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凭什么农民就活该受欺负啊?

秦守仁不动声色地收下玻璃瓶,随后便将五万元现金打进了老苟的账户之中。

“还是秦主任给钱痛快,我就不打扰您了,回家补觉去了。”老苟嘿嘿一笑。

秦守仁露出职业化的笑容,笑露八齿道:

“留下来吃个便饭嘛~”

老苟摆了摆手,讪笑道:

“下次,下次一定。”

待老苟渐渐远去,秦守仁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脸色阴沉地拿出白手帕,仔细擦拭着与老苟有过接触的每一处皮肤。

足足擦拭了数十次,秦守仁才转身返校。

不远处。

附近小卖部中,正在抽烟的张南、张北兄弟对视一眼,齐声道:

“那是亚龙血液?”

张南皱眉道:

“你还记得不,前几天,咱们进秦守仁办公室的时候,他的手里,好像就把玩着一个装满了黑色血液的瓶子?”

“啊对对对!”,张北也回想起前日的情景,皱眉道:“咱古典道术专业也用不上亚龙之血啊,买这玩意干什么?”

…………

先锋学院。

实验室。

古典道术专业系主任-秦守仁身着一身白大褂,提溜着两瓶亚龙之血,缓步走至实验台前。

此刻。

若是有人看见了实验台上的场景,必然会吓得亡魂大冒,当场晕厥。

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被锁链捆住了双手双脚,活脱脱像是好莱坞电影中,那些由美国军方发起的人体实验!

更可怕的是,

年轻人的身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伤疤,显然是遭到了某种非人的折磨。

“儿子,你放心,我向你保证!”

“这次实验,一定成功!”

秦守仁嘴角勾出一抹的弧度,残忍且自信,用手术刀在儿子的胸腔处,划开了一道细小伤口,随后用注射器抽取了半管亚龙之血,以及半管父精母血。

红与黑。

两种不同色泽的血液相互交融,最终融合成一种奇特的褐色血液。

秦守仁面无表情地提起注射器,将褐色血液直接注入儿子的心脏之中。

“嗬嗬嗬……嗬嗬嗬~”

当褐色血液进入动脉的那一刻,年轻人浑身一颤,剧烈的痛楚陡然袭来,身体也随之疯狂抽搐,但锁链死死地困住了他的手脚,只能默然忍受命运暴虐的毒箭。

“滴滴~滴滴~”

一旁检测仪器亦出现了极其异常的数据波动,严重偏离了正常人的范畴,一刻不停地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良久。

年轻人的脸色渐渐红润,仪器数据也逐渐恢复至正常人的范畴。

在这一过程中的所有数据,都尽数汇总至实验电脑中,体检系统自动推导出相应的结果:

【目标已经获得类龙神通:长生,预估寿命:672岁】

当看到这个数据后,一向不喜形于色的秦守仁,也忍不住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

“手术很成功。”

“叔同,我的儿子,恭喜你,你现在的寿命,已经达到了普通人的十倍!”

秦守仁眼神狂热,语气渐渐高昂,无比骄傲道:

“叔同,我的孩子啊!”

“总有一天,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而你,将加冕为王!”

实验台上,秦叔同依旧处于高度昏迷状态,只是在父亲不曾注意的眼角处,泪水无声,流下面颊。

…………

星空武馆。

苏洛轻车熟路地走了进去。

前台小姐姐-王初伊浅浅一笑,“苏学弟是来做助教的吗?我这边刚好有一位常客,想和年轻小伙子练练哟?”

苏洛这才回想起,自己的助教工作至今还没正式开始,讪讪一笑道:

“范前辈有空吗?”

王初伊撇撇嘴,略微不满道:

“他忙着呢,听说昨天晚上,又跟古典道术师们坦率交谈,充分交换了意见,吵得可凶了!”

一听到“古典道术”四个字,苏洛便心中一紧,急忙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王初伊叹了口气,“还不是那些龙种野兽闹的,庆城的古典道术师们一个个不知怎的,都好似变成了动物保护主义者,兼环境保护主义者,纷纷要求政府禁止狩猎,希望将西郊、山林、草原等区域开辟为野生动物繁育保护区。”

说话间。

办公室的玻璃门缓缓打开。

范怀民板着脸,缓步走至前台,嘴角流露出一丝讥讽,一字一顿道:

“哪有什么动保主义,环保主义!”

“都是狗屁!”

“不过是一群利己主义者罢了!”

苏洛与王初伊齐齐抬头,将疑惑的目光投了过去,迟疑道:

“范前辈,您的意思是……”

范怀民思虑片刻后,将一叠报告丢了过来,“算了,这些东西也没什么保密的必要,你们自己看看吧。”

苏洛赶忙接过文件,二人一同阅览起其中的内容。

报告中。

星空武馆与其他几家武馆联名建议,希望城主府出台相关政策,尽快剿灭龙种野兽,并向青州府城申请,从两界山中借调一名外景级精神念师,找到隐匿于大草原中的亚龙妖魔种。

但……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

城主府竟驳回了请求,调查报告末尾显示着八个大字:

“暂不处理,维持现状!”

苏洛眉头一皱,回想起为感谢诸多修士熬夜战斗,一口干掉了二两白酒的老村长,

“全靠各位修士同志了,我干了!”

自诩“庆城大席小王子”的大锅师傅,

“……十八个菜两汤,有酱香鸡、鲤鱼焙面、大肘子、四喜丸子、红烧肉、卤猪尾、白灼虾,都是你们武者爱吃的下饭菜!”

以及姜小葱满脸崇拜的神情,

“大哥哥,打怪兽辛苦了,吃饭吧~”

西郊的老百姓们无时无刻不想消除龙患,恢复过往的安详生活。

好好过日子,这就是他们唯一的念想。

苏洛心头燃起一丝怒火,忍不住质问道:

“那西郊的民众怎么办?到底……怎么回事?”

范怀民嘴角流露出一丝讥讽,吐出了两个字:

“利益!”

“准确来说,是寿命!”

“庆城古典道术师的圈子里,似乎传出了一种流言,亚龙之血具有延长寿命的功效。

于是。

得到了消息的诸多古典道术师,为获取更多的寿命,可谓是不择手段,竟纷纷化身动物保护主义者兼环保主义者,发动种种人脉与资源,要求城主府将西郊开辟为野生动物繁育保护区。

因为……龙是骄傲的长生种,一旦失去了野性,亚龙种妖魔体内的真龙血脉便会快速消散。

所以,只能采用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形式,间接散养那些龙种野兽。

呵?

我真是笑掉大牙了!

野生动物保护区?

保护谁?

野生动物?

开什么狗屁玩笑?

至多一两年功夫,西郊区与山林中的野生动物,便会被那些强大的龙种野兽,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范怀民的斥责声由低到高,渐渐地吼叫起来,脸色通红,好像全身都烧着猛火,每根毛发上燃着火星,怒不可遏道:

“倘若只是死些野物,也就罢了,我也不至于愤怒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那些利欲熏心的狗东西,有没有考虑过啊,西郊的农民兄弟以后该怎么活?”

“难道要告诉他们,你们的价值连野兽都不如,赶紧麻溜地给爷滚蛋!”

“然后!”

“让那些农民兄弟们背井离乡,眼睁睁地看着,一群杂种野兽在自家田地里,在自己住了几十年的村庄拉屎撒尿做主人么?”

“我只想问三个字,凭什么?”

“凭什么农民就活该受欺负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