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安忍不动如大地!

这一次,苏洛做出了十足的准备。

普通蓄气期无法使用真气,所学的运气法门,也仅仅是从肠胃到动脉这一单行道。

也没有任何多余的真气可供使用。

但苏洛不一样,他体内仍然蕴藏着超过二十点玉露,完全可以在受伤之前,就顺着动脉,提前将玉露运转至手臂防护处!

范怀民向前一步,悍然挥出左手重拳。

轰!

沙包大的拳头,陡然击打在苏洛双臂之间。

王初伊捂住眼睛,但又忍不住从手指缝中窥探擂台战况,惊讶道:

“居然连一步也没退!”

擂台之上。

苏洛稳稳当当地接住了范怀民的第二拳,竟连一步也未曾后退。

“咦?”

范怀民亦露出了一丝困惑,刚刚他的拳头撞至苏洛手臂的那一刻,似乎被某种力量削弱了不少,类似于九窍齐开后,方能觉醒的真气护体,但……

眼前这人,不过是个蓄气未满的大学生而已!

不由问道:

“你是大家族的子弟?”

苏洛摇了摇头,平静道:

“穷苦出身,连寒门都不是。”

事实上。

他刚才所用的办法,是一种取巧的手段,提前将蕴含着玉露能量的温暖气流,运送至预定位置。

当范怀民不偏不倚地命中手臂中部时,血液中蕴含的玉露便受力激发,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类似于真气护体的效果。

范怀民压下困惑,沉声道:

“接下来的一拳,我将启用二窍层次的力量,请小心。”

说着。

他扬起了右拳。

苏洛心中滑过一丝暖意。

虽初次见面,“饭大将军”却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帮助了自己,将来若是有机会,一定百倍报答,比如……还他一百拳?

咳咳。

想当“饭大将军”的陪练,起码也得是尚书吧!

当然。

苏洛亦感到一阵淡淡的失落,终究是实力太弱,别人才会尽可能地照顾你。

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也想堂堂正正地参与助教考核!

就在这时。

范怀民忽然收回了拳头,凝视着苏洛的双脚若有所思,轻声道:“你没有学过任何站桩技巧吗?”

苏洛摇了摇头。

站桩法这类相对重要的法门,只有现代武道专业的学生可以免费学习,其余专业或普通人,往往需要缴纳上万元学费方能获取。

他只会……

达咩!

范怀民轻笑一声道:

“反正入职之后,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还得教你,倒不如现在就告诉你。”

“其他人都会,就你不会,这也是一种不公平!”

说着。

范怀民双脚微微错开,原本凶悍异常的气质,竟在刹那之间,化作沉默巍峨的山岳,然后双手抬起封闭于胸前,讲解道:

“普通桩法,往往只有脚姿,手姿,但我要教你的东西,还包括心姿——抱元守一!”

“抱元守一,最初是古典道术的修炼方式之一,意思是人不可能大脑空空如也,什么也不想,所以得在脑海中观想某件事物的存在,用它来达到心灵宁静的状态……”

“这个观想物可是任何事物,神像,花瓶,狗屎,皮套人,都行,但最好是静态或有规律的事物,才能方便你最快入静。

像我,从小到大观想的时候,都是一大碗红烧肉盖浇饭,所以师父师兄们,都喜欢叫我饭大将军,但心里其实都挺羡慕我,观想美食,却能不生痴念。”

“一旦你完成了观想入静,便意味着你掌握了此桩。他人进攻你的时候,一部分拳力便会被转移至地面,身体所受的创伤自然也就少了许多。”

苏洛学着范怀民的姿势,双脚微微错开,双手封闭于胸前,但在不闭上双眼的情况下,他根本做不到“抱元守一”,很难在心中观想出某一事物。

这时,苏洛心中一动,想起了无上剑冢观想图。

或许……

可以试一试?

苏洛双眼渐渐茫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一副苍茫浩大的神秘画卷之上。

渐渐地。

脑海之中,陡然浮现出一处场景。

残破坟墓之上,分别插着六柄造型各异,散发着耀眼光彩的神兵!

不仅如此。

自己竟与六柄神兵都同时产生了某种玄妙的联系,只是这联系太过于单薄,无法将另外五把未知神器从剑冢中拔出来!

甚至于,某柄纯黑色的玄铁大剑,竟主动断掉了与苏洛之间的联系。

“不能贪!”

“先争取入静成功!”

苏洛屏气凝神,将注意力全数集中在霜寒龙雀之上,脑海顿时陷入了一片混沌。

随后。

偌大画卷之上,只剩下霜寒龙雀一剑。

不!

仿佛整个脑海之中,都只剩下一柄冰蓝色的长剑!

随着心念一动,无上剑冢观想图亦随之消失。

偌大脑海之中,唯有一剑!

这时。

范怀民的声音远远传来,“入静之后,双脚用力下压,直到你所有肌肉力量,包括但不限于脚部,小腿,大腿,腹部,胸腔,脖颈,头颅,手臂,每一丝肌肉力量,都与大地的律动相连,这便是……”

“安忍不动如大地!”

“所以,此桩的名字便是——安忍地藏桩!”

苏洛心神全数集中在霜寒龙雀之上,随着剑尖向下,好似自己身上的每一丝力量,都集中在剑尖之下!

下一刻!

霜寒龙雀陡然一动,插在了剑冢泥土之中。

也正是这一秒,

苏洛猛然感受到一种奇妙的律动。

但自己的心神、肌***道、真气等力量,形成了某种内在的律动,似乎与来源于外界的神秘律动并不贴切,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才能一点点进行调整,最终完成交感共鸣。

半梦半醒间。

外界好像传来了一阵撞击,但随着苏洛身体的一阵律动,便不费吹灰之力就挡住了。

算了。

不去管它!

苏洛沉浸于贴合内外律动的奇妙感受,霜寒龙雀插入泥土的深度,从最初的三寸,提升至五寸。

他隐隐约约有种预感:倘若三尺三寸的剑身全数插入泥土,便能彻底与神秘律动完成贴合共鸣~

“咕噜~”

肚子发出警告。

苏洛如梦初醒,依依不舍地结束了入静状态,睁开眼时,却发现饭大将军正抱着一碗红烧肉盖浇饭大吃特吃,身旁空碗堆叠如山,愣了愣神道:

“范前辈,第三拳……?”

语气迟疑。

毕竟打扰别人吃饭,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

一旁的王初伊,捂嘴轻笑:“第三拳早就打了。”

范怀民点了点头,并补充道:

“左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