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怎么是他?

陈远在场边找到了正在热身的章培萌。

“嗯?”

陈远感觉有些不对劲,章培萌热身时一言不发,连自己走到身边都没注意到。

“章培萌。”

陈远喊了一声,但是都没有得到回应,直到第三声。

“嗯?嗯...”

小章浑身一颤,如梦方醒一般。

“热身这么认真,有压力了?”

陈远一眼就看出章培萌太紧张。

这是面对强大对手时才有的表现,如果承受能力不够,很容易就被压垮。

陈远得做点什么,他伸出拳头,“压力别太大,你没问题。”

章培萌抬头,他是第一次认真审视这个华夏田径的“神”。

点了点头,他伸出拳头,与陈远轻轻碰了碰。

“远哥,我会加油的,放心,这场胜利,我一定拿下!”

...

翔太热身的认真程度丝毫不亚于章培萌,他在哥哥的带领下进行更为专业的热身。

哥哥将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所以这场比赛,一定要拿下。

“章培萌是吗?我能干掉你一次,就能踩爆你两次!”

...

比赛依旧采用手计时。

等两人起跑器调试完成后,发令员举起手臂,高喊道,

“运动员上道!”

“嘿!”

比赛可以输,气势不能颓,章培萌一声爆喝,引爆了周遭少年的情绪,此起彼伏的加油声瞬间蔓延开来。

“这就是万众瞩目的感觉吗?这就是田径场吗?”

章培萌轻轻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非常享受这一刻。

热的发烫的状态,逐渐急促的呼吸,周遭震耳欲聋的加油声,红色塑胶跑道的味道,都令自己陶醉。

这一刻,章培萌似乎与跑道融为一体,他是第一次产生这种奇妙的感觉。

“各就位。”

发令员的声音将绪拉回,观众的加油声在瞬间“偃旗息鼓”。

“预备。”

砰————

枪响的瞬间,两人皆是全力以赴,毫无保留。

这次,章培萌势必要把失败的场子,全部找回来。

冲出去之后,章培萌与翔太的差距居然不大,这让他十分来劲,脚下的频率加快。

这是“干掉”翔太的好机会!

陈远蹲在场边,认真分析章培萌的每一个动作的细节。

“小章的起跑技术太粗糙了,动作什么的与翔太相比显得极其不标准。”

“他的摆臂幅度不够大,有点甩小臂。”

“他的髋关节灵活性不够,大长腿的优势完全没有发挥出来,要不速度可以更快。”

“但他的速度,就是挺快的...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吧。”

翔太率先进入途中跑,章培萌紧随其后,两人之间仅仅只有半个身位的距离。

这对于前程弱势的章培萌来说,非常不错。

重开前也是,只要章培萌的前程成绩不错,那么总成绩一般都非常不错。

翔太余光微微一瞄,发现章培萌居然追的这么紧,心中不免有些慌张。

又过去20米,赛程已经过半,可是章培萌依然没有超越的意思,正当围观的少年认为失去获胜可能性的时候,章培萌的速度突然变快!

一瞬间,就将翔太本就微弱的优势抹平。

“嗯?”陈远的瞳孔一睁,小声嘟囔道,

“这小子,什么时候会学的。”

没错,章培萌使用的正是陈远的“六秒爆发!”

翔太也被章培萌的突然发力震惊到,下意识就想加速,但这样盲目的加速会打乱原有节奏,并且对体力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在势均力敌的较量中,节奏的重要性甚至要比速度更重要。

由于两人实力差距不大,整个百米过程谁的起跑衔接更顺畅,谁就更容易拿下胜利。

在陈远与翔太阳这种专业人士眼中,比赛的胜负已经定了。

翔太咬紧牙关,提前步入冲刺跑阶段,为的就是与章培萌进行后程对抗。

但已经无力回天了,在后程,章培萌逐渐占据上风,最后30米时,翔太直接被反超了半个身位。

在冲线时刻,章培萌甚至模仿陈远,做了一个“回头望月”,可谓“杀人又诛心”。

赢了!

