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凯旋而归

比赛日的末尾,是体育总局的领导为运动员颁发奖牌及奖金。

陈远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听着广播的声音。

“奏唱国歌,敬礼!”

在这庄严而神圣的时刻,陈远挺直了腰杆,目光紧紧追随那一抹鲜红的旗帜,眼睛不知不觉间也湿润起来。

他的心中五味杂陈,曾几何时,他的梦想就是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奏唱国歌,如今,这个心愿终于得以完成。

也是这百感交集的时刻,系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过这次,似乎有所不同。

“叮!恭喜您,完成成就:民族信仰。奖励1500点经验。积分25点!”

“叮!恭喜您,系统升至7级,获得升级奖励:转盘抽奖一次,升级短跑论文【中级】。距离下一次升级8/2500。”

???

这也能升级?

陈远两脸懵逼,这系统简直不按套路出牌。

不过没等细想,就感受到肩膀被人轻轻拍打着,随后听到耳边传来声音。

“你叫陈远是吧?真的不错,华夏田径有你们,未来是光明的!”

说完,黄健亲手为陈远挂上金牌,然后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

“谢谢领导,我会再接再厉,为华夏田径的发展,尽自己最大努力。”拥抱过后,陈远重新站到原位,郑重其事地回答。

“好!”

因为只有六十米项目完赛了,所以颁奖典礼很快结束。

刚刚走下领奖台,陈远就被一群拖着设备,提着话筒的记者团团围住,下一秒,无数的话筒全都凑了上来。

这架势,直接吓得几个只想过路的普通人连忙绕了一大圈。

“远神,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在这次比赛中,您刷新了全国记录,请问对此,有什么感想?”

“陈远,请问一下,在决赛时您的起跑稍慢,是受到何成君与王晓虎两人带来的压力的影响吗?”

“我想请问一下,作为如今华夏田径的第一人,您最初是如何走向田径这条道路的呢?”

...

一连串的问题瞬间袭来,不过陈远并没有被打得晕头转向,反而表现得很轻松,不仅能对答如流,就连镜头前的表现也做的毫无破绽。

与第一次面对镜头的陆薇汐相比,陈远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反而非常镇定。

并且面对一些针对陆薇汐的刁难问题,陈远还会出言替陆薇汐婉拒。

开玩笑,这可是未来媳妇儿,陈远不细心保护,那谁来?

当所有都认为陈远本该这如此镇定的时候,王晓虎却陷入了沉思。

陈远应该在悉尼奥运会才接受的第一次采访,到现在,最多也不超过五指之数,可是在镜头前所表现出的淡定,完全不像这个年纪,这种阅历该有的情绪。

他低着头喃喃道,“作为对手,你的表现越来越有趣了。真想知道,脑袋里还藏着哪些本领。”

陈远和陆薇汐好不容易才结束采访,艰难的挤出人群,回到广省的休息室。

方钱几人没什么人采访,所以早早就过来坐着了。

见陈远进来,众人也是起身打了个招呼,不知从何时起,陈远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已经与教练无异,是需要尊重的对象。

这不仅是因为陈远的运动成绩出色,更多的是在陈远的带领下,他们的成绩确实有了很大的提升,在低谷时,也能给予大家鼓励。

这些都是一个教练该做的事情,众人将陈远当做教练的角色来看,倒也实属正常。

不过,陈远更希望在大部分时间,大家都更像队友一点,更亲近一点。

陈远与众人正在商讨拿刚发的奖金去某个地方大吃一顿时,王猛缩在角落里,闷闷不乐。

他还有四百米比赛,肯定不能与队友一起行动。

“猛哥,我们就帮你探探路,试试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店铺到底好不好吃。”

“没错,要不要我们帮你带点啊?”

“嗯...带过来的话太容易冷了,影响口感,我看还是算了吧。”

听着众人披着安慰的外衣的话,王猛心底非常崩溃。

还好大家也只是开个玩笑,玩笑过后,便与王猛正式约定,在比赛过后,整个小队将出去聚餐,这才让王猛的心情,恢复到正常。

王猛的心情是恢复了,倒是让比完赛的人心里像猫抓的一样,好不容易熬过全部的比赛日,随着最后一项奖牌的颁发,宣布全国室内锦标赛正式落下帷幕。

所有队员也如愿以偿的进行了一次聚餐,这是在紧张的比赛之余,少有的闲暇时间。

到了明天,备战全运会,整个广省队又将投入新一轮的冬训当中。

此时,距离2000年的大年初一,还剩下一周时间,广省队十分珍贵的年假,即将开始。

为了庆祝新的一年到来,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准备迎接千禧年后的第一个新年。

广省队也不例外,在全国室内锦标赛结束后,立马召集所有队员,花了三天时间,将体工队好好装饰一番,才正式放假。

不过假期时间是不变的,7天,不多不少。

想到马上就能回家了,体工队里来自五湖四海的体育人也是非常激动。

就连陈远也不例外,毕竟年假和普通假期可不一样,一想到大街小巷浓浓的年味和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的场景,饶是陈远也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

在放假前,王海平还特意将所有人召集起来,吃了一顿师娘包的饺子,还狠狠“警告”了所有人,

“就七天假,多运动,回来的时候别胖成一个球了!”

“哈哈哈。”

“好的,王教练!”

众人也在嬉笑中离开体工队,开始了各自的新年假期!

陈远先到目的地,与顺路的陆薇汐和黄志扬约定好到训练的时间后,就拖着行李下了大巴。

家乡的年味一点不比大城市的少,街头的红灯笼、随处可见的鞭炮小贩还有马路上追逐的小孩,无不衬托出新年的热闹。

陈远下车后,又兜兜转转走了大半个钟头,终于到了小区门口。

轻车熟路的将钥匙插入门缝,推开门大喊道,“爸妈!我到家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