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爱之深,恨之切!

苏洛缓缓睁开双眼,语气古怪道:

“又是哪个倒霉算师想不开,敢来窥伺我?”

“星算经,寻星人迹法,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啊,不过——它现在归我了!”

“再这样下去,我保不齐能兼职神棍骗人了……”

苏洛脑海之中,缓慢浮现出一行行记忆片段,皆是星算子-王尘习练寻人洞察法时,所蕴含的知识与经验。

在主流算学的理念中,百因必有果,有果可推因。

星算之法,便是以九天星辰为因,以世间万物为果。

所有被星光照耀过的事物,都逃脱不了星算一脉的法眼……可惜,却碰上苏洛的心渊神通。

任何星光照耀到他的身上,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苏洛细细领会着星算经与寻星人迹法的奥秘,不由眉头一皱:

“引动九天星辰之力,至少也要达到外景层次方能使用,好像对现在的我来说,有点鸡肋啊……”

“等等,也许还有一项收获,我没注意到。”

“既然是星光照耀在身上的秘术,那么,心渊神通吞噬掉的,应该不止知识与经验……”

苏洛心念一动,内视身体各处,果然在皮肤之下,发现了些许微弱的星辰之力。

并且。

这些星辰之力正在融入苏洛的四肢百骸,身体传来淡淡的舒适感,与凝练穴窍时的玉露,似乎存在着某种相似性。

“能吃吗,呸,能吸收吗?”苏洛试着运转运气法决,汲取着那些星力。

下一瞬。

那些微弱的星力,果然像玉露一般,涌入了动脉之中,开始快速融化。

“还真可以啊?”

“妙啊!”

苏洛立刻盘膝坐下,用运气法决远远控制着星力,送入尚未凝练的部分穴窍之中。

第一处穴窍、第二处、第三处……第六处穴窍,顺利摄入星辰之力,开窍成功!

周身三百六十五处穴窍,已然开通三百六十处!

至多再使用一次饮冰神通,便可晋升蓄气大圆满……也就是明天晚上!

苏洛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明天下午前往三大武馆兑换凝窍丹,晚上便可达到蓄气大圆满。

也许等到明天,便能一口气突破两个境界,直入一窍武者境界。

如此念想着,苏洛抱着枕头,缓缓进入了梦乡,与周公的女儿嬉戏玩耍。

…………

次日,清晨。

苏洛从睡梦中醒来,立刻洗漱一番,前往星空武馆。

一方面是打探三大武馆联合奖励的情报,另一方面,则是向范怀民询问转专业申请有可能遇上的麻烦与大坑。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不如先问问有经验的前辈。

一小时后。

苏洛顺利抵达星空武馆的大门,惊讶发现前台忽然换人了,是一位长相与王初伊容貌有几分相似的青春少女,不由好奇地看了一眼她的胸牌——【王诗妩】

“也姓王吗?”,苏洛大步走进武馆前厅,询问道:“您好,请问王初伊小姐在哪?”

“姐姐?她在庆城广场,筹办山林狩猎的庆祝仪式,以及奖品方面的准备,所以有些忙不过来了,让我替她代几天班。”王诗妩连头都没有抬,一刻不停地挥动着鼠标,似乎在忙碌着些什么。

苏洛讨了个没趣,便直接问道:“请问,星空武馆副馆长-范怀民在哪,我找他有些事情。”

王诗妩凝视着屏幕上的冰焰剑圣彩绘图,露出了痴迷的笑容,依旧不肯抬头,冷淡道:

“左转第二个通道,直走,右转,那里是武馆的中部庭院,种了很多竹子,范叔叔特别喜欢在自然环境里吃饭,现在是饭点,肯定在那。”

“好的,谢谢。”

苏洛道了一声谢,顿时回想起来,上次霜寒之力爆发后,范怀民便带着他进入了一处相对隐秘的竹苑,想来就是王诗妩所说的中庭。

随即。

他便快步走入第二个通道,直走右转,先是闻到了一股淡淡自然清香,随后便见到了一片占地足有数千平方米的广大竹林,里面传出了“哼哧”、“哼哧”的大口吃饭声。

复行数十步,苏洛果然在一片竹笋旁,找到了饭大将军本人。

范怀民身边碗筷堆叠如山,少说也吃了二三十碗米饭,他略微惊讶地抬起头,见是苏洛时,微微有些不好意思道:

“我吃饭声音比较大,所以,我都是一个人在竹林或者擂台等人少的地方吃吃喝喝。”

苏洛沉默片刻,忽然出声道:

“您是忘不了古典道术,对吧?在自然环境中吃喝拉撒,是很久以前,古典道术师们推崇的习惯。

我记得知乎上有一个叫‘去种田的野农’,他就回答道,‘与其苦学古典道术知识,不如回归自然,定居乡野,钓钓鱼就能领悟天地自热安的奥秘!钓鱼佬永不空军’。”

范怀民微微一愣,心里暗藏了多年的想法竟然被苏洛一下子猜了出来。

什么是知己?

这就是啊!

范怀民心中澎湃万分,忽然有种想与苏洛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的冲动,轻声道:

“你说的很久以前,就是我小时候,那年,我才五岁。”

“那时候的古典道术师,风评还是很好的,在第二次两界山战役中,都曾以修士的身份,为人族的命运,抛头颅,洒热血。

真气耗尽了,武者死光了,武器坏完了,数万古典道术师身为辅助,拥有着远超武者数倍的寿命,本可以及时撤退,却用血肉挡住了妖魔一次又一次冲击,甚至有人拎着板凳就冲上了战场,以不要命的血勇,成功为人族大军拔掉末日要塞争取到充裕的时间,是第二次两界山战役中,永垂不朽的功臣。

所以。

我刚刚高考结束,就立马填报了古典道术专业,因为我非常崇拜那些牺牲在两界山的古典道术师们,但……”

范怀民眉眼低垂,沉默了好一会儿。

苏洛也没有催促,默默等饭大将军缓过劲儿来。

良久。

范怀民双眼通红,语气低沉道:

“我进了大学,进了古典道术专业,至多一周时间,我就觉得我眼睛要瞎掉了。”

“太黑了,学阀林立,论资排辈,倚老卖老!都他娘的是一群什么臭鱼烂虾!”

“我到这时,才明白了过来。”

“绝大多数品性端正的古典道术师,都已经死在了两界山战役之中,那么剩下的,便多数是一群不敢上战场的懦夫与卑鄙之徒,一群烂人!”

“他们作为重建古典道术师的剩余高层,他们烂了,我心都要碎了!”

“他们烂一点,整个古典道术就烂一片;他们要是全烂了,整个古典道术专业,迟早都会完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