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后备隐藏能源!

昏暗的天空,灰色的大地,仿佛是遭到核弹打击之后的城市残骸,就连经验丰富的范怀民,一时间也未能猜出此处废墟,到底位于两界山区域的哪一部分?

范怀民抬眼望向战车前的众多仪表,发动机转速早早拉满,但车辆实际时速却只有四分之一,这便是两界山的另一个特性!

灵气暴动!

新生的世界,灵力格外暴躁,未觉醒护体真气的修士,将在几个呼吸的功夫内爆体而亡!

绝大多数科技造物都需要进行特殊改造,方能发挥一部分功效。

奔火型敞篷战车,额定最高时速为三百二十公里每小时,但进入两界山后,上限便削减为八十公里每小时。

一想到这,范怀民才赫然想起,机甲在两界山中,操纵难度也会大幅度增加,连忙回过头,试图出声提醒,“小心,两界山的环境会……”

话还没说完,声音便戛然而止。

苏洛身处于红月上尉之内,猛然向前踏出一步,接着,便是第二步,第三布……

动作无比精妙,熟练。

“范前辈,两界山的环境有什么问题吗?”苏洛身处于红月上尉内,特殊金属隔绝了内外灵力的交流,他完全无法感知到外界暴躁的灵气。

“没,没什么问题,另外,别叫我范前辈,求求了,我今年也才四十五岁……”范怀民颇感心累,有气无力地在心中发出怒吼:“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沉默片刻。

范怀民一脚油门,加快了战车速度,瓮声瓮气道:

“走吧,先找找香椿妖父母的尸身,它们死后应当会化作原形,都是树身近百米的巨型香椿木,我们保持五十到一百米之间的距离,以方便相互沟通、救援。”

“好的,范前辈。”

苏洛控制着红月上尉,大踏步地前进着,四处观摩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四处可见爆炸遗留的痕迹,有些坑洞甚至深达数十米,依稀能够感受到当年第二次两界山战役的惨烈。

灵能机甲检测系统发来警告:

【辐射指数:75%(血红色字体)】

与其说这里是新生的世界,不如说这里更像……末世环境!

“咦?”

苏洛抬眼望向东南方位,发觉灰暗土地之上,似乎隐约出现了一抹突兀的绿光,便呼喊了一声:

“范前辈,东南方向,有情况!”

说完。

苏洛便驾驶着红月上尉,快步向绿光所在的方位踏步前进,动作格外小心翼翼。

复行数十步。

范怀民亦调转车头,疾驰至红月上尉左侧。

很快。

二人便见到了绿光的源头——一颗约为半米高的青蒿,随风摇曳,娇翠欲滴。

更神奇的地方在于,它竟微微泛着莹莹绿光,绝非凡品。

周围环境几乎与核战废墟无异,充斥着毁灭的氛围,但眼前的这一株稚嫩青蒿,却又适应了两界山的恶劣环境,在毁灭中迎来新生,让人深深感叹大自然的神奇。

当苏洛与范怀民靠近之时,枝叶竟蜷缩了几分,叶子也枯黄了几分,似乎是某种伪装,只是太过于笨拙与刻意。

苏洛惊讶道:

“它有灵智?”

范怀民点了点头,感叹了一声,“应该只是具备了些许灵性,植物想生出灵智,往往极为困难,修行千年,可能也不过九窍层次,就比如那只香椿妖,而人类只需苦修十年,便可从凡人之体,跑步进入九窍圆满。”

就在这时。

苏洛眼角余光一扫,似乎有了新的发现,竟将红月上尉当成了挖土机,青蒿周边的灰尘与泥土尽数被扒开,一缕缕淡淡的香臭气味,弥漫升腾。

下方的情景,让苏洛与范怀民不由为之叹息。

一颗是香椿树,另一颗也是香椿树。

毋庸置疑。

这便是香瑶的父母。

它们相互依偎倒伏于此,只是这片废墟风沙太大,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便几乎将这对夫妻的尸身盖住。

若不是青蒿恰好生长在这里,苏洛与范怀民预计还要寻觅很久,才能找到香瑶父母的尸身。

范怀民轻声一叹,“先不急着寻宝,把它们的尸体拖回去吧。”

苏洛凝视着香椿父母尸身上生长的小家伙,问道:

“那这颗青蒿呢?”

范怀民身形一滞,叹息道:

“它以香椿妖的父母为养料,也许会让她感到不舒服,但植物的道德与人类大相径庭,我也不清楚她的想法,一起将它拖回去,让香椿妖自己处理吧。”

苏洛点了点头,觉得范怀民的处理方式相对公允合适。

随后。

范怀民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捆尼龙绳,将二颗香椿巨木绑在了奔火战车与红月上尉的后端。

“走!”

战车引擎动力全开,发出格外强烈的轰鸣之音。

苏洛亦驾驶着红月上尉,一步二步,吃力地向空间裂缝行进。

好在两颗香椿树的水分已基本蒸发,奔火战车+红月上尉的组合,勉强能够拖动它们。

十分钟后。

“滴滴~”

红月上尉系统发出提示:“灵能储备即将耗尽,是否启用后备隐藏能源?”

一听到这句话,苏洛还没什么反应,范怀民立马就跳了出来,急吼吼道:

“别用!”

“那玩意超贵的!”

拖拽行动暂停,范怀民急忙跳下战车,抓紧为红月上尉补充灵力,解释道:

“后备隐藏能源是一颗灵石,你要是用了,就做好为武馆打五年白工的准备吧。”

苏洛眼角一抽,“敢问范前辈,一颗灵石需要多少钱?”

范怀民幽幽道:

“八位数。”

苏洛当即闭嘴,他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绝不会使用后备隐藏能源!

待红月上尉灵力补满,两人便继续拖拽起二颗香椿巨树,一点点将其拖入空间裂缝之中。

…………

草原深处。

生性平和的香瑶,此刻却额外焦躁抑郁。

担忧恩公的安危,也害怕父母的尸体,更如杞人忧天一般,担忧空间裂缝会不会提前关闭……种种情绪汇聚,让她坐立难安。

却在此时。

一丝熟悉的香臭气息,陡然在小树林内弥漫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