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只愿世事太无常

  • 我还好微微笑
  • 笔落落梅
  • 2240字
  • 2022-04-11 04:49:22

李父说,她生于繁华的上海,长于古老的名城BJ。名门出身,秀外慧中。因与三个男人的爱恨情仇,而惊世骇俗。她以鲜花铺路开始,是非缠身相间,凄凉孤寂告终,曲折的故事让这个迷一样的女子,充满传奇色彩,她就是民国交际场上的明星,才女陆小曼。

她是与林徽因齐名的民国四大才女之一,是诗人徐志摩的最爱。她的才情如春水流溢于青山绿水间,如飞鸿划过美丽的苍穹,绚丽的耀眼。胡适赞其为“BJ城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她雍荣华贵,卓尔不凡,舞姿摇曳,风情万种。

她美得炽热,美得极致,浑身闪发着夺目的光;她才华横溢,熟知两门外语,毛笔字写得出神入化,娟秀有力。京剧、昆曲信手拈来,写文绘画更胜一筹,得到内行赞赏。傅抱石评说“堪称东方才女“。她曾被万人热捧,鲜花簇拥;又因任情不羁、吸食鸦片的举动,被人非议诟病。

陆小曼,出生名门,其父陆定是晚清举人,RB早稻田大学毕业,早年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在民国期间官至司长、参事,且是中华储蓄银行主要创办人之一,母亲亦是江南美女,名门闺秀。商界、政界叱咤风云的父亲,才情卓越的母亲,生于这样的家庭中,陆小曼多才多艺,冰雪聪明。

经常活跃于上流社会,出入民国世界的交际场如鱼得水。青砖红瓦、亭台楼阁,上海滩的风情,BJ城的雅韵,艳羡者前呼后拥,加之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更令她欲发显得超凡脱俗,光芒四射。

陆小曼六岁进BJ师范大学附小读书,十三岁转入法国人办的贵族学校圣心学堂,家里还给她请了英国女教师,她开始接触西洋文化,弹钢琴、学绘画,天赋加努力,其画作被外国人欣赏。

陆家有女初长成,长大后的陆小曼,欲发出落的楚楚动人。浑身珠光宝气,与阔太、小姐们来往于各种灯红酒绿的舞场、剧院,柳眉红唇,身姿曼妙、妩媚性感的舞姿,在不夜城流光溢彩的映衬下,一频一笑、一个转身、一个回眸,就连举手投足间,都韵味十足。她己经成了BJ城里无人不晓的名媛美女,其风彩,不知虏获了多少痴情男人的心。这种奢侈的生话,成就了她,也毁灭了她。

她一生中的三个男人,个个出身显贵,玉树临风。第一个男人王赓,毕业于清华大学,又赴美留学,后到西点军校读军事,留洋八年,回国后,供职于陆军部,与诗人徐志摩同为梁启超弟子,梁启超,戊戌变法领导人之一,博古通今,集思想家、政治学、教育家、史学家、文学家于一身。

名师高徒,王赓显得更加优秀。以陆家的财力、地位,只有这样的女婿才能配得上他们的掌上明珠,两人的婚礼轰动整个BJ城,前来祝贺的显贵、社会名流、政界要员、商界泰斗不计其数,令人津津乐道,羡慕不已。

一心爱热闹的陆小曼,婚后不甘寂寞,不想呆在家里,她向往外面精彩的世界,渴望万人瞩目的感觉。而她的丈夫忙于事业,早出晚归;她生性浪漫,需要风花雪月,你侬我侬,而他严肃规矩,一切按部就班。

无拘无缚的性格,奢华的生活,注定她不会是一个一日三餐、相夫教子的好妇人;不会是一个倚门盼君归,问君粥可温、陪君渡黄昏贤良淑德的小女人。她不想被婚姻束缚,她要自由、要绽放、要盛开在霓虹灯下的十里洋场,氤氲在烟花场舒缓的音乐中。而军人出身的王赓认为事业是男人华贵的外衣,是男人的骄傲,是脸面,是资本。

要努力赚更多的钱来满足夫人物质上的挥霍。王赓不理解陆小曼的风情,陆小曼不理解王赓的初衷,两个世界的人相背而行,渐行渐远。

陆小曼感觉孤独、缈茫,恰在此时与情场失意的徐志摩不期而遇。一个求而不得林徽因而受伤的男人,一个心傲气盛,艾怨丈夫的女人;一个花枝招展,含苞待放,一个风流倜傥,温文尔雅。两人相遇犹如前世今生约定,一眼万年,认定对方就是那个对的人。

爱,就是那么神奇,或因裙摆阿娜的瞬间;或是长发飘逸的刹那。正如作家张爱玲所说“于千万人中遇见,时间在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晚一步,一切刚刚好“。

由于陆还在婚姻中,二人的恋情不被外界看好,况且徐志摩与王赓同为梁启超的弟子,两人又是朋友,这种行为有伤风化,遭到双方父母及朋友的反对,两人苦苦挣扎,想尽一切办法,历尽困难险阻,最终修成正果。

婚礼上梁启超最毒婚词,王赓特别的贺礼,让这场婚礼显得与众不同,令人唏嘘不已。

如愿嫁入徐家的陆小曼,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经常在家宴请宾客,吃喝玩乐,依然迷恋歌舞升平的不夜域,刚愎自用,毫无收敛。

徐父一气之下,断绝了他们的经济来源,徐志摩为了应付陆小曼的巨大开支,疲于奔命,在五所大学兼职讲课,课余还写诗撰文,不惜放下文人架子,帮人卖字画、卖地皮房产。苦于囊中羞涩,搭乘安全系数极差的邮政飞机,不幸遇难,英年早逝。

一代诗人的一生划上了句号。徐志摩的死,令陆小曼痛不欲生,流下了悔恨的泪,千里孤坟,一腔思念无处话凄凉。即尔擦去胭脂香粉,换下华服,枯灯相伴,潜心钻研绘画,整理徐志摩留下的诗,承载着世人冷眼与指责,感叹,此情可待成追忆,千万别恨向谁言。

在徐志摩去世前,陆小曼与翁瑞午终日纠缠在一起,一同欢歌夜舞,一同吸食鸦片,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两人出双入对,如影相随。一生同居近三十年,翁对陆不离不弃,极尽奉养,对陆小曼付出了真心,直到翁撒手而去。

这个充满传奇的女人,辜负了王赓,一笑而过;把爱留给了徐,失去后方觉后悔;却把最长久的陪伴给了翁瑞午,无论翁对她付出再多,最终都没有换来她的真心,徐志摩才是她一生挚爱。

至于世人所说陆小曼与徐志摩谁成就了谁,谁毁了谁,早已不重要,世人痴男怨女的事太多,谁又说得清呢?

只愿岁月太无情,聚散两依依,生死两茫茫,爱而不得,一切好似命中注定。正如“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