章培萌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他冲出去非常远一段距离,才缓缓停住脚步,但心脏依旧狂跳不止。

回到终点看完成绩后,小章站在原地愣了好半天。

10″99!

比翔太的最好成绩11秒01都要快上0.02。

虽然只是手计时,在这个成绩的基础上要加上0.3左右,第一次突破11秒的喜悦感不断刺激大脑。

“干得漂亮!”

陈远第一时间来到终点,伸出手掌与章培萌庆祝。

“跑的不错。”

对于章培萌这次大幅度提升PB,陈远并不感到奇怪。

状态,场地,观众。

天时,地利,人和。

还有大量训练,令量变堆积成质变,这才有了现在的爆发式增长。

章培萌看着不断靠拢的少年们,眼眶不知不觉已经湿润。

“诶,你们干什么。”

突然,章培萌的身体失去平衡,被众人高高举起,原地起飞。

“卧槽,我怕高,快放我下来!

球球了,快放我下来,呜呜呜。”

众人经历一场狂欢式的庆祝之后,终于将章培萌放回地面。

小章“哇”的一下直接呕吐。

吓得陈远直接往边上一跳,生怕被“波及”。

不过这一幕,也让他忍不住笑出了声,没想到啊,田径老大哥居然恐高。

“远哥,有纸吗?”

章培萌脑袋晕乎乎的,下意识开口道。

这下好了,原本这些少年还想再确认这人是不是到底陈远,章培萌这么一说,真相大白。

“卧槽!活的远神!”

“远神?哪呢,给我看看。”

“快让我凑近点,快让我凑近点。”

“别挤,别挤,我都快被挤成瘦肉粽子了!”一个练投掷项目的胖小伙咆哮道。

然后陈远也体会了一场“一飞冲天”。

这次轮到章培萌幸灾乐祸了,等到陈远下来后,也摇摇晃晃来到小章身边。

“小章,有纸吗?”

这是陈远呕吐前最后一句话。

...

翔太看了自己的成绩,11秒12不算好,但也绝对不算差。

“不可能!这一定有问题,肯定是裁判在表上动了手脚!”

翔太还是不服气。

可是,就算成绩造假,但章培萌确实先冲线。

“一定是我的状态不好,才被他超了。哥,我们去复查一下吧?”

翔太扯了扯翔太阳的袖角,仰着头问道。

翔太阳没好气地说道,

“不用去了,我打过表。”

“可是...怎么可能有人一下提升那么多。”

翔太依旧不愿相信,不肯接受曾经的手下败将超越自己。

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容不得任何质疑。

翔太阳轻轻叹气,语重心长地说道,

“你知道和我比赛的人是谁吗?”

“知道啊,不就是章培萌哥哥吗?他也不咋滴,跑个手计时的10秒多,也不算厉害啊,这种人,我们R国可是一抓一大把呢。”

翔太还是将比赛失利完全归咎于运气与裁判。

翔太阳狠狠剐了弟弟一眼。

翔太被哥哥一瞪,赶紧缩回脖子,讪讪地问道,

“哥,难道那人...不是章培萌的哥哥?或者...他作弊了?”

“你说对了一半。”

“他作弊啦?”

“闭嘴,好好听我说。”

翔太阳吐了口气,

“你说对了一半,那人的确不是章培萌的哥哥,而是陈远!”

“陈…陈远?”

翔太瞬间石化,同时心中也释然了。

怪不得章培萌的成绩能突飞猛进!

看着久久没有说话的翔太,翔太阳选择将时间留给弟弟。

毕竟,翔太一直引以为傲的哥哥,被偶像给亲手击败,心里肯定不好受。

...

青训营,某栋小楼的办公室内。

陈远坐在真皮沙发上,嗦了口茶。

青训营教练想说服小章留下来训练。

陈远当然不肯,他必须得和这个“半路截胡”的家伙说道说道!

看看是2021年的技术牛还是你的能力强。

当青训营的教练走进房间,陈远却傻了眼,怎么会是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