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王教练背了口大“白锅”

一个身材略微发福,戴着副透明的眼镜的中年男子匆匆走进办公室,他的腋下夹着一个文件袋。

这人陈远认识,曾经国家田径队男子短跑组教练员,2000年3月份之后在庆华大学体育教研部担任教师——李勤。

在重生前在那段运动员科研水平直线上升的阶段,陈远多次向其询问有关运动训练学与运动生物学方面的专业性知识。

所以他算是陈远的一个恩师,重生再见,不禁感慨万分,没有想到,两人居然在这样的场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李勤教练。”陈远立马放下茶杯,起身问好。

别看陈远已经是华夏田径的扛鼎人物,但对于这种学术方面的大佬,始终怀揣最大的敬意。

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无论是财富还是新技术,都需要科技发展的支撑。

最关键的是,陈远正愁从系统处选择的“六秒定律”论文无处施展,李勤的出现瞬间解决了这个问题。

“你认识我?”

李勤和身边的工作人员对视一眼,有些疑惑。

“李勤教授的好几篇论文,我都拜读过。”陈远笑嘻嘻地打着圆场,遇到恩师的兴奋让他忘记了现在的时间线他还不认识李勤。

“嗯?”听到这话,李勤非但没有对陈远有一个良好的印象,反而打上了油嘴滑舌的标签。

其实还真不怪李勤教授的先入为主。

要知道,这个年代,别说省队教练,就是国家队教练都不怎么看书,所以就拥有了体育生不爱学习的刻板印象。

就连李勤自己,如果不是担任过华夏国家体育科研所运动训练研究室助研,又有多少机会出国进修呢?

“行了,别捧杀我。”李勤脸色顿时就阴沉下来,不由冷冷地说道。

陈远一看李勤这表情也知道自己的话被误解了,不过他没生气,这老爷子就是喜欢有求知欲的,讨厌走捷径的那批人。

不过接下来李勤说的话,陈远就不乐意了。

只见李勤指着章培萌,用强硬地语气道,

“这小孩得留在青训营。”

虽然李勤是重开前章培萌的“正主”,但陈远并不认为小章跟着自己就会差。

相反,还可能更早打破10秒大关。

陈远微微皱眉,正思考该如何打个马虎眼时,小章先开口道,

“李叔,就让我跟着远儿哥走吧。”

李叔?

远哥?

章培萌一句话,让两个人都懵了。

李勤,是章培萌的叔?

远哥,这人居然是陈远,难怪这么眼熟!

就算知道了陈远的身份,可他对陈远的的印象依旧没有变化。

“陈远是吧?你说条件,怎样才肯让小章留下。”李勤沉声说道。

他不知道陈远用什么办法取得了章培萌的信任,宁肯放弃来之不易的青训名额也要跟着陈远。

但是,小章的父亲特意嘱咐过,让自己好好照顾这小子。

“李勤教练,我知道您是怀疑广省队的青训实力,但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田径主力,全是广省从小培养的,王教练的能力,应该是有目共睹。”

陈远慢慢地说道。

这样的话,顿时让李勤的脸黑了下来,他冷冷拒绝道,

“不可能,小章的父母将他托付给我,我怎么可能让他跟着你!”

“嗯?”陈远是真的没预料到还有这层关系,不过在愣了一瞬后,还是从容道,

“李勤教练,既然您不能说服我,不如先听听我的条件?”

“行。”

虽然不相信眼前这个毛头小子能开出令自己心动的条件,但出于尊重,李勤还是点头。

“我们广省队的训练基地离这里不远,倒不如生活上让他回到青训营,训练时间,让他跟着我。”

“不行!”李勤果断拒绝。

这岂不是打自己脸嘛?一个打着专业旗号的青训营,比不上省队嘛?

“诶,李勤教练,别急嘛,我的条件还没说呢。”

陈远丝毫不意外,慢斯条理道。

“听说,李教授最近在研究国外六秒定律,恰好我对此也有些看法,如果可以,我愿意将这个作为条件。”

“???”

陈远的话让李勤更加恼火,有没有搞错啊,到底谁是教授?

劳资带着一大帮子进行那么久的研究,你一个省队的运动员开口就将这个作为条件,这怎么不令人气愤?

不过陈远没理他,不紧不慢地开始吐出脑海中的内容。

“六秒定律其实不复杂,它指的是,运动员最佳的高速运动能力一般维持时间在六秒左右。

它的本质就是人体到达最大速度的临界点。

如果想要提升成绩,完全可以进行临界点的专项训练,从而更快找到它。

毕竟想在百米全程摸索这个临界点,极其困难,不过将它缩短到10米甚至5米,无论是研究人员的工作量还是运动员的训练量,都会减轻很多。”

陈远说了很久,甚至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办公室依旧鸦雀无声。

自己眼前这个20岁的小伙,怎么给自己一种很牛逼的感觉呢?

难道他说的看自己论文,是真的?

他刚才说的六秒定律,和研究团队的结果一样,甚至在数值方面,还更加准确。

愣了好久,李勤才咽下口水,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这些东西,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都是我师父——王海平的研究成果。”

这种情况下,陈远只得将老王拿出来当挡箭牌,毕竟谁愿相信,一个20岁的小伙,能研究出这种或将决定华夏田径未来的定律?

李勤扫了陈远一眼,“王海平?广省队短跑主教练?”

“嗯。”

“人才啊,人才!”

李勤拿过陈远的茶杯,亲自去倒水,吓得陈远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双手接过茶杯。

“想不到,我们团队进行那么久的研究进度,还没一个省队主教练快。”

说完,李勤侧过头对身边的助理说道,“快,快去将王教授请过来。”

陈远连忙摇头,生怕露馅,

“我师父…我师父的那些研究,我全程参与,其实您完全可以问我,也免得让他老人家跑一趟了。”

“不行,对于这种人才,怎能埋没在省队!”李勤断然拒绝,这让陈远急得直挠头。

幸好,助理很快就带回了答复。

王海平的身体抱恙,还在静养当中,改日亲自登门拜访。

不过陈远全程参与研究六秒定律的研究,所有细节都可以问他。

“好吧。”李勤苦笑一声,也只得接受这个令人惋惜的事实。

“行吧,这样。每天的训练时间,我让小章去找你。但是你必须亲自把他送回来,并且带上王教授对六秒定律的研究成果。”

最终,李勤选择松口。

六秒定律对促进华夏田径发展的帮助,是超乎想象的。

陈远让陆薇汐他们先回去,然后就和李勤在办公室一直聊到了晚上。

不止六秒定律,还有运动康复、运动医学等先进理论,陈远一一提出。

在系统的帮助下,陈远解释的别提有多详细了,从李勤震惊的表情不难看出,这些知识从一个刚满21岁年轻人口中说出,有多么令人难以置信。

当然,这几口大大的“白锅”,只能让王海平全给背了。

有李老和老王两个保护伞,陈远才可以更好的将其他的论文输送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