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一马当先

“两位,请你们将我朋友抬走,不过别碰他。”

陈远拍拍身上的灰,让医生把疼的不想说话的方钱抬去休息。

两个医生已经被陈远的一番操作镇住了,这才缓过神来。

“这年轻人,真牛啊!”

他们不约而同的想,他俩在在运动康复方面,只能算有经验,并不能称作专业。

因为运动医学和其他医学不相同,毕竟运动康复专业在2004年才在少数高校开放,现在根本没有太多医生进行过系统的学习。

当两位医生将方钱带到一边休息时,陈远来到何成君身边。

他的双手直接覆上何成君的大腿,在寻找拉伤后形成的“硬块”。

一开始何成君还以为是医生在辅助治疗,随着陈远力度加大,才感到不对劲,一回头,直接被吓了一跳。

“卧槽,怎么是你?”何成君连忙将大腿缩回,大声质问道。

陈远赶紧按住何成君的大腿,解释道,“君哥,医疗组的处理不充分,我帮你检查一下。”

听完陈远的解释,何成君还是非常抗拒,他飞快的摇头,刚想拒绝,陈远手上的力度却突然加大。

“不...唔!”

一时间,后肌的疼痛让何成君苦不堪言,让陈远鼓捣了好一会儿,那种酸痛感才彻底消失。

“你这一块肌肉太紧张了,应该是堆积了很久,刚好这次比赛爆发了。

人体的大部分肌肉都有其对应的穴位,比如前脚掌对应斜方肌,脚趾对应大脑,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帮你按压,来达到恢复的效果。”

何成君虽然听不懂,但是被按压后的效果却是实打实的,总是再怎么不相信,肌肉的反馈总不会欺骗自己,一时间,何成君心中有所动摇。

陈远见何成君内心有了松动,也趁热打铁道,“先躺下试试吧,很有用的,方钱也按过。”

“嗯...”何成君将信将疑地趴到床上。

陈远也开始了理疗手段,找到何成君的穴位,狠狠按了下去。

“啊!”

下一秒,何成君大声尖叫起来,他的脚掌抓紧,全身也跟着紧绷。

“嗯?这个地方的肌肉太紧了。”陈远很明显感觉这一处的肌肉更加紧张,眉头拧成一块,开口问道,“你平时怎么放松的?为什么肌肉这么紧张。”

“就普通的踩腿,按压,滚筒。”随着对陈远信任加深,何成君也回答道。

“不行,放松最重要的一点是拉伸,只有踩腿是不行的,你的教练难道没告诉你吗?”

陈远皱紧眉头,拉伸可是非常重要的,重要性完全不弱于平时训练。

何成君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摇摇头道,“没有说过。在东津,我一般不跟着教练训练,所以,就这样咯。”

说完,何成君还耸了耸肩,补充道,“不过,我有私人教练,是个老外。”

“怪不得。”陈远喃喃道。

适合华夏人的跑步方式和其他人种不同,在放松方面也有细微的差别,训练方式和放松方式的不契合,很可能就是何成君受伤的导火索。

“我先帮你放松,你记一下位置,以后可以让外教帮你。”陈远说着,就开始在穴位上按压。

“卧槽!”一瞬间,痛的何成君直接飙出国粹,可见有多疼了。

大概半分钟后,才停下手上的动作。

“呼——”何成君和陈远同时吐出一口气。

“这就完了?”何成君问道。

陈远摇摇头,答道,“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放松腹股沟,如果没猜错,你那个地方应该也有伤。”

这是陈远在刚才才发现的,因为何成君的髋关节的灵活性实在太差了,再加上髋关节连接着骨盆与髋关节,不难推断受伤的源头在髋部。

“你怎么知道?”何成君浑身一颤,内心无比震惊,腹股沟的伤势连马淮都不知道,陈远怎么会知道的?

看到何成君这个反应,陈远就知道自己的推断没有错误,他没有隐瞒,

“我在按压时发现,你的骨盆特别紧张,骨盆紧张自然会造成腹股沟的紧张,就像蝴蝶效应,然后就让你的后肌受伤。。”

何成君彻底被陈远这番话震惊了,在不知不觉间,对陈远的信任也加深几分,甚至将比自己小几岁的陈远放在了医生的那个位置。

“那...这么严重的话,还有救吗?”何成君有些担忧地问道。

运动员最清楚髋部对运动能力的作用有多大,如果髋部受损,将直接影响到运动水平,这也是何成君不敢告诉马淮的原因之一。

“当然。”陈远点点头,如果换做其他人的话,可能都会给何成君判个“死刑”,可带着先进技术的陈远不一样。

听到陈远的答复,何成君瞬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问道,“那我该怎么做?”

“躺着,侧着身子。”

何成君没有丝毫犹豫,立马照做。

然后陈远将何成君的大腿外展,用膝盖顶住,以求最大限度的拉伸髋关节。

“嘶——”突如其来的酸爽令何成君倒吸一口凉气。

在腹股沟疼痛加深后,神色变得不自然,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口。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分钟,陈远的膝盖才彻底离开何成君的大腿。

何成君用袖子随意擦去额头的汗珠,他感受到髋部有明显升温,这代表髋部的伤势有所好转。

“你的问题比想象中小多了,好好休息几个月,就能恢复不少。”

顿了顿,陈远继续解释道,

“你受伤的根源其实是腹股沟放松不到位导致的肌肉紧张,所以平时要多做髋部的放松动作,比如这个。”

陈远说着,起身做了个示范。

只见他直接作出马步,双手触摸脚跟,随着幅度越来越大,对腹股沟的拉伸也越来越明显。

何成君连忙尝试了一下,居然真的有效果。

这可是困扰他很久的伤病了,如果得到彻底解决,他的运动生涯将大幅度延长,至少不会错过04年的奥运会。

这也正是陈远帮助他的目的,在方钱和黄志扬成长起来之前,何成君是国家队4×100米不可或缺的即战力。

“谢了,陈远。”何成君犹豫了下,还是认真地说道。

如果是其他人,恐怕巴不得竞争对手受伤,但是陈远这样无私的做法,令何成君打心底佩服。

“不用,君哥。我帮助你,是帮助华夏田径,也是帮助自己啊。”

陈远摇摇头,“毕竟除了单项,我们国家还有4×100米项目,如果连华夏田径都不能团结起来,岂不是任人宰割。”

听完陈远的话,何成君如有所思地点点头。

“既然放松完,那我就和方钱先走了,你自己注意一点。”陈远叮嘱何成君后,便匆匆离开了治疗室。

陆薇汐的百米决赛要开始了,陈远敢不去嘛?这可不是单单是为了华夏田径,还是为了陈远后半辈子的幸福啊。

陈远前脚刚走,马淮后脚就进来,他看了眼何成君,问道,“怎么样,不严重吧?”

“没有,感觉好多了。”何成君摇摇头,将双手背在后脑勺。

细细回味陈远的话后,嘴角微微翘起。

“对了,这次你拿到铜牌,队里的款项已经打到你卡上了,你注意检查下,有没有错误。”

“嗯。”何成君点点头。

他最重要的两件事都被解决,也算是彻底放下心来。

看到何成君的态度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马淮好奇地问道,“怎么了?心不在焉的,医生说伤势很严重?”

“没有。只是觉得,又有了希望。”

“希望?什么意思。”马淮摸不着头脑,他感觉何成君像换了个人似的。

“没什么,马哥,从现在开始,我要全力备战全运会!争取达到奥运会的B标!”

陈远不知道,他这原本只想帮助华夏田径的简单想法,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