典道术专业的学生,与苏洛擦肩而过。

只是方向,截然相反。

其中数人,都忍不住停下脚步,凝视着苏洛前进的方向。

当他踏出校门的那一刻,有人心生羡慕,也有人发出了阴惨惨的笑声。

“姓苏的,有向小组长,副班长,班长,还有专业老师,助教,辅导员,教导主任签字报备吗?”

“肯定没有。”

“那他还敢逃课?”

两名古典道术专业的学生都姓张,且名字相似,便结拜成了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人称张氏兄弟。

二人对视一眼,都读懂了彼此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意思——

举报!

古典道术的老师们,绝不愿意任何“薪柴”轻松逃离!

想要请假去做其他事情?

没问题!

请先找到小组长,副班长……教导主任等相关负责人报备、签字、签批!

至于批不批?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二人急匆匆地向古典道术系主任-秦守仁的办公室奔去。

可等到了门口,他们却发现房门紧闭,并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血腥气。

二人小心翼翼地撩开一道门缝,二人惊讶地发现,古典道术专业的系花竟抢先一步,向秦守仁打起了小报告:

“老师,十分钟前,我看见了苏洛同学离开学校,至今未归。”

古典道术系主任-秦守仁坐着办公桌前,把玩着一瓶装满了某种黑色血液的玻璃瓶,听到了系花的小报告后,这才抬起了头,满面笑容道:

“没关系,老师也不是什么魔鬼,年轻人嘛,逃个一二节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语气格外宽宏,与苏洛记忆里的老怪物截然相反……

可,

下一秒。

门外二人陡然瞪大了双眼,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在他们的视野中,一副丧心病狂的景象,即将上演!

办公室内。

秦守仁,咕哝一声道:

“且过来些~”

系花浅浅一笑,连忙半跪在前,扬起玉颈,张开至今未有男人亵渎过的樱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