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若不成功,也只能沦为笑话了!

苏洛露出一丝迷惑,询问道:

“刚才……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范怀民啪得一下放下碗筷,举起了左拳,其表面竟有微微擦伤,没好气道:

“你弄的。”

“啊?”

苏洛头顶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一旁的王初伊笑眯眯地说出原委。

原来。

当苏洛成功入静之后,范怀民跃跃欲试,便以左拳+二窍层次的力量发动了攻击。

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

半梦半醒中的苏洛,身体竟像吃了橡胶果实一般,诡异地扭动了一下,将范怀明的拳力卸转至大地。

自身完好无损。

不仅如此。

手臂中部还生长出一根冰刺,将范怀民的左拳刺伤,足足几个小时过去,伤口仍未愈合。

王初伊吃吃笑道:

“上次让范师兄受伤的人,可是外景强者哟~”

苏洛回顾起自己入静后的状态,似乎确实在半梦半醒间遭遇了一次撞击,接着本能抵抗了一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至于冰刺是什么?

苏洛心中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测,问道:

“范前辈,我在入静后感受到的神秘律动,是否就是您所说的,大地的律动?”

范怀民点了点头。

苏洛若有所思,接着便闭上了双眼,心神下沉内视,开始在体内寻找某种熟悉的力量。

经过长时间的内视与搜寻,终于,他在手臂中部的经脉某处,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丝极其微弱的霜寒之力!

最让苏洛感到惊喜的是,这一丝霜寒之力,已经脱离了霜寒龙雀的控制,是真真正正属于他自己的力量!

只需持续消耗真气或玉露,便可将这一丝霜寒之力喂养壮大!

新机子挖一次摸喝豆子!

(真相只有一个!)

范前辈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自己在贴合共鸣大地律动的时候,意外激发出了霜寒龙雀的锋芒!

苏洛渐渐还原出事件的真相:

“当时,我为了更好地贴合大地的律动,保持内外律动的一致,便将心神、肌***道、真气等力量都进行了相应调整统合。

恰好,我在昨夜发动过一次【十年饮冰,难凉热血】,体内仍然残留了少许霜寒之力。

这些残留的霜寒之力,便在感悟大地律动的过程中,被我整合掌控。

最终。

当外敌入侵之时,霜寒之力有激必应,发动了反击!”

苏洛眼中露出一丝喜色,意识到自己今天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这一丝微弱至极的霜寒之力,但该道的歉,还是得道,便无比诚恳道:

“范前辈,实在抱歉,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却伤到了您。”

闻言。

范怀民心情格外郁闷,被一个连蓄气圆满都未达成的小子伤了,说出去,属实有点丢人,但望着苏洛诚恳的眼神,他只得一笑而过,“没事~~~我吃饭呢,你忙你的。”

说完。

他便化悲愤为食欲,又嗷嗷干了一大碗红烧肉盖浇饭。

一旁的王初伊捂嘴偷笑,“苏同学,跟我一起去注册助教吧。”

苏洛点了点头,“麻烦您了王小姐。”

王初伊抿了抿红唇,浅笑道:

“我今年刚刚从先锋学院毕业,不用这么见外,叫我初伊就好了。”

苏洛微微愣神,一时间却不太叫得出口,迟疑道:“我还是叫您初伊学姐吧。”

“随你。”

王初伊走至专用电脑前,将苏洛的相应信息录了进去,随着“咔咔咔”几声,一旁的机器便吐出了一张彩色磁卡,上面烙印着苏洛的照片以及工号:

【439910086】

她笑眯眯道:

“恭喜,你成为了星空武馆第四亿三千九百九十一万零八十六名员工,这就是你的工号。”

“不过,你暂时还只是一名临时工,不会与星空武馆签订任何合同,每月基础工资10000元,每月最少陪练时间不得低于三十小时,如果客人满意的话,也许会得到一笔小费,武馆仅抽取百分之五十作为客源提供信息费,如果你是自己找来的客人,武馆仅收取场地服务费。”

苏洛瞪大了眼睛,“四亿三千多万名员工,星空武馆,有这么多人吗?”

王初伊微微扬起下巴,骄傲道:

“星空武馆由初代馆长-烈山信创立,迄今已历百年,在大夏各城市共建立三千武馆,正式员工与临时员工加起来,的确达到了四万万之数。”

苏洛点了点头,“我明白了,谢谢初伊学姐指点。”

“没事~”,王初伊啪啪啪地敲打着键盘,找出几名客户的数据,轻声笑道:

“之前你入静的时候,恰好有几位常客路过,观摩了你与范前辈的战斗后,都想跟你练上两手,你有空的话,最快两三天后就可以安排哟~”

苏洛心想挣钱要紧,便应了下来:

“都安排上吧。”

王初伊将信息录入电脑,挠了挠后脑勺,颇为疑惑道:

“学弟,你不上课吗?”

苏洛干净的面庞泛起一丝无奈,“我逃课了。”

“啊?”,一向是乖孩子的王初伊,顿时愣了半晌,好心提醒道:“按照先锋学院的规定,某一学期超过三十次点名未至,是要做开除处理的哦。”

苏洛点了点头,微笑道:

“先清闲大半个月再说。”

以秦守仁的禽兽秉性,必然会吩咐所有专业课老师,每天点名,记录他的逃课次数。

按照课程表的安排,四月二十九号下午的《道术基础》课便是第三十节大课。

届时。

若不成功,也只能沦为笑话了!

“告辞。”

苏洛与王初伊、饭大将军道别,便立即赶回学校,快速收拾好行李,用大半天时间,在校外租赁了一处位于西郊区,相对偏远的农家别院,每天只有早中晚三班公交途径此处。

房东还留下了一辆自行车,骑行一小时左右便可进入市区。

农院共两层半,总面积约为二百平方米。

前方有一亩农田,后面还有一大片荒林,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非常适合修炼。

更妙的是。

一个月的租赁费才区区两千元,押一付一,十分划算!

房东是个老实人,三言两语,便道出了原委。

这里地处偏远,且向北数十公里有一片偌大草原,经常有牧民发现狼群的痕迹。

前不久,更是有人在西郊地区发现了草原狼的踪迹。

有谣言说,某高中学生,竟在上学途中,被一群草原狼活活咬死。

他也是受那该死的房产中介蒙骗,才在前不久抄底买下此处。

可惜。

抄底抄到了半山腰。

刚刚入手,房价便跌了四分之一,甚至连个接盘的人都没有。

或者说,他就是最后一个接盘的倒霉蛋。

苏洛自然无惧些许草原狼,歪嘴一笑,便与房东签下租房合同。

…………

夕阳西下,苏洛泡了一壶祁门红茶,淡淡茶香氤氲鼻息间,让他不禁回想起儿时的梦想:

“一间农院,一杯茶,一亩田,一座后山,一亿存款,凑合着过完一辈子。”

梦想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苏洛缓步走入荒山之中,寻到一处山涧碎石滩,便在此盘膝坐下,再一次激发了修炼神技——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