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遍插茱萸少一人!(上)

柳牢去哪了?

道脉灵种去哪了?

柳牢是否拿到了道脉灵种?

完整的竹简书信,不但没能减少谜团,反倒是增加了新的问题,让二人倍感苦恼。

范怀民叹气道:

“四十年前埋藏的真相,都已经随这些道术师先辈逝去了。”

闻言。

苏洛猛然回想起,自己掌握着《蛇蛊秘典》第二十五式-不问苍生问鬼神,思忖道:

“也不知问鬼之术,能不能寻来道术师先辈的魂灵?”

说着。

苏洛快速走至一处废弃大衣柜前,扯下了一块烂木板,随后解开红月上尉的手部防护。

下一秒。

狂暴的灵气轰然袭来,疯狂钻入苏洛手掌皮肤各处。

仅仅一瞬,与灵气接触的皮肤,便迸裂了好几处,大滴大滴的鲜血洒在木板之上。

神经也开始阵阵刺痛,似乎是内部的生物电出现了些许紊乱。

“李在赣神魔?”

范怀民视线一凝,被苏洛的冒险举动惊得方言都说出来了,当即就要前来阻止。

苏洛立即重新合拢手部机甲,体内温暖气流涌出,快速修复着皮肤伤口,微笑解释道:

“范前辈,我有一招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也许能问出些东西,刚才怕您不同意,就先下手为强了。”

范怀民没好气道:

“下次记着跟我商量。”

苏洛敷衍地点了点头,在心中默念起问鬼术的咒语。

霎时。

额头处垂下的刘海无风自动,竟编织成了九头小黑蛇。

“嘶嘶~嘶嘶~”

九头蛇齐齐发出蛇鸣之音。

其阴冷森寒的声音,传播至方圆数公里,寻觅牵引着合适的魂灵。

渐渐地。

一道身着古典道术服饰,颇有几分女侠气质的魂灵幻影,迅速从某处角落中漂浮而出,飘至苏洛与范怀民面前。

女侠魂灵冷冷道:

“问鬼术?这招对我们没用!”

话音刚落。

苏洛只感到一阵剑光闪过,额前的九头蛇便被一斩而空,转眼崩溃。

女侠魂灵眼神清冷,声若冰渊,“还有什么招数吗,柳牢先生?”

此言一出。

苏洛与范怀民对视一眼,都意识到一丝不对劲儿,那位“柳牢”恐怕是出了什么问题,异口同声道:

“我们不是柳牢!”

“咦?”

女侠魂灵心猛地一紧,立即发动了某种极为强大的测谎秘术,厉声道:

“你们再说一遍,你们与柳牢有无任何关系?”

苏洛立即发誓:

“我是庆城先锋学院古典道术专业的大三学生-苏洛,通过空间裂缝,进入此处军镇捡垃圾,与您口中的柳牢,绝无半点关系,问鬼术是意外所得。”

范怀民亦道:

“我也一样。”

“四十年了,没想到还能遇见道术后辈……”女侠魂灵愣了半晌,随后以手指弹出一份日记模样的古旧书册,幽幽道:“四十年前,关于道术一脉的往事,都在这份日记里,初一字初七,是我生前所写,初八初九,则是我死后所写。”

苏洛伸手一触,视网膜前便浮现出一大团文字。

…………

【大夏历六十二年,九月初一,晴】

“小女子林茱萸,遍插茱萸少一人的茱萸,因为我是重阳节出生的嘛,可恶的师兄们,便安利我妈妈用了这个名字,今天要开始写日记了,嗯,反正我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我与其他十余位师兄接到任务,要秘密护送一个叫做‘道脉灵种’的东西,交给柳牢公子。

听说,柳牢公子虽修习蛇蛊秘典,一生却从未害过任何人,出淤泥而不染。

年不过百岁,便早早进入了外景九重天的境界,更曾在两界山战场之中,凭一己之力,斩杀二十余外景妖物,一直非常受到祖师们的认可与赞扬。

交给他保管道脉灵种,是最安全的。

师兄们还说,此次护送任务的成败,将决定道术一脉的未来。

大道理一堆堆的。

好累。

我好想当一条摆烂的咸鱼。

拜托,家国天下,跟我一个小女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开摆!!!”

…………

【大夏历六十二年,九月初二,雨】

“今天,我们遭遇了兽潮,只见本女侠眉头一皱,退至众人身后,成功当上了一名女混子!好耶!”

“大师兄苦口婆心,劝我支棱起来,但咸鱼纵使翻身了,还是一条咸鱼!”

…………

【九月初三,多云】

“终于到梁州了,师兄们出去打探情报,我负责看家,呜呜呜,就这么瞧不起我嘛……嘿,反转了,本女侠就喜欢宅在家里,不让我出门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天不生我林咸鱼,摆道万古如长夜!”

【九月初四,晴】

“师兄们躲起来不见我了,需要避开本女侠的事儿,也就那么回事儿,勾栏听曲,灵肉交流,聚众嫖娼嘛,真当我傻白甜啊!”

【九月初五,晴转多云】

“今天早上,师兄们一脸虚弱地回来了,到底是哪位青楼花魁,能把十几位外景榨干啊……阔怕!”

【九月初六,阴】

“今天早上,我们见到了柳牢先生,他很虚弱,也很英俊,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就像是故事里面的病弱公子,但我总觉得,师兄们的笑脸之下,隐藏着一丝忌惮。”

【九月初七,暴雨】

“大师兄使用了燃命之法,急匆匆地带着所有人,躲进了两界山,今夜,我们将在汉安军镇休憩,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九月初八,暴雨】

“兽潮来了。”

“一夜之间,十万军民,他们努力过,奋战过,哭过,哀嚎过,却还是死在了我的面前……”

“柳牢也来了,只是他变得更加苍老,是个大叔了。”

“他笑起来的模样,像玉门关吹落的春风,像是脚踏七彩祥云的大英雄,我本以为他会帮忙消灭兽潮,但师兄们却举起了剑,与他厮杀,血战!”

“一位又一位师兄浴血奋战,死在了我的面前。”

“当师兄们的灵魂,一个接着一个,与我的灵魂相融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被师兄们保护的,全部真相。”

“柳牢,你这个狗贼!”

“初三我在家咸鱼那天,师兄们外出打探到了一个情报——柳牢狗贼晋升斩道失败,身受重伤,道脉灵种内蕴含的祖师修为,足以让他恢复元气。”

“师兄们拿不到主意,便合力自斩四十九年修为,共同塑造出一颗假的道脉灵种,对他进行试探,这便是师兄们早上一脸疲惫归来的原因。”

“果不其然,柳牢狗贼吞掉了假灵种!”

“是他唤来了兽潮,害死了十万军民,是他杀死我的师兄们,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这个狗贼!”

“午夜时分。”

“所有人都死了,包括我!”

“我叫林茱萸,遍插茱萸少一人的茱萸,死在了生日前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