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泡沫时代的新生】(求喷,求收,求推荐)
  • 东京娱乐游戏大亨
  • 灵魂旅行的人
  • 2416字
  • 2022-03-29 15:53:01

刘涛看着眼前纷乱的一切,似乎所有人都沉浸在悲伤中,如同置身在一场舞台闹剧,他就是戏中的主角。

这是一场与他无关,但所有人都认为他有关的葬礼。

一个只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静静躺在黑色棺木中。

直到被泥土掩埋,这场闹剧结束!

“昵桑,给你吃,很甜的!”

刘涛摸了摸身边小丫头的脑袋。

这个丫头或许也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红红双眼里有着说不出的情感。

可惜他内心毫无波澜!

“高桥少爷,请务必要振作起来,关于遗嘱的事,我明天会亲自来商社交接!”

“麻烦你了,安腾律师,我会在商社等您!”

“那么告辞了,名人少爷、高桥夫人、智子小姐请务必保重!”

一个脆落的灵魂逝去,而刘涛这个异国灵魂被动接受了这一切。

刘涛前世是一个程序员,专业学的不算精湛,重复敲键盘就是他的一切,每天早出晚归,最后把自己也给熬死了!

本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结果一觉醒来就穿到了这个高桥名人身上,而且还是1990年的RB东京。

两种记忆交织融合,时空交错、异地重生让他无所是从。

似是而非的世界,经济发展未变,但处处都透着细小的差别!

莫名其妙的身份也让他有点难以接受,他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找回前世的亲人了,他敢认,也没有人会相信。

高桥名人,今年22岁,毕业于一桥大学商学院。

死去的男人是原主的父亲,名叫高桥镇南,RB东京有头有脸的大商社会长,手底下经营着三家百货公司、一家海鲜冷冻加工厂,一家风扇制造厂!

80年代,RB泡沫经济极度膨胀,全RB都陷入了疯狂的野蛮时代,高桥镇南也是其中之一,十几亿日円的家族积累全被他送进了股市。

近一月来,泡沫经济破灭,股市断崖式下跌,家族几代人的积累被他一朝倾覆,气急之下脑溢血死了,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原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名校毕业、前途远大,可惜灵魂太过脆落,老爹身死,商社前途未卜,所有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他一个刚出社会的稚子身上,不堪压力之下也死了。

“名人君,我们也回去吧!以后智子要拜托你了,你要振作起来!”

声音传入脑海,打断了他的思绪。

高桥名人回过头来,一身黑衣黑纱,年纪三十许的少妇正静静看着他,让他都有些莫名的压力,不过关切之意也是尽显。

说话的人是智子的母亲,原主母亲早逝,高桥镇南再娶一个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知道了,栗子阿姨,我们走吧。”

高桥名人弯腰抱起小丫头,率先向着外面的车子走去,司机已经在路边等候!

黑色的奔驰,低调中带着奢华,三人坐进后排。

“走吧!”

“是,少爷!”

汽车风驰电掣的疾驰而去,车上谁也没有说话,智子靠着母亲沉沉睡去。

东京千代田区,昏沉沉的黄昏下压!

车窗外高楼耸立,车流密集,方头方脑的出租车早已亮起了车灯。

争吵声、喝骂声、汽车鸣笛声,充斥整个街头巷尾。

时至下班高峰期,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精英人士似乎也放弃了尊严,进行着鸡毛算皮的价格扯皮,完全没有了往日精英模样!

动辄几万日円,挥舞着钞票争抢出租车的时代一去不返。

要知道,按照1990年的汇率,1W日円大约=300人民币,而那时候大陆职工的月平均工资是178元。

刘涛就像一个局外人,随着车窗看着外面一出出闹剧,活像一幅浮世绘!

此时的RB的确算的上亚洲的金融中心,霓虹闪烁的大都市,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后世魔都、香江的感觉。

可惜这一切全都碎了个稀烂,刘涛很乐意看到这种画面!

从1985年签订“广场协议”开始,RB正式进入了泡沫经济时代,日元大幅度的上涨,意味着全民的暴富来临。

在银行、证券、房地产、政府多方的力量的促使下,全民进行了地毯式的投资,钱就长在地上,予取予求。

哪怕就是头猪,只要进了银行,银行的精英人士也会变着法给你弄出贷款,根本不是后世各种严苛的资质评定,而是他们求你进去贷款,就是这么的任性。

什么父子贷、孙子贷,父亲贷款儿子还,爷爷贷款孙子还,就是这个时代最奇葩的产物,三十年贷款期是小意思,五十年、一百年的才是正常逻辑。

只要拿到贷款,随便挑一只股票,钱就会源源不断的进入口袋,躺着就能赚钱!

房地产更是夸张,随便买下一块地,不需进行任何形式的开发,拿着地契去银行,轻松就能拿下一笔贷款,继续买地无限贷款,无限套娃。

没有人会怀疑贷款人还不起,地买下来明天就会上涨,“消费即美德”成了RB人的共识,享受就是主题,谁也想不到危机早已注定!

1990年初,RB 银行出台了《控制不动产融资总量的通知》,成了RB泡沫经济崩溃的“发火点”。

随后,股票市场率先崩盘,日经指数跌幅就像滑坡,直接从最高的38915点断崖式下跌,跌幅之夸张,比之RB大地震都要吓人。

高桥镇南就是如此背景下直接气的去了天堂,而他只不过是这个时代的一个意外而已,普通上班族可没有什么体量去抗风险,身负巨额债务,跳楼是唯一的出路。

汽车一路疾行!

黑夜未至,东京街头却已经醉汉遍布,没人在意一个商社会长今日下葬,股市崩盘意味着很多人破产,醉的不省人事才是他们的“幸福”。

高桥名人的家就在千代田区,最著名的RB皇居、RB国会、最高裁判所,都在这个区里,算是东京真正的核心区之一,能住在这个区域,高桥镇南也算有点能力。

汽车驶进一户大宅院,现代一体式别墅,这里以后也会是他暂时居住的地方。

智子早已疲惫的进入了睡眠,高桥名人下车,帮着把人送进了卧室,累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名人君,你父亲去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妇人的声音柔落中带着迷茫。

“栗子阿姨,我还没有想好,不过商社的事情不必担心,我会处理好的!”高桥名人自信回道。

他一点都不担心商社的问题,就算是商社有一屁股的债务,他也不担心会倒闭,银行只会比他更担心,何况现在财务情况还不明朗,一切都需要他去接收之后才能做决定。

“既然名人君有自己的想法,我也就不多说了,我已经给你放好了洗澡水,你这几天也累坏了,去泡个澡吧!”

“我知道了,栗子阿姨!”

烟雾缭绕的浴池,滚烫的热水让高桥的心情也得到了缓解。

满是水汽的镜子滴滴下滑,一张颇为俊秀的脸,身材比例不错,就是有些瘦弱。

“还算不错的资本,这算是个好消息!”

莫名其妙到了异国他乡,他的心情就像过山车。

他很清楚现在的处境,回去是不现实的,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用高桥的身份在这个时代活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