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鼠鼠我啊,死无葬身之地!

苏洛虽然与巡逻队长讨价还价许久,争得面红耳赤,但心里还是非常尊敬这些保家卫国的军士,当即举手行了一个军礼,诚恳道:

“山林外的防线,也拜托你们了!”

双方互相敬礼致意。

苏洛左手配枪,右手配剑,如一位孤勇者,大步走入山林暗夜之中。

巡逻队长凝视着苏洛远去的背影,由衷祝福道:“希望这位小同志,能顺利活过今晚!”

其余士兵叹息一声,“虽说武者的生存率高达九成,但那一成,死了,也就是死了啊……”

苏洛越过第一座山丘,发觉四周都有流弹存在的痕迹,显然是武者与龙种野兽在这附近,发生过多次激烈战斗。

这时。

他才意识到,为何必须二窍及以上的武者方能参战,因为九窍中的前二窍,便是双眼!

一旦开窍,视力便会大幅度提升!

才能在没有路灯的情况下,察觉龙种野兽的存在。

而苏洛,仅仅掌握了安忍地藏桩。

只有在停滞不动的时候,方能通过大地的律动,一定程度上感知到那些龙种野兽的存在。

“不行,得想个办法?”,苏洛陷入沉思,昔日三年土木专业的经验渐渐涌上心头,思忖道:“既然移动的过程难以感知外界,异常凶险,不如……”

“挖个陷阱?守株待兔?”

苏洛眼前一亮,立刻停住脚步,四处寻觅适合布置陷阱的地方。

很快。

他发动安忍地藏桩法,感知着大地律动,发觉东北方向的浅层律动,明显存在异常。

也就是说。

极有可能存在着某种特殊地形构造。

复行数十步。

苏洛提着微弱的手电筒,抵达律动薄弱之处,定睛一看,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竟是一处干涸的深谭。

苏洛从后背取出工兵铲,快速地挖掘了起来,将其改造为适合诱捕野兽的陷坑。

不过五六十分钟。

陷坑便初步成形。

接下来。

便是投放诱饵了!

苏洛并没有直接放置头狼肉块。

龙种野兽智力高于一般生物,山林地表上,突兀地多出一块狼肉,必然会引起它们的警惕。

因此。

要有包装!

苏洛四处搜寻,从崖壁附近,寻到了一头颇为壮硕,臀部挺翘的山羊。

砰!

翘臀山羊陷入昏厥。

苏洛微微一笑,将两块头狼肉塞入山羊口中,随后将其放置于陷阱之上。

犹豫片刻后,

他又将大约五毫升亚龙血液,缓缓滴在覆盖于陷阱表层的泥土。

舍不得鞋子,套不着狼;舍不得些许亚龙血液,便无法吸引龙种野兽。

一切准备完毕。

苏洛缓缓后退,潜伏于草丛之中。

良久。

寂静的山林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吱吱”声。

一头肥硕的田鼠悄然钻出灌木,转眼便蹿到了山羊旁,一口咬住了油脂满满的羊臀,大快朵颐。

苏洛眼角一抽,很想痛骂一声:

硕鼠硕鼠,无食我肉!

但身为一名猎手,最重要的就是耐心、信心与恒心,决不能因一只硕鼠的捣乱,就打断了自身的节奏。

没过多久。

田鼠便吃得肚饱囊足,懒洋洋地准备离开,但刚刚向外爬了几步,它的鼻子忽然抽动了几下,转身来到了某处被染红的泥土上方。

苏洛心中一紧。

难不成,这头田鼠……想吃土?

下一刻。

田鼠果然低下了头,细细嗅着亚龙血液发散出的诱人气息,旋即大口地吞咽起来。

苏洛心中甚是窝火。

还真是“陈睿吃花椒——输麻了”!

忍痛拿出的亚龙血液,居然成了田鼠的口粮?

简直血亏!

就在苏洛准备跳出草丛,弄死鼠鼠之时,

意外发生!

一头足有水桶粗细的森蚺,陡然从山林中蹿出,其势快如闪电。

还没等鼠鼠反应过来,便连带着下方的染血泥土,一同吞入了蛇腹之中。

鼠鼠,终究因过分的贪欲,死无葬身之地!

苏洛瞳孔骤然一缩,立即拉动绳索,下方用于制成陷阱的木棍当即断裂。

在森蚺的体重压迫下,泥土倾覆,大半个蛇身都被迫落入陷阱之中。

“噗呲~”一声!

数根削尖的原木,直直捅穿了森蚺的肚皮。

苏洛纵身一跃,跳出草丛。

森蚺也感知到身后的威胁,扭动肌肉,挣扎着便要从尖木阵中脱离。

但苏洛又岂会给它这个机会,拔枪就射!

七步之内,枪又快又准!

“——砰!”

子弹出膛!

精准地命中了森蚺的头部!

面对一条活蹦乱跳,处于疯狂挣扎状态的森蚺,能一枪命中头部,任谁见了,也得叫一声神枪手。

苏洛的脸上却有点挂不住,小声道:“我刚刚瞄准的是七寸来着……”

骤然遭遇枪击,森蚺陡然狂暴了许多,竟倒竖起遗漏在陷阱之外,铁棒似的尾巴,狠狠地苏洛所在的方位扫来!

苏洛果断向后退了一步

其中大部分子弹,都不幸脱靶,未能对森蚺造成任何伤害。

不过。

钓鱼佬有“新手保护期”,苏洛第一次正式使用枪械,也幸运地在十八枚子弹中,触发了第二次爆头!

森蚺的脑袋上冒出了两个血汪汪的窟窿,但让人感到万分奇怪的是,明明遭到了致命打击,却仍然保持着一定的生命力,蛇尾疯狂乱扫,试图反击。

脑海之中,霜寒龙雀微微嗡鸣,少许灰雾在苏洛眼前凝聚成一行提示文字:

“龙精(伪)”

“描述:古有成语,谓之龙精虎猛,以龙虎形容人非常有精神,活力四射。部分拥有龙血的生物,亦继承了真龙生命力旺盛的这一特点。”

苏洛了然,将手枪插入套中,围绕着陷阱,时不时在蛇尾部位划上一剑。

最终。

饶是森蚺继承了真龙生命力旺盛的特点,也在苏洛稳健战术中,被持续放血而死。

随后。

他从附近搬来一块石头,将森蚺的脑袋砸成肉饼,这才放下心来,轻笑一声道:

“挫骨扬灰,才是对敌人最大的敬意!”

说着。

苏洛提起短剑,豁开蛇皮。

一颗远大于头狼的森蚺心脏,赫然映入眼帘。

更大的心脏,也就意味着更多的亚龙血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