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江畔处的异象!风雨屠龙舞!

苏洛提出的问题,转眼便迎来了数百人作答。

【群星的呼唤】:

“学什么道术啊,血肉苦弱,机械飞升,加入我大灵能机甲专业吧!”

【V克托】:

“加入光荣的进化吧!”

【去种田的野农】

“我倒是觉得,与其在学校里苦学道术知识,不如回归自然,定居乡野,钓钓鱼就能领悟天地自然的奥秘!钓鱼佬永不空军!”

【古蒙上单雇佣兵团(官方号)】

“打个广告!两界山知名雇佣兵团-蒙古上单有限责任公司招新,优先聘请武者和精神念师,待遇从优,交五险一金,包食宿,工资面谈。”

【饭大将军】

“快跑!!!古典道术脸都不要了!你说道术协会,一届一届换了多少协会主席了,改过不啦?换汤不换药啊!人家凶兽一脉也有理由说的,我带的是什么兵,我带的都是一群大肌霸,你这批是什么人,也配狩猎我?大夏道术现在什么水平啊?就这么几个苗子,你赵棚什么的都敢狩猎凶兽?他能进两界山吗?进不了,没这个能力知道吗……”

【长命百岁】

“小伙子,古典道术有什么不好的呢?学费低廉,稳定,长寿,铁饭碗,年轻人要学会吃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

望着茫茫多的沙雕回答,苏洛摸着下巴,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丝疑惑。

沙雕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众多网友的惊人才华,远远超出了苏洛的想象,短短四五十分钟内,便新增了三四百个回答,详细填充了“两界山世界”的各种细节。

从军事到政治,从经济到文化,从地理到天文,凡所应有,无所不有,数百人的文字输出,极大程度上丰富了苏洛对于两界山的认知。

其真实且细致的描述,让他几乎身临其境,差点误以为自己真的身处于某个“人境(大夏王朝)-两界山-妖魔境”的特殊三体世界。

不知不觉间。

一个昵称为“妖刀-江扈”的百万粉大V,点进了苏洛提出的问题,用一种略带愤怒的语气回答道:

“笑死我了,一个个的,除了范师弟和几个玩梗的,全都在唱衰武者,狂吹古典道术,真以为一个个都是谪仙转世,长生不老啊!

毁人不倦是吧!?

武者在两界山有多赚钱,你们不清楚吗?

武者的战斗力指数,你们不羡慕吗?

移山填海,斗转星移,一剑绝天地!这不都是武者才能做到的事情吗?

唯我武者,天下第一!

题主,尽早放弃暮气沉沉的古典道术专业,加入现代武道,才能拥抱美好的未来啊!”

无数吃瓜网友涌入,纷纷评论道:

“不错!武者才是我大夏世界的武力担当,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确实,古典道术师这类熬资历的行业,不适合年轻人去学!”

“天不生我现代武道,万古如长夜!”

“妖刀巨佬永远滴神!”

其中也有混入些许乐子人,偷偷在评论区@某位与妖刀江扈发生过冲突的绝顶精神念师——“青萍风君-李泽”!

仅仅几分钟功夫。

李泽便强硬回复:

“精神念师才是大夏第一战力,区区江扈,十年前也不过是我的护卫而已!”

一言激起千层浪!

无数吃瓜群众瞬间燃起了八卦之火:

“我凑!还有这黑历史!我说李泽大佬跟江扈巨,俩人咋总是不对付呢?原来十年之前,他们就碰过霉头了!”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还好今天高强度上网冲浪,站在了吃瓜的最前线!好耶!”

在无数吃瓜群众与粉丝的拱火之下,武道大佬-江扈与绝顶精神念师在网上掀起了一场震古烁今的大论战,争论武者与精神念师之间,谁才是大夏第一超凡职业?

“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我全都要!假如真有机会选的话,我一定要双修!”,苏洛也拿起一包瓜子,津津有味地看起了二人的骂战,满面笑容道:“不愧是逼乎,大V们吹起牛逼来,逻辑完善,条理清晰,如果我不是提问者,我估摸着都当真了!”

大约互喷了半个钟头左右。

青萍风君-李泽凭着丰富的理论知识,如狂风骤雨一般,骂得妖刀-江扈毫无还手之力,冷笑一声道:

“跟精神念师比口才,做梦呢!”

网友们充分发挥痛打落水狗的才能,纷纷取笑道:

“妖刀前辈今年四十九岁,是不是可以问一句:江扈老矣,尚能饭否?”

“明年就该退休了吧!”

“哈哈哈嗝,那是女性武者,男武者的退休年龄是六十岁!”

“我看呐,武者连古典道术师都不如,人家好歹契合天地自然,身体好,寿命长!”

“江扈,狗都不如!”

评论区愈发污秽不堪,气得妖刀江扈在自家别墅,连摔了好几个花瓶。

最终。

江扈发布动态:

“所有庆城人,抬头望天!”

说完。

他便提起一柄血色妖刀,缓步走至庆城某处江畔,抬眼望向晴朗天空。

飒~

举刀!

直指苍天!

“风雨——屠龙舞!”

刹那间,无数妖风异雨,向江畔席卷汇聚。

…………

“所有庆城人,抬头望天?”苏洛疑惑地念了一遍,满腹狐疑道:“妖刀江扈,也是庆城人吗?”

就在这时。

苏洛感受到窗外透进一缕凉风,滑过他的后颈,冷得浑身一颤。

他本能地向窗外望去,却被窗外暴雨将至的景象吓了一大跳,万分惊讶道:

“刚刚还是夕阳西下,晚怎么……”

话音刚落。

轰!!!

一道震耳欲聋的的雷声,陡然炸响!

苏洛被吓得身形一滞,心跳都好似慢了半拍,一种大胆且离谱的想法忽然涌上心头。

刚才妖刀江扈说,让我们抬头望天,就是……看这个?

不会吧?

不可能的!

难不成,这场风雨,是他招来的?

二十一年培养起来的科学观,让苏洛从不迷信任何事物,始终保持着一颗求证怀疑之心,无声默念道:

“大胆猜想,小心求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说着。

苏洛便走至阳台,举目四望,进一步详细观察这诡异到极点的雷雨天气!

阳台外的庆城,风赶着雨,雨追着风,天昏地暗,仿佛世界已到了末日时分。

一道道闪电撕开了漆黑的夜幕,沉闷的雷鸣犹如大炮轰鸣,使人心惊胆战!

下一刻!

在闪电的照耀下,苏洛忽然浑身一震,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眼睛直瞪瞪地露出惊奇的目光,凝视着江畔处的异象!

“那是……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