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他是章培萌!

陈远本想上前仔细确认,但庞大的人潮瞬间打断他这个想法。

青训营这种新鲜事物对少男少女的吸引不弱,即使只是一场招生,跑道附近却早已被一群血气方刚的少年里三层外三层紧紧围住。

陈远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硬生生的从人潮中挤开一条缝,艰难的来到熟悉的身影前。

怀揣着激动的心,陈远试探性地喊了一声,“章培萌?”

可是少年却没有丝毫反应,陈远担心周围嘈杂的环境盖过了自己的身影,加大分贝再叫了一声,却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害,我就说吧,章培萌是北津队的,怎么可能跨越大半个华夏,从北津到海楠来参加青训。”陈远摇摇头,这些事他本该想到的。

可当他真的看到老大哥出现在眼前,大脑竟一片空白。

陈远又艰难的扒开人群,准备与陆薇汐他们汇合,就有一道更熟悉的身影迎面走来。

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顶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瘦高瘦高的身材,有着逆天的大长腿。

没错了!

这次,陈远百分百肯定,这人绝对是未来的田径老大哥——章培萌无疑!

不对,现在只能叫小章,按照时间推断,还没满14岁。

小章一手提着钉鞋,穿着整套比赛服,一副将参加比赛的架势,让陈远好奇的是,既然参加比赛,现在应该去检录处检录,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章培萌...小朋友。”陈远本想叫全名,后来想了想,还是改口了,他把小章叫到身边,问道,

小章埋着脑袋,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疑惑地扭头,望着陈远,“你是?”

看来没认出自己,也是,自己只在电视上露了两次脸,可能这些小朋友听过自己的名字,却没有记住自己的模样。

“他们不都上道了吗?你怎么没去检录啊?”陈远好奇地问道,看章培萌的模样,已经做好了参赛准备,可是却只能在观众席上看着,这里面难免有什么隐情。

“唉,没什么。”章培萌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轻轻摇头,想了想,还是告诉陈远。

“还有一个月我才满14岁,他们说我的年龄没到,没让我检录。”

“年龄没到?”

“对啊,这个青训营只面向14岁以上的招生,当时简章上又没写,到了现场,就说人太多了,要限制选手年龄。”

章培萌的语气突然变得委屈起来,陈远没问还好,一有人问起,小章就觉得心里特别难受,千辛万苦从北津来到海楠,最后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我可是用了很长时间才说服爸妈同意我来这里的…”

说着说着,小章开始哽咽起来,可还是忍住了。

章培萌父亲张成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华夏最出色的撑杆跳高运动员,母亲也是跳高运动员。

所以小章肉眼可见的天赋让陈远都自相惭愧。

不过小章有着出色的天赋,又费好大的劲到海楠,却连比赛都没参加,也确实令人伤心。

其实这种事情很正常,大部分青训也更喜欢从14岁开始培养,年龄太小可能身体还没发育完全,年龄太大可能压缩培养空间,14-16岁的年龄段确实更受青睐。

也不知道小章算是幸运还是不幸,他距离三月份的14岁生日只差一个月,再延后一个月时间,就能参加青训。

但幸运的是,小章遇上了陈远。

“你热身没有,我带你去问问,看看能不能通融下。”

章培萌摇摇头,“谢谢哥哥,还是算了吧。我已经问过了,工作人员说规矩就是规矩。”

“没事的,我再帮你问问,走吧。”

“嗯...”直觉告诉章培萌,眼前这个大哥哥是善良的,短暂犹豫后,章培萌决定跟上这个打心底感到熟悉的大哥哥。

章培萌决定跟上陈远,那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陈远让章培萌在一旁等着,自己找上了检录的裁判,亮明自己的身份后,开门见山道,

“你好,我们广省队在这附近租用了场地训练,发现个好苗子,希望能借你们的场地测试测试。”

裁判确认是陈远以后,甚至连打电话确认的流程都省略了,仅仅一个合照就点头答应下来。

由于是后插上名单,只有八道和一道两个公认最差的道次,不过章培萌毫不担心,道次的好与坏并不重要,他能否正常发挥水平,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很快,便轮到章培萌上场,他选择了八道,最外面。

上道前,他看到陈远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章培萌也用力点头来回应。

虽然很好奇这个神秘的大哥哥到底用什么办法说服裁判,又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不过既然已经上道了,章培萌选择完全放空,眼里只剩下百米终点线。

这就是陈远重生前的章培萌认真起来的状态,眼里除了跑道,别无他物。

“各就各位。”

章培萌努力回忆训练时的动作,争取每一步都做到最完美。

“预备——”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章培萌脑海中想起来陈远在奥运决赛上的身影,此刻仿佛他就是陈远。

但是下一刻,这道身影仿佛又与神秘的大哥哥重合。

是他?

章培萌只感觉心脏骤停,他现在才猛然惊觉,那个帮助自己的大哥哥,不正是自己的偶像——陈远吗?

大哥哥一定会看完全程吧?我一定拿出最强实力,一定不能让远神失望!

不知道为何,这次从预备到发枪的过程稍显漫长,不过,裁判迟早会发枪。

砰!

一声枪响,章培萌瞬间如弹簧般起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