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龙渊剑登场!不斩奸邪誓不休!

“让那些农民兄弟们背井离乡,眼睁睁地看着,一群杂种野兽在自家田地里,在自己住了几十年的村庄,拉屎撒尿做主人吗?”

“我只想问三个字,凭什么?”

“凭什么农民就活该受欺负啊?”

范怀民怒不可遏地吼叫着,声音像惊雷一般,响彻整个武馆,惊得附近来来往往的学员、助教们都本能避让着前台处。

苏洛眼中流露出一丝崇敬,心道:

“这才是饭大将军啊!”

“威武霸气!”

脾气火爆,仗义执言,敢说敢骂,这才是庆城近百万民众眼中的“饭大将军”!

龙种野兽,一旦大量放开,便必然导致整个庆城的民众遭遇种种危险,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明白——经济利益不能用人命去交换!

且一旦兽潮超出庆城的控制能力,所有的经济成果都将毁于一旦!

坚持清零,才是最正确的道路!

任何呼吁与龙种野兽共存的人,其心可诛!

王初伊则秀眉微蹙,轻声提醒道:

“范馆长,这里是公共场合,请注意分寸。”

范怀民回过神,胸中的怒火渐渐平息,淡淡道:

“抱歉,是我失言了。”

“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于担心,目前各家武馆还在与古典道术师们抗衡争执,你们的山林狩猎活动,暂时还不会受到影响,除非……”

欲言又止。

苏洛眉头一皱,“范前辈,您怎么老喜欢卖关子啊?”

范怀民眉宇间都是厌恶,紧锁深眉道:

“除非,有人真的以亚龙之血,做出了延寿药物的成品……届时,在巨大利益的面前,城主府也不一定能坚守底线,别说西郊的农民了,恐怕庆城以西的全部土地,都将强制人口迁徙,把土地留给龙种野兽。”

苏洛正想问一句,自己能不能帮上忙,但嘴巴才刚刚张开,舌头却陡然僵住。

怎么帮?

你区区一个蓄气境修士,有什么底气,拿什么解决西郊民众的生死存亡?

你太弱了!

弱到一些让人作呕的事情,在你的面前高调上演,而你,却碌碌无为!

这种深入灵魂的无力感,让苏洛深深意识到,自己终究只是一粒凡尘,一只蝼蚁,一缕浮萍。

弱者声嘶力竭,却无人在乎;强者轻声细语,却深入人心!

这一刻。

一股无比强烈的渴望,渴望变强的心念在苏洛的心中涌起,“我想变强,变得更加强大,若是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成为大夏世界中的至强者。那么,眼前遇到的这些奸邪之事,也不过是一些笑话罢了!”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兼济天下的圣人,我更愿意独善其身,可是……看到这些奸邪事,真的很不爽啊!很让人恼火啊!

恨不得拿把剑,把这些不平之事统统……斩!斩!统统斩了!”

就在这时。

脑海之中,无上剑冢观想图微微一震。

六柄神秘刀剑之中,一柄青铜三尺剑,陡然发散出无穷量高洁星光,旋即一声剑鸣!

“——嗡!”

无数灰雾在苏洛的眼前凝结成字:

【恭喜,你获得了龙渊剑百分之一的认可度!】

【手握三尺龙渊剑,不斩奸邪誓不休!初次使用该神器,武器威能将暂时性解封百分之八十!】

也许是有外人在的缘故,无上剑冢观想图镇压了龙渊剑冲出外界认主的冲动。

苏洛眉眼低垂,目光渐渐变得深邃,沉声道:

“范前辈,初伊学姐,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范怀民点了点头,轻声笑道:

“别愁眉苦脸了,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呢!”

王初伊则挠了挠后脑勺,疑惑道:“小苏学弟,你不是找范前辈有事吗?”

苏洛微微一笑:

“下次再来拜访范前辈。”

范怀民点头,“好,随时恭候。”

旋即。

苏洛大步走出星空武馆,以极快的速度奔至无人角落,开始查看脑海多出的一些讯息。

【剑铭:七星龙渊】

【相传为春秋名匠欧冶子与干将联手所铸,以北斗星光为材质,俯视剑身,如登高山而下望深渊,缥缈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故曰:七星龙渊。也是屠龙学宫最渴望获得的名剑,没有之一。初代屠龙宫主曾言:“唯龙渊剑主,承屠龙霸业!”】

【个中剑魂,生性高洁,爱护众生,厌恶一切奸邪之事!】

【注1:剩余现实留存时间六十秒!每次召唤需间隔二十四小时!】

【注2:入夜后,七星龙渊剑威能将提升百分之二十!】

苏洛心头生出一丝明悟,轻笑一声道: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龙渊,你想斩谁?”

霎时。

脑海之中,七星龙渊猛然飞出无上剑冢观想图,凝聚灰雾成字:

【持龙渊,一剑化万剑,星夜斩龙种,解民忧,抒民困!】

苏洛先是一愣,旋即若有所思。

庆城之内,虽有奸邪大恶之辈,但对于生性高洁的龙渊而言,保护西郊区数万民众,才是重中之重!

每过去一分钟,都可能有西郊民众死于愈发汹涌的龙患之下!

苏洛回想起叫他大哥哥的姜小葱,还有老村长、大锅师傅,村民,巡逻队长-郑东,傅青阳以及数百位参加山林狩猎的武者。

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尽自己所能,消除龙患。

所希求的,也不过是让西郊地区早一点恢复安详幸福的生活罢了。

苏洛微微点头,“好,那就先斩龙种!”

下一刻。

七星龙渊发散出无穷量的星光,似乎是在对新任剑主-苏洛表示赞赏。

灰雾发来贺电:

【恭喜,你获得了七星龙渊百分之五的认可度!】

【剩余现实留存时间提升至五分钟!】

“且等入夜吧……”苏洛情绪渐渐缓和,快步登上“草原-庆城”专线公交,赶回农家别院之内休憩。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当最后一缕夕阳光华落下,夜幕降临,星华漫天。

苏洛从沉眠中醒来,走出房门,抬眼望向满天星辰,声音不急不缓:

“时候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