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越强大,越古老(下)

“‘越古老,越强大’倒过来的话,就是……越强大,越古老?”苏洛挠了挠头,大脑陷入迷惘,“这是什么意思?”

范怀民苦寻另半份竹简未果,沉声道:

“道术师先辈目光长远,或许早就预料到如今古典道术的腐化,‘越强大,越古老’应该就是对道术师发展路线的改革优化,但……四十年过去了,这所谓的‘道脉灵种’在哪呢?”

苏洛惶然一惊。

是了。

四十年前,古典道术师的先辈们便创造出“道脉灵种”,用于优化道术师的修炼模式。

那么,

它在哪儿呢?

正如1950年,众多科学界名流互相讨论飞碟与外星人的问题时,费米突然冒出一句:

“他们都在哪儿呢?”

如果银河系存在大量先进的地外文明,那么,为什么连飞船、电磁信号或者探测器的证据都看不到呢?

这便是著名的费米悖论。

同样的,

如果道脉灵种真的存在,那么,为什么四十年来,古典道术专业依旧无可挽回地走向腐化了呢?

苏洛思来想去,开口道:

“我想到了一种可能,或许可以解释此事?”

“嚯~说不定咱俩想到了一块去了?”,范怀民先是一愣,随后从储物戒指从取出了二支铅笔,哈哈大笑道:“不如你我将各自的猜测,写至掌心,再同时张开,如何?”

苏洛应允,接过铅笔在手心处写了两个字。

紧接着。

范怀民也在自己的手心上写了两个字。

二人走近一步,同时张开了各自的手掌。

只见苏洛的机械手掌上,正正方方地书写着二个大字——“柳牢”,范怀民面露惊讶,这是他没想到的。

苏洛亦看向范怀民的掌心,书写着一个颇为大气的行书——“竹简”。

二人所思所想,简直南辕北辙,毫不相干,半点默契也没有。

范怀民解释道:

“这份竹简不过一半,我们当务之急,应该是尽快找到另外半份竹简。”

苏洛笑着说出自己的见解,“这封信是东流先生写给柳牢兄的,或许直接找到柳牢本人,便能揭开其中的谜团。”

闻言。

范怀民蹂躏大脑,从记忆的故纸堆中搜寻回忆,“我好像听过柳牢的名字,应当在五六十年前,他便曾在两界山中闯下不小的名望,甚至得了一个绰号,唤作蛇蛊公子,是宗师榜前五十的大人物,但后来很多年,似乎销声匿迹,至少大夏官方设立的榜单之中,都不曾出现过他的名字。”

接着。

范怀民略微自得道:

“当年我孤身搏杀幼年地龙,便曾短暂入选青年才俊榜第27位,以六扇门运营小编的强大情报搜集能力,但凡是出现在网络上的信息,都会被他们辨别真伪,记录上榜,且招聘了多位顶级算师,柳牢多年不在宗师榜上露面,其中必有蹊跷,以你我的能力,想找到他,恐怕难如登天。”

苏洛了然。

自第二次两界山战役结束后,人族便陷入怠惰享乐的氛围,修行刻苦程度大减,大夏官府为激励修士成长,特意设置了青年才俊榜与宗师榜。

三十岁以下,未成外景者,六扇门便会广纳天下情报,选择其中一百位修士,入选青年才俊榜,并根据战绩表现,收获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绰号若干。

宗师亦为百人,主要遴选外景强者。

苏洛思索片刻,出声道:

“我们先在工坊之内分头行动,寻觅剩余半份竹简的踪迹,每小时在这里汇合一次,若久寻无果,我们便回归庆城,请顶级算师,卜算柳牢居所,如何?”

范怀民以拳击掌,突然醒悟过来,“啊对对对,我想起了,星算子-王尘近日旅居庆城西郊,他可是青州赫赫有名的算师,我们可以请他卜算一番!”

听到了“星算子”三个字,苏洛讪讪一笑。

自己的“寻星人迹法”便是从王尘手中掠夺吞噬而来,牛头人去找苦主帮忙,太蹬鼻子上脸了吧?

“咳咳~”,苏洛咳嗽了两声,话锋一转道:“范前辈,我们还是抓紧时间搜寻另半份竹简的踪迹吧?”

“嗯,好。”

范怀民当即应诺,二人分头行动,对炼药工坊展开挖地三尺的搜寻。

…………

军镇废墟外围。

坍塌城墙处。

百余只恶眉猿猴趴在碎石嶙峋间,为那两只死去的同伴哭泣,亦有暴躁者捶足顿胸,发誓要为同伴报仇雪恨!

却在此时。

一位提着竹片笼子的老者,神态自然,缓步走入城墙缺口,视众多恶眉猿猴如无物。

“吱吱!”

此等嚣张态度,顿时激怒了众多恶眉猿猴,纷纷双眼通红,冲向了擅闯领地的老者。

但下一秒,

竹片笼中,陡然伸出数个三角蛇头,齐齐将上下颚张开至一百八十度,轰然喷出一大团七彩毒雾。

瞬息间。

百余只恶眉猿猴连呜咽一声都来不及,当场僵直身体死去。

老者嘴角的笑纹越来越深,静静地享受着生命消逝凋零,归于静谧的美好。

待那些恶眉猿猴彻底化作一滩血水之后,他才悠然提着竹片笼子,不紧不慢地向军镇废墟深处走去。

“那群卑贱的道术师,浪费了我整整四十年啊!”柳牢眼中燃起一丝怒火。

…………

炼药工坊。

范怀民搜寻了大半天,却一无所获,似乎另外半份竹简早已失落。

苏洛则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苦思冥想许久,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些曾经去过,又被他们二人遗忘的地方,立即开口:

“范前辈,那几处丹药密藏点,我们是不是没找到?”

“早就找过……”,范怀民猛然回过神,“对哦,六处丹药密藏点,我们虽然去过,但搜索重心是丹药与有价值的垃圾,也许真的忽略了竹简之类的东西。”

一念及此。

二人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终于在破碎尸骨之下,找到了另外半份竹简,获得了全部内容:

“柳牢兄,见信如面。”

“八万道术师此番下山救世,甘死如饴,是为家国存亡,我辈唯有奋不顾身,以无量之鲜血,挽救于万一,但道术师不能亡!”

“大夏本土剩余之辈,多为朽木烂泥,必将坏我道术清誉,故我与其他祖师几经思量,各自斩去千年修为,合力共造道脉灵种,其中蕴含无上威能,可逆转道术根本。”

“从今以后,道术师将倒转‘越古老,越强大’之特性,变更为‘越强大,越古老’,此举有违天意,却能为道脉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光明的未来!”

“唯望柳牢兄珍藏此灵种,待天下太平盛世之时,重铸道术荣光!”

看完竹简书信。

范怀民挠了挠头,“柳牢拿到灵种了吗?”

苏洛给了一个优质解答:

“我不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